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报刊>>文艺报>>第六版

拟象油画的“别现代”特征

2017年11月15日07:12 来源:文艺报 李华秀

阿诺尔德·豪泽尔说:“我们在艺术史和文学史中不断碰到这种随着表现对象变换艺术风格的现象”,因而,“采用什么风格完全取决于表现题材的性质”。而题材是对社会生活的切割和分类,比如,宫廷生活、市民生活、乡村生活等。但随着历史的发展,宫廷生活逐渐淡出视野,市民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乡村生活也与以往不同。这意味着“题材”是发展的。

由于科技的快速发展,21世纪的人类生活与以往任何一个时期相比都表现出了巨大的差异性。比如,沟通技术的革命使居住在星球上的每个人都变成了“客户端”,人们借助聊天软件可以进行即时沟通,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掌握世界动态,分享资讯;交通工具的革命则实现了对时间的“超越”,人们可以在24小说内飞跃大西洋;登陆月球也不再是不可企及的梦想……在这样一个时代,人们的世界观、宇宙观、人生观、爱情观无一不受到冲击,无一不发生改变。这意味着艺术表现的“内容”已不同以往。

如果说艺术是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高度统一,21世纪的新内容显然需要一个不同以往的新形式,需要一个与我们熟悉的“现代”、“后现代”艺术风格不同的新风格。王建疆将这种风格命名为“别现代”。“别现代”艺术风格的典型代表之一就是要力勇拟象油画。

说要力勇拟象油画是“别现代”风格的典型代表,乃因为它与“现代”“后现代”艺术相比表现出的巨大差异。

众所周知,“现代”“后现代”是人类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产物,也是大机器生产的产物,是科学认知思维模式发展到极致的产物,是消费主义的产物。所以,“现代”“后现代”艺术的鲜明特点是:机械化、碎片化、僵硬化、欲望化、冷漠化、透明化,发展到极致就变成了无意义化……当艺术发展到无意义化时,艺术就死了。艺术既是艺术家杀死的,也是资本主义消费社会刺激起来的物质欲望极大化之后将艺术杀死的。或可以说,面对欲望的无限膨胀,人类情感的疏离、冷漠,艺术感觉到了无意义、无价值、软弱无力,然后艺术自杀了。所以丹托说艺术死了,应该是真的,合逻辑的。但那是“现代”“后现代”艺术,不是所有艺术。因为艺术与人类相伴随而生,也会和人类相伴随而在,只有当人类不存在时,艺术才会彻底灭绝。

21世纪的人类已进入反思阶段,对科学、技术、消费、欲望等都展开了全方位的反思,因为很多技术已发展到极致,再发展会走向何方?登天入地无所不能,想多美都可以通过整形手术达到目的,不老神话成为现实。之后呢?征服死亡?之后呢?……

“别现代”正是对21世纪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发生变化之后的艺术形式和风格的概括性表达。要力勇拟象油画作为“别现代”艺术风格的代表,首先是对整个人类面临的诸多问题的一个彻底反思。

对生活本质的反思。生活到底是什么?在现代艺术中,我们看到的是僵硬的表情,碎片化的情人,没有路径、无处可逃的主体。而要力勇拟象油画提供给我们的则是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对话关系,倾听关系……他想告诉我们的是,没有这些关系,生活就失去了温度、趣味,生活中的精神内容被抽空,留下的只有物质的外壳了。

对生态问题的反思。艺术家常说,生态与死态相对,生态就是“活”,是“动”,是朝气蓬勃,是激情上升,是力量,是复杂,是杂草丛生,群芳争艳,既有群魔乱舞,也有百鸟呈祥。而死态就是静止、不动,是单一、是纯粹,是空洞的透明。在拟象油画中,杂多,多到无以复加,意义是不透明的。就像“荒野”“荒原”的不透明性。没有人知道荒野、荒原、戈壁滩、草原存在多少种植物、动物,在漂亮的、正在盛开的鲜花下面隐藏着什么秘密,而这就是荒原、荒野、戈壁滩、草原的魅力。艺术应该是多元的,应该是宝藏,应该给读者留下无限多的可以探究、挖掘的不透明意义。

对绘画艺术的反思。西方绘画史上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科学化倾向,画家就像医生一样学习解剖,对人体结构了如指掌。绘画为了达到逼真效果,发明了透视法、短缩法,为了教学生学习绘画,又发明了图谱,将人体的各个部位切开素描,头部、脚、手等等。这种科学化倾向与西方认识论的宇宙观有关,确实有助于达到逼真效果。但艺术的目的是什么?属于什么范畴?逼真的效果是为了欺骗还是为了纪念已逝的和将逝的一切?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所以,要力勇拟象油画拒绝追求逼真效果,拒绝写生,他将绘画当作思维图谱,而不是人体各部分的组合图谱。对他来说,绘画的过程是将思维内容翻译成色彩和拟象的过程。所以每一次绘画之前和之后,他会用大量时间来思考。如果说“现代”“后现代”是“物化”的艺术,“别现代”的拟象油画已经告别了“物”,进入了反思化的精神领域,将精神变成拟象成为其绘画的方向和目标。

对风格的反思。“现代”“后现代”时期的艺术可以说是风格艺术,风格成为艺术家的主要目的。找到自己的风格,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艺术家终其一生都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这令他们极度痛苦。但问题是,艺术创作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精神的表达?没有哪个艺术家否认自己创作是为了表达,但为什么在找到风格之后停下来了?罗斯科、波洛克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他们各自找到了自己的风格,之后不再前进,再之后就是绝望和死亡。这意味着风格不是艺术的终极目的,以风格为目标的艺术创作是“向死而生”的创作,找到风格与找到死亡无异。所以,要力勇拟象油画拒绝风格化。拟象不是风格而是一种表达方式,一种思维方式,一种新的艺术范式。拟象艺术是艺术家的艺术,是活命的艺术,所以也是生态艺术。

对绘画手段的反思。油画和中国画在风格化时期都存在为创作方法、创作工具贴标签的现象。用刀、用勺子、用滴撒、用墩布,各种手段、工具无所不用。但为什么要更换工具?目的在哪里?如果是表达的需要,什么手法都可以、什么工具都可以用,但若仅为吸引眼球,将创作当作表演,艺术还是艺术吗?艺术离不开技术革新,但艺术最离不开的是艺术家的思想,艺术家借用各种工具各种手段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充分表达。表达什么呢?自然是表达艺术家对人类面临的新问题的思考。21世纪的人类面临的新问题是复杂的,既要发展,要创新,要经济,又要环保,要绿色,既要刺激人消费,又要控制过度消费,以免消费失控带来灾难。对于21世纪的中国艺术家来说,他们面临的问题更加复杂。因为中国人的宇宙观具有根深蒂固的“天人合一”“物我一体”之特征,与西方人主客二分的认识论宇宙观完全不同,但20世纪的中国人却接受了西方文化的冲击。到21世纪时,中国新一代艺术家拥有的是两套完全不同的宇宙观:“天人合一”的生态宇宙观与主客二分的认识论宇宙观。他们时时被两种宇宙观所纠缠。当他们思考当下的问题时,无论如何都绕不开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那段历史,绕不开中西文化深度碰撞交流的那段历史,这样他们的“继承和创新”就变成了一场战斗。所以,要力勇说:“对我来说,每一次创作都是一场战斗,一场巨大的较量,一个巨大的突破,如驾驭脱缰的野马,如捕鲸者拿着长矛与鲸鱼贴身较量,又如战场上敌我双方刺刀的肉搏,肯定是要里里外外使出浑身解数,并要坚持到底,而且越是坚持越是困难,越困难发现越多的美,直到太阳升起,直到‘原子弹’爆炸腾起蘑菇云,一切的一切,在昏天昏地、狂风暴雨、狂轰滥炸之后,安静下来了。”拟象油画的产生过程是困难的,因为它是中国艺术家继承和创新时面临的一场思维的肉搏、思想的互殴。要力勇拟象油画作为21世纪“别现代”艺术的代表之一,是艺术发展中的一枝新芽。它向世界展示了中国人思维的复杂程度和创新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