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作品>>小说

宇宙“肉盾”计划 

2017年11月14日07:58 来源:《花城》2017年第6期 飞氘

《我认识一个男人(三则)》之一

本文插画 | Sam Chivers

大侠

我认识一个男人,生得白净斯文,看着弱不禁风,却有一股奇怪的正义感,打小立志要除暴安良。人有梦想总是好的。那么他就四处拜师学艺。可惜,师傅们都说他资质平庸。话说得这么直白,有点伤人自尊,然则却大体符合实际。所以他虽在深山老林里修炼过三年五载,什么功夫都只学了点皮毛,仅此而已。

后来,他遇着一个奇人,得了一门绝学:凭着吐纳之术,能把自己憋成一只好大的皮球,无论受到何等击打,也不过是漏点气,便呲——呲——呲——地飞走了。从此他干起了帮人消气的营生。好比说,两个帮派正兴致昂扬地火拼,忽然半路冒出一个死胖子,说什么情愿代人受过,请大伙儿把全部的仇恨发泄在自己身上,云云。那么当然一开始人家会说:你哪根葱啊,边儿旯歇着去!但这个死胖子不依不饶,非要插在当中搅和,搞得大家砍人也砍得不爽利,火气就真的上来了。双方暂时放下成见,想先把这胖子揍趴在地。可是就算顶尖高手,用上十成功力,使出惊天大招,也只不过好似打了一顿沙袋,自己累够呛,胖子却像个漏气的皮球飞来飞去。最后大家筋疲力尽,气也消了,都感觉挺跌份儿的,便道一声晦气晦气,撂下一句改日再战,各自收兵了。要是事先说好了呢,大佬们可能就打赏几个小钱。要是遇上小心眼儿的,那就白受一顿胖揍。不管怎样,胖子都双手合十,在他们背后留下一句:冤家宜解不宜结。

日子久了,江湖上都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于是,要是有谁跟谁因为什么事儿不对付了,面儿上抹不开,要搞个对决,可私底下又担心收不了场啊什么的,就会婉转地把消息放出去,然后胖子就会飘然而至。大伙把他揍一顿,出了气,然后拱拱手,承认自己学艺不精,不配出来闹三闹四,虚心地各自散去了。

日复一日,他跟各路好汉过过招了,谁几斤几两,心里渐渐有了数。虽然永远都是挨揍的份儿,可也没人敢说自己打败过他。不过,有时碰上那愣头青,哪怕眼疾手快,躲得过明枪,却防不住暗箭。所幸素无大碍,只留下一身伤疤。

总之,他如今算是见过世面的了,可是对江湖的水到底有多深,人和人之间何以有如许多的仇和怨,仍然不甚了悟。

这兄台就这么飘来飘去,渐渐有了声望。有时,只要人露个面,不用动手,识相的后生们偶尔也会尊称他一声前辈,一场恩怨也就这么掀篇儿了。要是赶巧碰上出手阔绰的主儿,也愿意给点出场费,但他坚辞不受。反正没干活就不拿钱,这是他的看法。

一些特别不谦虚的人,也想找胖子试吧试吧,有人甚至愿出五百两白银,就为想破了他这门道。然而,此君甚有原则,不干这等无事生非、扰乱社会治安的事。可挑事儿的人络绎不绝,或者找上门来,要不,就设个火拼的局,诱他出场。为这,公安局的赵局长找他问了几次话。

他觉着,事情变了味儿。怪没劲的,就退出了江湖。

那些恩啊义啊仇啊诺啊,让他们自个儿消化去吧。

有人惋惜,说多亏这位“漏气侠”,不知几多浪荡少年性命保全。这自然有些夸大其词。某年,媒体更是炒得热闹,说他会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然而最后也并没有。恰值风起云涌、豪杰辈出之世,什么上访侠、接盘侠、污水侠、拆楼侠、吸霾侠等层出不穷,漏气侠也不过是历史天空闪烁的一颗星罢了。

他用攒下来的钱,开了个养生馆。看真切了哈,是养生馆,不教功夫,只教吐纳术,就是调节呼吸啊。一阴一阳谓之道,一呼一吸有其法,得道可以成仙,得法可以心泰,心泰则体顺,说长生不老、耳聪目明那是瞎掰,不过至少能平和开朗,促进消化,有益健康呢。

不少人慕名而来,想学他的绝学。生意兴旺了一阵。后来大家发现,他还真是只教呼吸啊,就纷纷退了学,只有那些趁着改革春风先富裕起来的少数人还有兴趣玩玩。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赵局长终于被他的节操所折服,相信他是个良民,两人成了酒友。后来老赵还给他介绍了个对象。姑娘是练柔道的,性情蛮好,两人处得还不错。姑娘看重他皮实,禁摔打,不挑食,关键是脾气好,就准备领证了。一趟婚前检查做下来,胖师傅除了有点骨质疏松和心律不齐,别的没啥毛病。于是就成家了。

街坊邻居都说,小两口挺和睦,虽然都是习武之人,却从来不动手。闹点矛盾那当然在所难免,谁家没点磕磕碰碰?确有那么两三次,大伙看到胖师傅鼓成了一个紫色的大皮球,怒气冲冲地飘走了。这是真闹凶了,居委会的大妈们都跑来劝。到了晚上,男人在天上消了气,就自己回来了,手里还拎了两只野鸭和一瓶二锅头。不一会儿,他们家的厨房里就叮当作响,油烟飘出了窗,冲入了暮色。西山上铺满了火烧云。

酒过三巡,微醺的老赵拍着他肩膀:你也是当师傅的人了,这么任性,要不得,砸了自己招牌事小,要是撞上飞机啊高射炮啊长征火箭啊什么的,怎么整?

打那以后,胖师傅没再飞过。

他当了爹。那娃一点儿也不随父母,精瘦精瘦,从小体弱多病,三岁被车撞,五岁又差点被拐走。胖师傅心里不好受,觉得自己是从前受了太多煞气,连累了孩子。师母却挺体谅,说这怪不得你,人各有命,祸福相依。

后来,赵局长因为什么事儿,进去了。新来的刘局长很有抱负,整顿啊治理啊搞得很有声势。他家公子喜好舞枪弄棒,想拜胖师傅为师。胖师傅看那孩子心术不正,愣给拒了。

打那之后,养生馆就麻烦不断。今天有人来踢馆,明天有人来查营业执照,后天又要给灾区募捐。最后,环保局的人来了,说要落实节能减排的政策,胖师傅的吐纳术导致了二氧化碳超量排放,加剧了全球变暖,要他停业整顿。

胖师傅到处打听,最后找到了自己以前的一位授业恩师,正好是刘局长的老战友,请他给说和说和。

你就好歹教他三招两式,对付一下,也算给老刘点儿面子嘛。老先生规劝。

不能坏了规矩。胖师傅有点倔。

规矩不外乎人情啊。

当年,老师是个多么有风骨的大侠啊,如今当了干部,竟也变得圆滑。胖师傅闷闷不乐。

那几年,胖师傅干了不少临时工,送过外卖,刮过大白,干过装修,碰了不少钉子,吃了不少亏,谨小慎微地做人,要不是每天坚持看《新闻联播》,人都要抑郁了。

后来,刘局长因为太有抱负,也进去了。连带着,倒了一批豪杰之士。胖师傅心里庆幸,要是当初立场不坚,现在岂非不尴不尬?

日子宽松了,可抑郁却落下根儿了。

新来的李局长与他曾有一面之缘,如今再重逢,大家都对青葱岁月闭口不谈,只默默吸烟。

烟抽完了,李局说:组织上有任务交给你。

没错,那个被送到太空拦截小行星的巨型皮球就是这位胖师傅了。在众多方案中,大家其实最不看好的就是这个“肉盾”计划。不过,考虑到此事具有的重大科研价值,以及当事人体现出来的大无畏精神所具有的振奋民心的效果,以及,特别是,比较省钱,最后就决定派他了。按照计划,胖师傅把自己变成一个巨型皮球,准备给小行星柔软的一击,后者的轨道就此微调,地球于是逢凶化吉。若失败呢,再发射核弹轰击不迟。

师母搂着他,一晚没睡,流了多少眼泪。你这一去,许还能回来?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他在心里念叨着。

在真空中,身体涨得比平时更大,心胸也前所未有的开阔。

什么江湖,什么是非,算什么啊。大侠的抑郁症,被幽深的星空治好了。

后来,小行星并没有和任何物体发生碰撞,就和人类擦肩而过了。

科学家们的计算虽然有点不给力,但终是个皆大欢喜。

大侠回了地球,成了名人,老婆孩子也跟着光彩了,一家三口终于搬进了学区房。

他有了几千万的粉丝。好多漂亮的女孩疯狂地给他写情书。不过师母最关心的却是:在太空里看地球什么样。

电视里不是都演了吗?

可你不是说,你运了气之后,看到的世界,就和别人不一样吗?

倒是。嗨,怎么说呢,其实吧,也就和我看你一样。

啥样?

挺温柔。

【选读完,全文刊载于《花城》2017年第6期】

作者简介

飞氘

飞氘,科幻作家,文学博士。清华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著有短篇小说集《纯真及其所编造的》《讲故事的机器人》《中国科幻大片》《去死的漫漫旅途》。此外,曾在Science Fiction Studies、《文学评论》等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作品被译成英文、意大利文、德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