访谈频道

  • 	
黑鹤:“有些东西一旦消失了,就真的没有了”


我的作品,大家习惯性叫作动物文学,其实更多的时候,我是通过这些动物和它们与人类发生的关系以后它们的生存背景,透视中国北方呼伦贝尔草原及大兴安岭森林地区少数族群的地域变迁、文化沿袭、生活方式及群体意识,我创作主要以蒙古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等民族风俗及自然环境为背景,通过小说形式重构北方民族即将消逝的古老文化,比如使鹿鄂温克族的狩猎文化、蒙古族的游牧文化
……[详细] 黑鹤:“有些东西一旦消失了,就真的没有了”

    我的作品,大家习惯性叫作动物文学,其实更多的时候,我是通过这些动物和它们与人类发生的关系以后它们的生存背景,透视中国北方呼伦贝尔草原及大兴安岭森林地区少数族群的地域变迁、文化沿袭、生活方式及群体意识,我创作主要以蒙古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等民族风俗及自然环境为背景,通过小说形式重构北方民族即将消逝的古老文化,比如使鹿鄂温克族的狩猎文化、蒙古族的游牧文化 ……[详细]

  • 		
闫红、张明扬:阅读能够消除我们对世界的恐惧



经典和名著是一个民族最厉害的那群人的智慧凝结,所以你不去读它,我觉得你可能就丧失了进入最主流最高级的精英群体的机会。这样你可能一辈子都会受影响,无法见到更大的世界。或者说当你有机会跟真正的精英打交道时,你会发现你们聊不到一块去。我并不是说读名著能够帮助你实现的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这不是经典和名著阅读的初始意义,而是给了你一个超越你自身际遇和固有眼界的机会
……[详细] 闫红、张明扬:阅读能够消除我们对世界的恐惧

    经典和名著是一个民族最厉害的那群人的智慧凝结,所以你不去读它,我觉得你可能就丧失了进入最主流最高级的精英群体的机会。这样你可能一辈子都会受影响,无法见到更大的世界。或者说当你有机会跟真正的精英打交道时,你会发现你们聊不到一块去。我并不是说读名著能够帮助你实现的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这不是经典和名著阅读的初始意义,而是给了你一个超越你自身际遇和固有眼界的机会 ……[详细]

诗人西川:强大的文化自信,造就了唐诗的繁荣景象
作为上世纪80年代和海子、骆一禾齐名的北大诗坛三剑客,西川近来的诗作颇受争议。他坚持创作语言从生活本身来,从沸腾的社会生活中获得矛盾修辞,即使读者一时难以接受他的转变。在《唐诗的读法》中,他用很多篇幅提及韩愈诗歌对今人的特殊意义——提供了一种与喝过太多心灵鸡汤的白领、小资们舒服接纳的美文相反的美学趣味。“在《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一诗里,韩愈充分施展处理当下生活的涉险勇气和杂食胃口 ……
细致入微省察描摹人物心理
我是一个与社会隔绝的人,也缺少基本的社会兴趣、现实兴趣,是个十足的书呆子。在一篇文章中我曾说过,自己其实是最不适合写小说的人。写小说的人要懂生活,所谓人情练达世事洞明。我却不懂这些。但一个写小说的人有时也有些怪怪的,再不懂世事的人,一旦进入小说写作,可能就会对生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理解与省察。”可能是小说这种写作形式之间有一种逻辑,某种人物性格逻辑和生活演绎逻辑,写着写着,某种理解就出来了 ……
艾玛:写作是一种释放
“四季”其实是指一段岁月,《四季录》记录了一段岁月中几个人的生活状况,当然那也是我们的生活。“要生活得好,还要生活得正当。”是苏格拉底说的,算得上是他的临终遗言,当然他在谈论生活正当性这个问题时,是有一个法律的基底的,他更多地在谈论法的尊严与生活、与人的尊严的关系。如何理解生活的正当性,不同时代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有一点应该是不变的,那就是不为使自己生活得更好而参与恶、容忍恶,有意作恶就更不行了……
萧瑾瑜:少年就是要在阳光下挥汗如雨
更喜欢被叫“少年”吧。因为我觉得对长年累月从事枯燥写作的人来说,心态很重要,像少年一样保持年轻的心态是非常有必要的,所以跟我关系不错的编辑以及一些从事网文写作的作者大叔都叫我“少年”。当然了,我虽然最喜欢“少年”这个称呼,但用的最普遍的还是“金鱼”,毕竟这个名字很好记。因为它给人一种热血澎湃的感觉,年轻人嘛,需要奋斗。有一本书叫《不败战神》,它的简介第一句话就是“少年,就是要在阳光下挥汗如雨”,我很喜欢这句话,建议你们也看一下这本书 ……
听这些作家评论家聊聊私人书单
漂亮的人很多,有趣的灵魂很少,而读书则是接近美和有趣的方式。又到一年盘点时,对于过去的一年,虚构文学或多或少地成为了记录丰沛人生的一重维度。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朋友圈里“晒书单”这事,会突然“火”了起来。日前,本报邀请孙甘露、黄昱宁、郜元宝三位将读书作为日常生活必需的“职业”读书人,和我们一起谈谈他们发掘的好作品。他们贡献的“私人书单”,会为那些错失的佳作,找到让我们重新翻开它的理由吗……
默音:点燃甲马纸 我就成了时间旅行者
《甲马》历时八年完成,其间一共修改了四稿,从一个简单的故事,渐渐写成了由三个故事串成的一个时代的变迁和家族的悲喜。默音用文字雕刻的不仅仅是父辈们的一生,更是年轻一代逐渐漠视的家族历史。尽管有宏大的视野和企图,默音依然将笔触落在了人物和记忆当中,成长的困境和无法倾诉的过往都在她的笔下“燃烧”,穿过曾经的硝烟和城市烟花,皆能找到自己的存在和父辈们的艰辛 ……
阿拉提·阿斯木:“我最心疼人把自己弄脏了”
用汉语创作的民族作家,可能都存在一个解决母语创作的问题。一是读者有这个要求,二是对作家自己而言,母文化资源也是一种深邃独特的基础。新疆是多种文化的摇篮,获取多种语言的支持和滋养,实际上是作家丰富自己的一种捷径和密码。有的时候天上是有馅饼的,问题是我们是不是昂首阔步了。作家的追求是多方面的,而掌握多种语言,是这个作家的责任。这个过程,是美好和绚烂的黎明,是裂变和阵痛的手足,因为一样的舌头说的是不一样的话……
郦波:诗歌的中国境界,无用之用
作为一名师范大学的教授,郦波的教育理想是效仿陶行知先生,做大众教育。作为一名中国古代文学专业的学者,如何更好地推广、普及、传承中国优秀的古典诗词,是郦波一直关心的问题。参加“中国诗词大会”,无疑让他的两种理念找到了最佳的结合契机……

热门点击排行

理论·评论

新作品

文史

鲁迅与美术
鲁迅与美术
鲁迅的平面设计才华,同样辐射到书籍装帧领域。他是作家中最早关注书刊设计的人,早在1909年,他就为《域外小说集》设计了封面;一生设计的书刊封面达六七十种……[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