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少儿>>作家印象

刘海栖:我的童话创作始终和过去经历有关

2017年11月30日13:47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文萱 

刘海栖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历任山东人民出版社编辑, 明天出版社副总编辑、总编辑、社长,编审。

做过30多年童书编辑和出版工作的刘海栖常说他的儿童文学写作是出于对某种职业无法割舍的痴迷和热爱,准确地说,是来源于他的童书情结。是啊,如果有谁能这么长时间专注地从事一项工作,不被诱惑,不畏挫折,坚持长远,那只能用痴迷和热爱来解释了。除了做好编辑出版工作,刘海栖这些年还创作了《这群嘎子哥》《明天会怎样》《银色旋转》《男孩游戏》等长篇儿童小说,还有《灰颜色白影子》《笔·肚皮·一个故事》《逃跑者和他的狗》《无尾小鼠历险记》等童话作品。其中《没尾巴的烦恼》在2013年荣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最近刘海栖又有新作品《豆子地里的童话》奉献给小读者,刘海栖说这套书里讲的故事有很多都是他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我们那时的男孩子,都崇拜英雄,喜欢看打仗的电影,喜欢读《夏伯阳》《红旗飘飘》,我们所有人都痴迷于做官兵捉强盗的游戏,后来我还去当了兵,我把这些生活都写进了这套书的故事里。”刘海栖非常感谢生活的馈赠,他的生活经验给他的故事提供了最为可靠的保障。

《豆子地里的童话》 刘海栖著 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2017年10月版 80.00元(套)

问:这套书读起来非常有趣,因为它十分契合一个孩子的想象世界,比如当司令,指挥战役等等,请问豆娃身上有没有您小时候的影子呢?您创作这套书的动因是什么?

我喜欢写童话,而且我的童话创作始终和我过去的经历有关,这套《豆子地里的童话》依然如此,我写了乡村的生活,写了那些有着乡村意象的主人公们,他们甚至是动物或者虫子。

我虽然不是生长在农村,但乡村一直在我的心里占有一个重要的位置,我的父亲是生长在乡村,虽然也是很早就离开了那里,但总是对他那早已陌生的老家津津乐道,尤其是年纪越大,似乎就越有感情,现在无论吃什么东西,似乎都要抱怨一番,都要与过去做些对比,那些生猛海鲜都不如他小时候吃的咸鱼好吃。我小时候经常在暑假被他发回老家,老家的那些山,那些水,那些绿油油的田野,当然还有可爱的豆子地都记忆犹新。我们一有机会就跑向豆子地,在堂弟和其他小伙伴的带领下,去捉蝈蝈,逮蛐蛐儿,抓豆虫。回到城里,我们还是常常跋涉到郊区的豆子地里逮蛐蛐儿,晚上才去,用手电筒照着逮,逮住了就放进纸做的袋子里,我们的床底下都是大大小小的蛐蛐儿罐,城市里到处都是一堆堆趴在地上斗蛐蛐儿的小孩。这些东西一直在我脑海里回旋。后来我又当兵,部队的驻地就是农村,我们经常要去帮助老乡干农活,拉练到了一处地方,放下背包就去给老乡打水,对井台和辘轳记忆犹新。我把这些都写进我的书里。

乡村在我的记忆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因为我的生命中有个根,这个根给了我营养,于是我的生命就有了更多的色彩。我把这种类似于乡愁的东西融入我的童话,这既是我的一种情感的释放,也是给现在的小读者的礼物,希望我们大家知道,世界大得很,大自然有无穷的魅力,我们都要记住我们的乡愁。也希望我们的小读者,在可能的前提下,离开书桌,离开屏幕,走进大自然,那里有无数的新鲜事,值得去探索,并且能因此而受益终生。

问:在《豆子地里的童话》系列中,一个微型的世界,却有着动人心魄的魅力,其魅力的来源就是朋友们之间的情感和道义。可以说,《豆子地里的童话》呈现了微小世界里闪闪发光的“人性”,您是否可以谈一谈这套书的写作宗旨?

我在这套童话里,对朋友这个概念作了一些诠释。我这么多年的生活经历,使我对朋友这个概念有了比较深的认识,我觉得朋友对一个人是很重要的,尤其是一个男人,我无法想象一个人能够在没有朋友的情况下很好地生活。我们每个人的成功,都无法脱离别人的帮助,当然,你有的时候可能会由于轻信而受伤,但你不能因此而失望,而心生怨怼,而放弃对美好友情的希望。我在这方面是乐观主义者,我希望男孩子们都能够去多信任别人,和大家一起,甚至像那些动物乃至于虫子一样,手挽手地去对付看起来强大得不得了的对手。

问:这套书语言幽默,情节生动,人物性格鲜明,读起来有一气呵成之感,每个故事既有关联又各自独立,在情节设置上都有各自的“梗”,十分精彩。您觉得您最得意的是哪些段落,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我在创作中是有意识地去追求幽默的,但不知道做得好不好。对于幽默,很多理论家作了精辟的论述,我只是在努力地寻找属于我的东西,我想要的是能有我的辨识度的幽默,我把这个作为我作品的核心。当然,好的童话作品要有一个好故事,我在努力地营造这种故事,我想我们都应该去追求有难度的写作,应该把故事编得精致精致再精致。这套书里,我比较喜欢的是豆娃领着虫子们做游戏,以及虫子们保卫芦小花下的鸡蛋的情节,不知道读者是否认同。

问: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儿童文学出版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儿童文学的各类奖项也不断涌现,机会俯拾即是,机遇远远大于挑战。您怎么来评价这样一种繁荣景象?

儿童文学现在当然是遇到了一个好的时代,我觉得,现在的童书作家是幸福的,是幸运的,被那么多的读者所关注,被那么多的编辑所钟爱,书越做越漂亮……而正因为如此,我想,每个儿童文学作家就更应该知道,自己肩头的担子有多重,自己的责任有多大,我们面对的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睛,他们要得到最好的营养,我们决不能辜负他们,决不能对他们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只要想到这个,我就会谨慎地下笔,慢慢地写作,争取写得好点,再好点,我们每个童书作家,都应该把对我们的读者负责作为唯一标准,这样,大家一起努力,我们的儿童文学就能攀上更高的高峰。

问:您认为中国当下儿童文学创作有没有一种更好、更高的可能性,如果有,那么它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喜欢童话写作,就是因为童话的创作有无限的可能性,童话的疆域如此的阔大,童话的想象如此的美丽,叫我欣喜和神往,但我的童话都是建立在生活的基础上的,我不善于上天入地,我也不善于穿越古今,那些东西也很棒,也为小读者喜爱,但我做不来,做不来硬去做肯定做不好。我的童话基本上都来源于我的生活经验,都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都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影子。我今后还会沿着这条路往下走,争取能做得更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