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频道 作品评论 |作家论 |创作谈 |争鸣 |综述|文化时评

推荐

张莉《众声独语》:“读”与“写”的彼此映照
         
         张莉的评论文字始终是散文式的,温暖、活泼、敏锐、有穿透力。《众声独语》展现出作者在当代文学场域中新的面向,它采取的是“追踪式”的写作方式。在序言中,张莉谈到,2008年,在阅读《少年巴比伦》《追随她的旅程》时,她感受到路内的语言干净、内容简洁澄明,还有难得的节制,因此,她开始追踪路内的写作。从2008年开始,张莉着手写作《路内论》。值得庆幸的是,作家没有辜负他的读者。2015年,路内写出了《慈悲》……[详细]
张莉《众声独语》:“读”与“写”的彼此映照

张莉的评论文字始终是散文式的,温暖、活泼、敏锐、有穿透力。《众声独语》展现出作者在当代文学场域中新的面向,它采取的是“追踪式”的写作方式。在序言中,张莉谈到,2008年,在阅读《少年巴比伦》《追随她的旅程》时,她感受到路内的语言干净、内容简洁澄明,还有难得的节制,因此,她开始追踪路内的写作。从2008年开始,张莉着手写作《路内论》。值得庆幸的是,作家没有辜负他的读者。2015年,路内写出了《慈悲》……[详细]

作品评论

重返故乡的方式

墨白的小说,总是和一个名叫颍河的河流有关,那是他的故乡。读完他的小说,我们会有一个强烈的印象:让墨白念念不忘的故乡,其实有两个,一个是颍河镇,一个是他描述它的方式。前者是实体性存在,它居于中原一隅,和你我的故乡,和我们曾擦肩而过的千万中国村镇一样,平凡而普通;后者则是一个虚化的存在——根植于这个实体,却只能借由文字完成对它的塑形的仪式。作家的写作,某种程度上都是一次返乡。这里所强调的,是他们内在的创作动机……[详细]

作家论

邹经:进入暗夜的深渊

在丁伯刚身上,呈现出一个作家与现实之间的古怪联系。他自诩为“天生带有穴居者性格的人”,常将自己与现实生活隔离开来,“生活中所有的事务在我眼中,无异于都是一种粗暴的干涉和侵犯,让我烦不胜烦”。偏偏是这样一个人,写起了在他自己看来是“最具体、最凡俗、最具人间烟火气的,它拉着你不得不进入现实的最琐碎最粗粝处”的小说,而且一写就是近三十年。生活中令他厌离的现实,在他笔下不但没有消失……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