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报刊>>文艺报>>第五版

他们的创作跟国家和人民有密切的关系

——写在“中国美术馆国际交流展系列: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典藏精品展”之际

2017年11月15日07:10 来源:文艺报 【白俄罗斯】弗拉基米尔·普罗科普佐夫

列宾《神像前面》(1879)

2017年是白俄罗斯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25周年。值此中白建交25周年之际,将举办一系列文化庆祝活动,其中包括优秀剧院团的演出、音乐会、各种展览和风景画展活动。由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和中国美术馆共同举办的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典藏精品展,给中国人民提供了欣赏优秀的俄罗斯艺术家和白俄罗斯艺术家的作品、了解白俄罗斯艺术的传统以及现代发展的机会。展览展出了19至20世纪的57幅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典藏精品。

精品展云集了各个时期、不同传统和不同风格的艺术作品。该展览为观众呈现经典俄罗斯的艺术代表作品(列宾、列维坦、希施金、克拉姆斯科伊、谢罗夫、库斯托季耶夫);19至20世纪经典白俄罗斯艺术代表的作品(和卢斯基、比亚雷尼茨基·比鲁利亚、茹科夫斯基、瓦申克、丹茨格、格洛米克、马斯列尼科夫、科申克、斯切列马申克);现代白俄罗斯的艺术代表的作品(托乌斯奇克、苏马列夫、施卡卢波、卡萨科夫、巴勒赫特科夫、科思秋申克等等)。

展览从19至20世纪初的经典的俄罗斯艺术家开始——克拉姆斯科伊、列宾、列维坦、马科夫斯基、涅斯捷罗夫、库斯托季耶夫、谢罗夫。上述艺术家中的每一位都为俄罗斯艺术乃至欧洲艺术的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列宾是一位优秀的肖像画家(《弗列德里克斯的画像》)、风俗画家(《神像前面》)。他善于利用高超的技巧呈现事物的特点。除了列宾之外,克拉姆斯科伊、马克夫斯基、库斯托季耶夫也是一流的肖像画家。希施金的《松树林》《牛蒡叶(草图)》、列维坦的《盛开的苹果树》《阿尔卑斯山(草图)》可谓是俄罗斯现实主义风景画的奠基人。谢罗夫的创作特点是自由性和精湛的艺术技巧,《克里米亚的院子(草图)》即是如此。涅斯捷罗夫作品中呈现的形象则是以象征性而非现实性的手段对人与世界作了阐释(《姐妹》,1915)。

自18世纪末白俄罗斯就并入了俄罗斯帝国的版图。因此19世纪的白俄罗斯艺术家便跟随俄罗斯艺术发展的脚步,在俄罗斯艺术的基础上开始了自身的创作。于是,优秀的白俄罗斯静物画家赫鲁茨基在圣彼得堡获得了艺术教育。在此展览上展出了他的部分作品,《玫瑰和水果》《静物画:花儿和水果》一方面为我们写实地描绘了花朵与果实,另一方面又呈现出它们的观赏性和装饰性;此外,优秀的风景画家亚丝诺夫斯基的《石头》和风俗画家西利瓦诺维奇的《军人和小伙子》)也同样获得了大家的喜爱。

19至20世纪有名的白俄罗斯风景画画家茹科夫斯基(《最后一场雪》《春天的晚上》)和比亚雷尼茨基·比鲁利亚(《三月份的黄昏》《冬日的一天》《春天》)也在俄罗斯接受了艺术教育。值得强调的是茹科夫斯基除风景画外也积极涉猎内部装饰艺术,《圣诞节前夜(屋内的圣诞树)》和《静物画》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20世纪下半叶的白俄罗斯的艺术作品同样可圈可点。这个时期的作品在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典藏中占了极大比重,共有15000余幅。本次展览主要展出一组创立了白俄罗斯民族艺术画派的新时代艺术家的作品,他们是瓦申克、丹茨格、格洛米克、马斯列尼科夫、斯切列马申克、阿赫列木齐克。

20世纪50至60年代的艺术主要表现了普通老百姓平静的生活和他们自由自在、充满乐趣的劳动生活。古格尔的《梦想家》(1957)和丹茨格的《门廊》(1957)呈现了战后的生活。而丹茨格的《新城市的街道》则为我们塑造了战后重生的明斯克形象。

20世纪60年代是众多白俄罗斯风景画家创作的全盛期。在下列作品中我们能感受到他们对祖国的爱,多愁善感的心情,描绘生活常见现象时出众的配色能力和深刻的心理描写:茨维尔阔的《普里皮亚季河》、马斯列尼科夫的《白俄罗斯的故土》、格洛米克的《八月》、巴勒赫特科夫的《幼苗》、卡特科夫的《小桥》、达涅利娅的《银色的秋景》、巴拉诺夫斯基的《安静的冬天》。

赫鲁茨基《花儿和水果》(1839)

斯切列马申克的作品在20世纪60年代的白俄罗斯绘画中显得十分出彩。他是战后第一个着眼于白俄罗斯民族文化传统进行创作的画家,这一特征在《G·士尔玛先生的画像》中得以凸显,此作品的特色是平面性和装饰性。

20世纪末的社会政治改革以及1991年白俄罗斯共和国宣布独立标志着艺术发展步入了崭新的阶段。社会变革的进程促使统一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审美概念转变为多元化的艺术理念、方向、体裁、形式和个人风格。

这一时期的造型艺术体现了当代精神道德任务,其中最重要的是民族文化自我认同、在文化内认识自我的问题。基于这一背景,许多白俄罗斯艺术家开始对白俄罗斯古代的传统产生兴趣,重点关注白俄罗斯民族的起源。艺术家们在民族文化传统、民间风俗和神话诗学遗产中汲取灵感,也开始对民间创作材料,包括各类传统的节日、传说、俗话、寓言产生浓厚的兴趣。这一特点在谢列舒克的《外国的客人》和科思秋申克的《把月亮送给我》中得到了鲜明的体现。

列维坦《阿尔卑斯山(草图)》(1897)

施卡卢波的《独自》、卡萨科夫的《白俄罗斯》展现了基于照相写实主义而产生的相关对现实的新看法,以及记录时间流逝时既能做到逼真,又能带有形而上学色彩的特点。托乌斯奇克在他的作品《老城》中建立了独特的文化和时间的共鸣,让过去和未来结合,将肖像画和都市风景连接。

不管是老一辈还是年轻一辈的白俄罗斯艺术家,他们的创作都跟国家和人民生活有密切的关系,而且目前白俄罗斯的艺术也受到了全世界的哲学思想、美学观念和各种流派的影响。纯叙述性、主题性的白俄罗斯的艺术将逐渐演变为象征性、隐喻的艺术。因此,作品不只与肉眼可见的物理现实相关,也与文化的现实、文化标志性、象征性的空间相关。

在“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典藏精品展”展出的白俄罗斯艺术家作品向人们传递了白俄罗斯造型艺术独一无二的色调、丰富的精神世界和情感世界,也展现了白俄罗斯民族文化伟大传统的传承性和独特性。

(作者系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