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艺术>>人物

刘欣然:金奖票友下海 戏路越走越宽

2017年11月14日09:26 来源:北京晚报  王润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在北京和平门西河沿的胡同里,有一座被称为“中国戏楼活化石”的古戏楼正乙祠。这座始建于明代,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老戏楼,不仅是中国最老的保存基本完好的纯木结构戏楼,而且当年谭鑫培、梅兰芳等京剧大师都曾在这里登过台唱过戏,可以说是见证了京剧的形成与发展。如今,这里经常上演的驻场剧目,是为了纪念梅兰芳而原创的京剧《梅兰芳华》,已经演了六百多场。在剧中担当主演的,就是正乙祠的“当家男旦”刘欣然。

男旦,是京剧艺术中一个特殊行当。二十世纪上半叶,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四大名旦的出现把这门艺术推向了一个巅峰。但是男旦演员对身高、嗓音、骨架、身段的要求,都相当苛刻,因此即使在现在京剧界,男旦京剧演员也屈指可数。而对于刘欣然来说,他的经历则更有几分传奇色彩:他并非科班出身,原本只是一名京剧票友的他“下海”成为职业演员前,其实是一名气象局的公务员。

从对京剧一无所知到赢得票友大赛金奖

“我从小学习声乐,一次高中同学的聚会上,大家去KTV唱歌,有同学就建议我去学学京剧,说对我唱歌气息会有帮助。我本来学了几段老生,后来去一个同学父亲的票房玩,他们得知我有‘小嗓儿’之后,建议我学旦角,认为我扮相肯定很好看。这样我才开始接触程派,接触男旦艺术。”

就这样,从一无所知,到成为一名京剧票友,刘欣然于2006年参加了椿树杯北京市京剧票友大赛。第一次化上装彩唱,镜子里的旦角扮相,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艳。原本高大英俊的小伙子,竟然变身成了美丽温婉的女娇娥,他自问“这是我吗?”旁边的人也都纷纷称赞“太漂亮了!”正是这份夹杂了惊喜、好玩的心情,让他在男旦艺术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2007年,刘欣然参加了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京剧票友大赛,一举夺得了金奖,并受邀参加了2008年央视戏曲春节联欢晚会。“我接到通知的时候,完全蒙了!戏曲春晚,就是戏曲界的奥林匹克啊!各个剧种的名家大艺术家,都在这里集中展示他们的艺术风采,而春晚居然史无前例的给我这么一个票友,安排了一段3分钟的独唱,让我受宠若惊!”

好运就是这样接踵而至。2009年,著名电影导演关锦鹏正筹备一部根据清代李渔名著《美人香》改编而成、全部由男演员出演的昆曲《怜香伴》,特别选中了刘欣然;同时,刘欣然接到了著名戏剧导演林兆华话剧新作《老舍五则》的邀请,请他在剧中扮演一个男旦演员。

原本只是白天上班,晚上利用业余时间唱唱京剧的刘欣然,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开始面对梦想和现实的考验。“以前我并没有想当专业演员的梦想,觉得这离我很遥远。单位的领导原本也很支持我的业余爱好,还给我开了三个月的借调函,让我去排练演出。但当时忽然一下子有两个大戏的重任都压在我身上,我也理解领导很为难。于是我面临着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刘欣然说:“当时我已经31岁了,这个时候‘下海’,真的很冒险!但我想男人应该有股闯劲儿,人生也应该去不断地迎接挑战,挑战未知的第一次。”

一边是稳定的、人人羡慕的公务员工作,另一边则是前途未卜、但是自己热爱的演员职业,面对着两难选择,而立之年的刘欣然毅然决然做出了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即便是专业演员,也很难有机会和关锦鹏、林兆华这样的大导演合作,真的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错过就错过了。我当时想,就是‘下海’失败了,以后还得再找工作,也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于是就一咬牙辞了职。”

刘欣然担心父母反对,先斩后奏辞去了公职。而让他没想到的是,父母虽然觉得他不应该放弃稳定的工作,也不是特别理解他从事男旦艺术,但却很淡定的尊重并接受了他的选择,每天还变着花样做各种有营养的饭菜,支持他练功学艺演戏。

从“魔鬼训练”到有了自己的粉丝

刚“下海”的生活,对于并非科班学习京剧的刘欣然来说,其辛苦程度超出想象,他称那段日子如同“走过炼狱”。3个月的“魔鬼训练”,每天白天练功排练不说,晚上大家都离开了,老师还单独为他“开小灶”,从基本功、跑圆场学起;晚上回家,他还得熬夜复习当天的排练内容,背戏;每天全身都又酸又疼像是要散架了一样,早上累得爬不起来床,他就狠劲掐自己,把自己掐醒,咬着牙跺着脚继续练功排戏。不到3个月的时间,他居然穿破了一双练功鞋。“不管刀山火海,就往下走了!”

结束了《怜香伴》和《老舍五则》的演出,刘欣然来到了即将开业的正乙祠,成为这里的当家男旦,有了自己施展才华的空间,也有了很多喜欢他的粉丝。如今,很多观众来正乙祠,都是专门来看刘欣然演出的,大家都说刘欣然“台上戏好,台下人好,这样的演员,我们喜欢”。刘欣然也说:“这些年,我们互相见证了彼此的成长,正乙祠是我圆梦的舞台,让我有了小小的知名度。我对这里有一份割舍不断的特殊感情。”

多年来,刘欣然还一直跟随京剧表演艺术家马玉琪学戏,不断提高自己的唱功和表演。马玉琪和他周围的朋友们也都非常喜欢这个谦逊好学的弟子。

一次演出,刘欣然请全家前来看戏。最后谢幕的时候,刘欣然看到自己的父母,还有哥哥都站起来给自己鼓掌,激动地转身回到后台就泪流满面。“得到大家的认可,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从戏曲舞台走向更广阔的艺术空间

半路出家的刘欣然没有过分追求融入梨园行,反而向更博大广阔的舞台迈进。他说:“我愿意不断地去尝试全新的挑战,从中获得每次都意想不到的体验。”

在正乙祠戏楼里,刘欣然排演了原创京剧《梅兰芳华》;主演了乾旦坤生反串的新观念京剧《凤戏游龙》。2011年,他和台湾青年艺术家刘亮延合作,排演了实验独角京剧《曹七巧》,创新性的京剧表现方式令人耳目一新。这部戏的演出让刘欣然的业务水平也大大提高,“独角戏太难演了!这部戏让我对女性人物的心理塑造也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2016年,刘欣然和刘亮延再度合作,推出根据莎翁名著《麦克白》改编的实验波普独角京剧《司马伯氏》。该剧不仅穿越古今、跨越中西,而且还让京剧和爵士乐跨界,在京剧实验探索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刘欣然不仅担当主演,而且还负责唱腔与身段设计。今年4月,这出被称为“莎士比亚遇上东方京剧,西皮二黄遇见西洋爵士”的实验京剧,受云门舞集林怀民邀请到台湾演出,引起轰动。

刘欣然还和刘亮延排演根据台湾著名诗人杨牧长诗改编的实验独角京剧第三部作品《妙玉坐禅》。刘欣然说:“这一次,我们还会继续玩跨界,将京剧程派和葡萄牙著名传统民谣Fado相结合,在舞台上讲述不一样的《红楼梦》。”

既能唱歌、又能唱戏,还懂表演的刘欣然,还受邀参加了开心麻花音乐剧《爷儿们》的演出,他在剧中扮演的花满楼,让很多以前从来没看过京剧的年轻人因此对京剧产生了兴趣,并且成为他的粉丝。刘欣然还和民乐艺术家推出了古琴雅集《怡心琴韵》演出和跨界演出《仙境奇缘》,并出演了京剧微电影《回来再爱》。

2016年,方旭导演根据老舍名著改编的话剧《二马》,特邀刘欣然在剧中反串英国房东温都太太,这让他从戏曲模式无缝衔接到戏剧模式,天地又广阔了很多。

今年10月,引刘欣然走向专业演员道路的《老舍五则》迎来了百场纪念,明年1月2日,《老舍五则》明星版还要在人民大会堂演出。老戏长演的同时,刘欣然还有不少新戏正在酝酿中,除了要去台湾排演自己独角京剧三部曲的第三部《妙玉坐禅》,还要为正乙祠排演古戏楼版京剧《白蛇传》和一出新的昆曲;他还想把恩师马玉琪的代表作《梅玉配》排演成青春版;话剧方面,他还要参演方旭导演的话剧《老舍赶集》……各种不同的人物形象,各种不同的艺术形式,让他未来的道路越来越宽广,越来越自由。

虽然在舞台上扮演千姿百态的女性形象,但生活中的刘欣然阳光帅气,毫无阴柔之感,他说:“作为一个男性来演女性形象,这本身就是人生当中的奇遇。能够体会到生活中一辈子都体验不到的人生,我觉得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讲,真的是一件神奇而又幸福的事情。”

除了戏曲,刘欣然平时还喜欢看不同门类的艺术作品,他说:“如今有了一定的舞台实践经验,更觉得要多看书、多学习、多充电,让自己的学养更加丰富。因为功夫在诗外,演员最终在舞台上,拼的是文化,是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