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阅读>>新书推荐>>A

《爱拉与洞熊族》

2013年03月14日14:14  [美]琼·奥尔 著 张帆 译

《爱拉与洞熊族》



作者:[美]琼·奥尔 著 张帆 译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1月

书号:978-7-5063-6063-0

定价:33.00元
  作者简介:
  作者
  美国著名女作家,波特兰大学商管硕士,她还拥有四所大学的荣誉学位,并获得法国政府文化部颁发的文艺骑士勋章。她因《爱拉传奇》系列奠定她在文坛的地位。
  琼·奥尔原来从事商业经理工作,1977年开始构思这系列以冰河时期为背景的小说。为了充实写作基础,她钻研古人类学和冰河时期相关的考古学、古地理学、古脊椎动物学、古人类学和有关史前原始人活动的各种学术著作。向专家请教如何狩猎、在野地里取火、在雪洞中做床过夜,如何敲制石斧、搓绳、编制篮筐、鞣制皮革以及使用石刀切开兽皮,识别可吃的野菜和野果以及用于治病的各种草药等。并到欧洲的史前人类遗址实地考察,远赴法国、澳洲、捷克、斯洛文尼亚、俄罗斯做研究,获得了许多感性知识,才成就了这部小说。
  内容介绍:
  《爱拉传奇》系列是世界当代畅销文学名著,该系列前四部,分别是《爱拉与洞熊族》《野马河谷》《猛犸猎人》和《横越冰川》。
  《爱拉传奇》系列全书篇幅庞大,内容丰富,犹如一部石器时代的百科全书和人文学的启蒙科幻小说,该书蕴涵了大量的史前人类尼安德特人、克罗马侬人的考古研究成果和行为科学知识及古地理学和传统医药学知识。尤其是,琼·奥尔运用了清新细腻的笔墨勾画出一个美丽善良、勤劳勇敢而又聪慧多情的女性形象。故事既有历险,又有缠绵的爱情,且格调高雅,充满着人文主义精神。
  本书是这个系列的第一部《爱拉与洞熊族》。在三万年前的石器時代,人类孤儿爱拉被蛮荒家族收养了。他们自称洞熊族,古老保守,男尊女卑,视这人类小女孩为怪胎。爱拉不仅要学习生存技能,还要独自抵抗严苛的礼教、雄性的暴力。在如此险峻的环境下成长,爱拉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她会被洞熊族接纳吗?
  精彩内容节选(2000字左右):
  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从山坡边一间兽皮覆盖的棚窝里钻出来,向小河拐弯处的岩石滩头也不回地跑去。她无忧又无虑,因为她知道,再回来时,那个棚窝和里面的人一定会还在那儿。
  她踏进河中,激起一片水花。河岸与河床在水下的相接处形成坡面,她能感到岩石和沙粒在脚下滑过。她忽地潜入寒冷的水中,一会儿又把头露出水面,吐出一口水沫,就用力地蹬腿朝对岸游去。小女孩今年五岁,在水中却已能悠然自得。早在她学步以前,就先学会了游泳。对她来说,过河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游过去。
  她在两岸间游了几个来回,玩耍了好一会儿,然后任凭河水的浮力带着自己漂下下游。到了一地,河面瞬间开阔,水流冲击岩石泛起层层白沫。她登了岸,捡拾起地上的石子,并把石子分类。当她正准备把一块石头放在一堆小石子上时,大地失去了平静。
  她眼看着堆砌的石垒纷纷滚落,瞬间摊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她感觉到自己也在剧烈地摇晃。她惊慌又茫然地环视四周,试图了解为什么她所处的环境会出现如此不可思议的变化。在她的眼里,大地应该是固定不动的啊。
  可是眼前,刚才还在温柔流淌的小河顷刻间变得愤怒起来。浪花汹涌击岸,还裹挟河底的泥沙,河水一片混浊。靠近上游河岸的灌木剧烈地颤动,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在撼动它们的根部。而河的下游,巨石在不寻常地猛烈摇晃,曾经庄严伟岸的针叶林也东倒西歪。靠近河岸有一颗参天的松树,一部分树根已暴露在外,附着在其余根须上的泥土的也正被激流挖空。大树绝望地朝河对岸倾去,只听“噼啪”一声,它的肢体在混浊的河上架起一座桥,而这座桥马上也随着不安的大地一起颤动
  小女孩被松树倒下的巨响吓了一跳。恐惧被无限放大了。她觉得腹部也在剧烈地搅动,内脏就像打了一个结,不停拉扯着她的神经。她试图站立,却又马上跌坐在地,像是力不从心的病人。她再一次试着爬了起来。这次,她努力稳住重心,战战兢兢地不敢迈出一步。
  正当她一步一踉跄地朝兽皮覆盖的棚窝走去的时候,她感觉到大地刚才的低吟在逐渐变成令人恐怖的怒吼。她惊恐地看到,地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缝,从里面飘出来一股潮湿、腐败的气息,恶臭至极,仿佛一头巨兽正在呼出腹中郁积的臭气。她不可思议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大地在又一阵的痉挛后裂开一条大缝,裂缝边缘的土块、石子、小树纷纷被卷入这个不断扩大的血盆之口。
  远处,棚窝颤颤巍巍地立在裂缝的边缘。在它的脚下,原本坚实的土地此刻正分崩开去。孱弱的梁木在毫无规律地东摇西摆。突然,梁木坍塌了,连同上面覆盖着的兽皮还有窝棚里一切的人和物,一起落入了裂缝的深渊。小女孩简直不能相信这恐怖的一幕是真的。那喷吐着恶气的地缝就像一张魔口,吞噬了曾给她五年的生命赋予意义,给予安全的一切。
  “妈妈!妈妈!……”她声嘶力竭地哭喊。可飘荡在她耳边的仍旧是岩石如雷般的裂声。她悲痛的哭喊显得是那么卑微渺小。小女孩不甘心地向裂缝爬去,可地面突然隆起,轻而易举将她掀翻在地。她慌忙用手指攀住地面,试图在这片不断起伏的大地上找到平衡。
  也不知过了多久,地缝闭合了。震耳欲聋的嘶吼声慢慢殆尽,颤动的大地归于平静。但小女孩的恐惧并没有停止。她俯卧在地,把脸贴在被大地的阵发性痉挛搅松了的湿土上,浑身簌簌地发抖。她有理由感到恐惧。
  从此,她就是孤身一人在这辽阔的草原上了,只能与散落分布的森林为伴。大陆的北方是绵延的冰川,持续不断向南方输送寒冷。虽然有数不尽的食草动物和以食草动物为生的食肉动物在草原上游荡,但人类却十分稀少。现在,她又失去了栖身之处,以及能够照顾她的亲人,从此无依无靠。
  没有任何征兆地,大地又开始了颤动,这次还伴随着下沉。小女孩听到地底深处传来的轰鸣声,似乎大地正在努力消化刚刚一大口吞下的的食物。她惊慌地跳了起来,害怕大地还要裂开。她望着棚窝原来所在的地方,现在只剩下翻起的泥土和掘起的树根。她泪流满面,跑回到小河边,蜷缩成一团,在混浊的河水边抽泣。
  但是潮湿的河岸在这个不安定的星球上不能给她提供任何庇护。又一次余震来袭,这次大地震得更加厉害。她愕然地大口喘气,感觉到冰冷的河水溅到她裸露的身体上。恐惧如潮水袭来,她一跃而起。她必须逃离这片颤动的土地。可是,她能去哪儿呢?
  岩石河岸太过坚硬,没有可以果腹的嫩苗,也没有可以遮蔽的灌木,但上游河岸的灌木丛又太过茂密。她身体里深藏的本能告诉她该待在靠近水的地方,但密匝的荆棘看起来密不透风。她泪眼朦胧,望向下游的高大针叶树林。
  稀疏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靠近河面的常绿针叶穿透过来。树荫下几乎没有什么灌木丛,但许多树木已不再直立,少数倾倒在地,还有一些东倒西歪,和那些根基依然稳固的同伴互相支撑。在这批杂林后面,是黑压压的一片亚寒带森林,看上去并不比上游的灌木丛安全多少。小女孩在两个方向间左右摇摆,举棋不定。
  当她遥望下游时,脚底下晃动的大地迫使她采取行动。在跑进下游的树林之前,她最后回望了一眼那空旷的小山坡,天真地希望那小棚窝还会在那儿。
  随着大地的沉降而发出的隆隆声响渐渐平息,小女孩顺着奔腾的河向下游跑去。她急于远远地逃离,除了停下来喝点水外,一刻都不曾停歇。针叶树被地震掀倒在地挡住去路,她只能从倒树的缝隙中爬过,绕过树木拔地后留下的坑洞。湿土和岩石还粘附在裸露的树根上。
  暮色渐浓,她并未遇到太多麻烦。被地震拔起的树木和掀起的巨石少了,河水也清澈了。当夜色使她看不清前行的路,她一下子倒在树林里落满松叶的地面上,筋疲力尽。平素的锻炼是她在奔跑时能保持身体的热度,但现在她只能在夜晚寒冷的空气中瑟瑟发抖。她将身子埋在厚毯似的落地松叶中,蜷缩成一个球,并把一些针叶抛在自己的身上当作铺盖。
  即便她疲乏不已,睡意并未轻易眷顾这个受了惊吓的小女孩。当她在河边奔跑赶路时,她能够把恐惧抛到脑后。现今,恐惧又找上了她。她直直躺着,睁着眼睛看着身边凝结如夜般漆黑的厚密的树林。她害怕地一动不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她从未一个人度过漫漫长夜。每当黑夜来临,总有一堆火驱散黑暗。她终于忍耐不住抽泣起来,继而放声哭喊。她小小的身体在抽泣和哽咽中慢慢平静下来,她放松地睡着了。一只夜间活动的小动物好奇又温柔地嗅了嗅她,她却浑然不觉。
  她是尖叫着醒过来的!
  推荐语:
  宣传语:
  超过31种不同文字版本,全球狂卖3400万册
  美国年度畅销小说榜第一名
  蝉联《出版人周刊》畅销排行榜64周
  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榜41周
  入选BBC“大阅读”(The  Big Read)票选“最喜爱的一百本书”
  蛮荒孤女的生存与冒险,紧扣全世界三千万读者的心弦!
  孤女炼成女巫医的艰难过程,草原上惊心动魄的狩猎,
  迷幻狂野的巫术祭典,交织成一部石器时代的壮阔史诗!
  推荐语:
  ⊙充满想象力,刺激无比。——《纽约时报》
  ⊙集合了冒险、爱情和生存元素,背景是其他科幻作家极少涉及的史前文明,故事情节真实可感,读来令人心跳加速……感谢琼·奥尔带我们经历了一次愉悦的、与众不同的溯源之旅。——《芝加哥论坛报》
  ⊙迷失的小女孩被狩猎部落发现并收养长大……作为作家,琼·奥尔用她缜密、敏感和近乎疯狂的聪慧为这段史前传奇注入了生命,这几乎就是一个小小的奇迹。——《旧金山纪事报》
  ⊙叫人废寝忘食的小说!——作家庄裕安
  ⊙琼·奥尔创作的人物也许是英文小说中最鲜活的,媲美《乱世佳人》中的郝思嘉,或《福尔摩斯探案》中的人物。——《合众国际社》
  ⊙一本看了就放不下的书,未来和过去的碰撞,将死种族和新兴种族的冲突是所有故事的根源和线索……琼·奥尔不仅令我们看到、触到甚至闻到了史前生活,更令我们能够与她笔下多维的人物惺惺相惜,实在是不可思议。——《堪萨斯城星报》
  前言、序、后记
  给我最苛刻的评论家和最好的朋友——雷
  感谢
  没有一本出版的书是单靠作者就能完成的。作者在写作过程中得到的帮助从不同渠道而来,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但在我的工作中收获的帮助却是源于许多我在过去未曾谋面过并且在将来也不太可能见面的陌生人。尽管如此,我依旧对那些来自波特兰市,和来自位于俄勒冈州的毛特诺玛哈乡的市民们心怀感激。是这些市民们的纳税支持着毛特诺玛哈乡图书馆。没有这间图书馆的参考文献,也就没有今天的这本书。我还要感谢那些考古学家、人类学家和其他一些专家的著作。在我的写作中,我从这些著作中收集了大量信息,其中的大多数使我能够完成这本小说的场景和背景设置。
  还有许多更直接的帮助。其中,我特别要感谢的是:
  第一个听我故事构思的金·德坎普。当我需要朋友时,他就会出现在我身边。他怀抱热情读我那厚厚的手稿,一丝不苟地校对错误,还为我这套书塑造了一个符号象征。约翰·德坎普,他既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合作写书伙伴。他了解我的痛苦和欢乐,还能异乎寻常地判断出在某一时候我必须向人倾诉,同时做我的听众。凯伦·奥尔,她从未如此使她的母亲,我,如此鼓舞。即便她读的只是初稿,但她的哭和笑却都和我的设想无比契合。
  凯丝·汉姆波勒,我从她那儿寻求到的帮助,对一个朋友来说,几近强人所难——诚实的评价。因为我珍视她的意见。而她也完成了这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的评论既有极富洞察的敏感,又饱含温柔。狄安娜·斯特莱特被故事深深打动。她是捕猎的行家,指出了我的许多疏忽。拉娜·艾尔摩,一连几小时地兴趣昂然地听我那冗长乏味的故事。她也喜欢我的故事。安娜·巴克斯,她提供了独到的见解,还极严密地注意到我错误的拼写。
  并非我所有的研究都是在图书馆完成的。我的丈夫和我进行了多次实地考察,以获得第一手资料,从不同角度学习与自然的亲密接触。我能获得直接的体验,要特别感谢弗兰克·赫尔。他是俄勒冈科学工业博物馆的北极生存专家。他向我演示如何在一个雪洞里做床,并希望我躺在上面!在那个寒冷的一月的夜晚,我在胡德山的山坡上幸存了下来,并从赫尔先生那儿学会了更多生存的技巧。如果说在下个冰河世纪里,我最愿意和某个人呆在一起的话,那个人就是赫尔先生。
  我还要感谢安迪·万特哈尔,感谢他与我分享他在自然环境中生活的特殊知识。他让我知道如何不用火柴生火——只要一把石斧和扭搓过的绳;如何用动物的肌腱和生皮编制篮子,以及如何敲制我自己的石刀,使其能轻而易举地切割皮革,就像切开黄油一样容易。
  我无尽的感谢还要送给琴·纳格尔。作为一个文学作品代理人,她是那样的优秀,把我狂野的幻想打造成现实,并加以润色。卡罗尔·巴伦,我那精明的,敏锐的,感情细腻的编者。他相信我的作品,并带我一起努力,使它更加完美。
  最后,还有两个人,他们对曾帮助过我一无所知,而且他们的帮助对我来说不可用价值衡量。 我只见过他们中的一人,而我第一次听到集作家和老师身份于一身的丹·詹姆斯发表对小说写作的看法时,他原以为他的听众是一群人,事实上他正在直接地与我对话。他说的话正是我需要听到的。丹·詹姆斯并不知道这些,但如果没有他,我可能将永远没法写成这本书。
  我对另一个人的了解是透过他的书——《沙尼达尔》(阿尔福瑞德·A·科诺夫,纽约)的作者拉尔夫·S·索勒茨基。他在沙尼达尔洞穴的挖掘和他发现那些尼安德特人骨骼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我。若不是他给了我一个史前洞人的视角,我可能无法更加深刻地理解人性的含义。但我要对索勒茨基教授表达的不只有感谢——我要向他道歉,因为我未经他的许可,就把他调查所得的事实用在了我的小说中。在现实生活中,那是一个在坟墓上安放花朵的尼安德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