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原创>>小说

农家女

2017年11月13日09:33 来源: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 冰雁飞

(一)

“你是李先玉的爸爸吗?”

“是啊,请问你是谁啊?”李强气喘吁吁地,拿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

“我是你女儿李先玉的班主任老师,你女儿今天没在教室上课了,她回家了吗?”

“啊?她没有回来啊,不是住在学校的吗?”李强有些搞不明白。

“今天除了你女儿没来教室上课,还有一位男生也没有来上课,会不会他们一起离开学校的?”老师有些急了,自言自语起来。

“哦,你说的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李强显然心里有底了,就在几天前的一个星期天回来时,带回一个男生,玉儿明确地说想和男生谈恋爱,被李强当面训了一顿,总不会是这个孩子吧。李强心里开始七上八下。

“男生的名字叫张小河,他是我们班级,不,是我们学校高三年级成绩最好的。”

“啊?是他呀!”李强的预感还是灵验了。

“你知道这个男生的名字?认识他啊?”老师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小心翼翼地问。

“是的,前几天玉儿还把这个孩子带回家来的,说要和他谈恋爱,被我训了一通。”

“哦!原来是这样啊!把我给急死了。不是我说你,老哥,你的教育方法有问题的,怎么好训他们呢?要好好引导才对啊。”老师长吁了口气。

“是的,我当时一时心急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这下该怎么办啊?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眼下是怎么才能把他们找回来,马上就要高考了。”李强心里更急,他知道这两个孩子都是好孩子,也都是班级里数一数二的尖子生,高考考个大学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眼下快高考了,他们却玩起失踪了,那该如何是好啊?

“是啊,我们跟你一样也急啊,他们两个是学校的尖子生,考取学校是没问题的,他们一旦弃考,对我们班级和学校都是一个损失啊。这样吧,你好好想想家里有哪些亲戚,都去找找看,他们身上应该也没有多少钱,住旅馆还是不太现实的。”老师也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帮着李强想办法。

“好的,你也在学校周边找找,我就去亲戚家看看,不信就找不到他们。”李强说完将电话挂了,一面扭头对站在一旁的小店女主人兰草说:“谢谢你了!麻烦你跑那么远的路把我喊来接电话。”

兰草似乎听懂了刚才的通话内容,一面安慰道:“不用谢的,那个人说是你女儿的老师,我就揣摩着是不是你女儿在学校有什么事,就赶忙去你家喊你,没事的哦,一个村的人哪能那么说的。你女儿没事吧?”

“唉!不孝女哦,眼见着就要高考了,这倒好,她跟老子玩起失踪了,你说要不要命吧?”

“没事的哦,快去所有亲戚家看看,可能是学习压力大了,出去走走,透透气的。”

“是的,谢谢你关心,我先走了。”李强急匆匆往外走去。

“没事的哦,你不要急。”兰草追出门嘱咐着。

李强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盯着兰草:“麻烦兰草妹子不要把我女儿失踪的事告诉别人,挺丢人的。”

“好的,我不会说的,但你也不要多想,没什么丢人的,孩子小,贪玩。”

李强跑步离开小店。

李强长吁短叹地离开小店直接往家赶,虽说是一个村子,一个村东头,小店在村西头,还要走好几分钟的路才能到家。七弯八拐的,还要经过一个水塘边,他来到水塘边,在码头上蹲下,洗了洗手,仿佛要把所有晦气都洗个干净。

远远地玉儿娘在门口恭候着,看见李强回来,急切地问:“是哪个打来的电话啊?”

“还有哪个啊,就是那个不孝女,玉儿的老师打来的,玉儿和那个上次来家里的张小河都不在学校读书了,也不晓得他们疯到哪去了。”李强垂头伤气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这个玉儿不是一贯蛮有头脑的嘛,怎么到高考了却和小河跑了呢,他们两个学习成绩不是都挺好的吗?”玉儿娘焦急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是啊,都是你平时对她太娇惯了,什么都依了她,到谈恋爱了不依她就跑了。”

“也不能这样讲啊,如果你不那么坚决反对,她能做出这样的事吗?你不是说了么,不管小河考不考取学校你都不同意,你说他家住在山里面,太穷了。”玉儿娘不再像平时那样温顺,也抱怨起自己的男人。女人看似温顺,但那也有底线的,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再温顺的女人也会为了儿女责怪几句的。

“那不是吗?住在山里,就是考取学校了回去都不方便,再说还不定能考取。”李强还在坚持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你就不替孩子想想,有个相好的多不容易,我看那小河也挺好的,就是不同意也不能说绝了啊,看把孩子给逼跑了,连大学都不要考咯——”说着玉儿娘便擦起眼泪来。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我够烦的了,你还干起哄。”李强站起来准备出去。

“我不哭了,你快去把玉儿找回来啊!”

“我不是说你了,妇人家遇事只知道哭,哭有用吗?你就在家守着,我出去找。”

“好了,你快去找吧,不然会耽误孩子前程的。”

(二)

李强放下农活,亲戚朋友家都找遍了就是不见玉儿,他就去小河家找,小河的父母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见玉儿的爸爸到来,就一起商量着找人计划。

眼见高考的日子到了,玉儿和小河就是不见人影,老师和父母都焦急万分。

玉儿妈妈在家急的整天哭哭啼啼,大女儿先花从婆家赶了过来,在家陪伴着妈妈。

妈妈对先花说:“还是你省心,不像你妹妹让人操碎了心。为了让她读书,我们省吃俭用的,容易吗?这下好了,快高考了,她还不回来,她是不想参加高考了,真是气死我了,一切努力都白费咯。”

“妈,你也不能这样说,她是在和我嗲赌气呢,从小她就养成了这个坏脾气,总跟人对着干。其实,我嗲应该顺着点她就没事了,我嗲应该了解她脾气的啊,怎么不讲究方法呢。”

“他个大老粗哪里懂得这些。你也有身孕了,要注意营养和休息。”妈妈盯着花儿的肚子交代着。

高考结束的第二天,玉儿领着小河回来了。

李强看到两个孩子进门就没给好脸色:“你们还知道回来?连高考都不参加了,你们难道就想回山里种田去?”说完,李强就操起一把扫帚向玉儿身上挥去,玉儿闪身躲开,扫帚打在小河的身上,小河立刻跪下求饶:“爸,是我错了,不该带玉儿逃走,要打就打我吧。”

李强抡起拳头在小河身上连击几下:“哪个是你爸,你个畜生,考了大学再结婚也不迟啊。”

“爸,我知道错了。”

“现在知道错有个屁用,高考都结束了。”李强自顾坐在院子的板凳上,眼睛瞪着跪在地上的张小河。

玉儿妈起身拉起小河:“起来吧,不是我说你们,咋就没大脑了?高考也不参加,你们平时成绩不是挺好的吗?”

小河拍拍膝盖上的泥土,跟着玉儿妈来到凳子边坐下,看着玉儿爸:“嗲,我和玉儿明年再好好复习参加高考吧。”

一听这话,李强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以为你谁啊?想什么时候考就什么时候考?复习是要花钱的,家里哪有那么多钱再复习?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就是个种田的命,也怨不得别人了。”

玉儿从屋子里探出头来:“你不同意我们的恋爱关系我就不参加高考了。”

“你吓唬谁?不考就不考,那是你自己说的。别指望我同意你们谈恋爱。”李强摔下一溜话就往田间走去。

村里陆续有人接到高考录取通知书,玉儿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她虽然也后悔过,但她的心里全装着张小河,感觉没有小河就活不下去了。她正在西瓜地里和妈妈一起采摘西瓜,一阵恶心,她弯腰蹲在地里吐了几口清水。妈妈见状忙走过来问道:“玉儿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就是想吐。”

“啊?你不会是怀孕了吧?月经有多久没来了?”

“这个月不准,已经过了十来天了。”

“你们出去是不是住一起了?”玉儿妈有点惊慌起来。

“嗯。”玉儿一阵脸红。

“你可能怀孕了啊。”

“啊?这——是咋搞的啊。”玉儿也一时语塞。

“唉,你就认命吧,不然就打掉这个孽种。”

“我不,如果怀孕了我就和小河结婚,不参加高考了。”

玉儿妈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小河听说玉儿怀孕的消息既开心又担忧,可小河的爸妈却开心异常,对小河说:“你们赶快登记结婚,我要抱孙子咯。”

“妈,我还想和玉儿一起参加高考的,打了吧。”

“这怎么行,如果你考取学校也就罢了,假如考不取大学到哪去找老婆哦,我们这穷山沟谁家的女儿肯嫁过来哦,现在生米煮成熟饭,哪能不结婚的?”

“那好吧,听你们的。”

李强听说玉儿怀孕的消息,被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对玉儿妈说:“你快带她去医院打掉,不然就真是要窝在小山沟里了。”

玉儿听见爸妈的谈话,她偷偷收拾行李乘着夜色赶往小河家。

见玉儿走了,李强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嘴里自言自语:“这个孽种的东西,就这么走了?败坏门风的东西,走了就走了,以后再也不要回来!”

(三)

玉儿就这么跑到张小河家去了。为了躲避爸妈的寻找,玉儿和小河外出打工再也没有回家。

直到儿子满周岁,小两口回到了小山沟,家里给孩子办酒席庆祝,正当高朋满座,李强闯了进来,他红着脸大声喊着:“小河玉儿,你们给我出来,这叫什么话?生了孩子这大了都不回娘家报个信,你们家难道大人也不懂理啊?”

小河爸抢在前面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亲家了,我也是跟他们说了要去娘家报信的,可这两个孩子不知有多犟。”

李强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还在嚷嚷:“玉儿你给我出来,都生孩子了,我还能拿你怎么着,不要躲起来了,我是来看小外孙的。”

玉儿打开房门,抱着孩子来到李强面前:“嗲,我对不起你!这是小亮,小亮快喊公公。”

玉儿怀中的孩子发出稚嫩的童音“公公。”

李强笑脸接过孩子:“嗳!我的小宝贝。”

李强看到了小外孙,心里还是很开心的,也就认了这门亲,再说,外孙都有了,能不认吗?

玉儿为了能让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她还是选择了和小河一起去市里打工,将孩子交给婆婆在家带着。

玉儿和小河没了孩子的牵胖,准备放开手去大干一场。

小河早就学会了开货车,在玉儿二哥的公司常年在外开车拉货,工资不菲,但夫妻成了名存实亡,没机会和玉儿在一起。玉儿更是没有时间,她做了月子保姆,这样来钱快,晚上需要住在主人家。也只有每个月结束换另外一家的时候才会有短暂的和小河见面的机会。

一个阴沉沉的早晨,玉儿的手机突然响了,她将孩子放小床上,取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小河打来的,她心里一怔:这么一早小河怎么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吧?她接通电话,小河气喘吁吁急切地说:“玉儿,你快过来吧,你二哥生病了,还不轻,需要住院,你嫂子腿脚又不方便,你请假过来吧。”

“哦,那我赶快请假过来。”

“我还要出车,二哥好不容易联系的业务不能耽搁的。”

“好,等我来了你再走,我马上跟公司请假,让他们派人过来接替我。”

“好,你快点。你嫂子也在路上了。”

“二哥怎么会跟你在一起的,没在自己家吗?”

“是的,昨晚二哥请客的,我和他一起吃饭的,哥喝了不少酒,估计是酒喝的,在包间一直没走。感觉难过就躺下休息了,早晨实在受不了,我送他来医院的。”

“好,不说了。”

玉儿来到医院,二哥已经睡病床上打了吊瓶。小河赶忙离去送货。

玉儿来到二哥床边:“哥,你怎么不注意身体的啊,把自己喝坏了怎么办哦。”

“也是为了一大单的业务,终于接下来咯。”虽然难受,但二哥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

“这次就不说你了,以后你千万不可以这样喝酒了,等你把身体喝坏了,挣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玉儿爱怜的责备二哥。

“好的来,我以后不会这样喝酒了,让我难受死了。”二哥邹起眉头,嘴角还是开心的向上提起。然后扭转头看向玉儿:“你知道不,我昨天晚上接下一笔很大的业务,并且还是长期的合同,为我开心吧。”

“看你都折腾成啥样了,还在挂念着那笔业务。有长期业务是最好了,好好养病吧。医生怎么说的?是什么病啊?”玉儿给二哥掖了掖被子,起身去倒水。

“医生说是重感冒,挂点水就没事了。”

“哦,感冒会这么重啊?还发烧?”

“是的。医生是这么说的。”

“你听他瞎说,医生说了你二哥酒喝多了,伤到胃了。”嫂子手里捧着饭盒走进病房,她将饭盒搁在床头柜上,回头对着玉儿问道:“玉儿还没吃早饭的吧?一起吃点吧。”

“你们吃,我现在不饿,刚才急了一下,现在一点食欲都没有。等会饿了我再出去买点吃的。”

玉儿走出病房,留下二哥二嫂好让他们说说话。

转眼二哥都住院十多天了,病情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玉儿正在洗浴间洗碗,医生将她叫去,并且发了病危通知书,玉儿问道:“不是说感冒了么,怎么就病危了?”

“我们也觉得奇怪,就给他重新做了肝功能,他的转氨酶极高,肝脏损坏严重,已经肝衰竭了。”医生小心翼翼地解释着。

“医生,你怎么越说我越听不懂啊,感冒怎么会肝衰竭的啊?”玉儿焦急地看向医生。

“可能他以前有过肝脏疾病不知道,喝酒过量后加重了。你们马上要转院到传染病医院治疗。”医生说话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

“啊?那好吧。”

来到传染病医院,玉儿要求家里人一起做个肝功能检查,结果一出来,大家都傻眼了,玉儿和小河都是表面抗原阳性,这意味着他们都是肝炎病毒携带者。玉儿有点莫不着头脑对着医生发问:“我们怎么会都是肝炎病毒携带者呢?在哪里传染的?”

“这个很难说的,肝炎病毒是通过血液传播的,以后家人之间一定要注意防范,以免扩散。”

玉儿不再做月子保姆,她找了份打杂的活,空闲的时候还可以回家带孩子。

付出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玉儿捧着儿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开心得哭了。她百感交集,终于也理解了之前父母的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