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少儿>>作品

月亮被咬去了一口

2018年01月02日13:45 来源:儿童文学(微信公众号) 何南

楔子

秋风随手涂抹着金黄,浑身散着香;太阳很慈祥,照在人头上,像奶奶挠痒痒;小鸟在空中久久盘旋,唱着熟悉的歌儿,倍舒爽!9月29日这天是个星期六,住校整两周、积攒了一大串对家人的思念之后,秦梅雪终于回到西岭村了!

要见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了,想到这里,秦梅雪的心已飞舞成一只美丽的蝴蝶,快乐地在花间流连;要见到的还有姐姐秦红燕,想到这里,蝴蝶的两个翅膀就像被椿胶粘住了一样,身子沉重得像山,但这只是一瞬间,很快椿胶就消失,美丽的翅膀又绽开了。她想和他们说话,说很多很多话。她想告诉他们,这14天她多么想念他们!她有太多的新鲜见闻,关于学校的、关于老师同学的、关于自己的,这些新鲜事都带着甜甜的味道。摸了摸身后的“双肩包”,那个方方硬硬的东西还在,她抿嘴笑了笑,歌声就从心底飞出来:“我是快乐的小蜗牛,背着房子去旅游。伸出两只小犄角,一边看来一边走……”有快乐相伴,岁月里浸透了童年。

小学毕业以后,她就离开了西岭寺学校那高高的台阶、台阶下那两棵古老的柏树,和校园后面庄严肃穆的宫殿;到西集乡中心中学读书以后,随着住校生活的开始和学习的越来越紧张,去西岭寺学校捡拾回忆都已经不太容易,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和白小蒿、仇成栋、陈兵兵几个“死党”很难凑齐。你想想,独自浸泡在名叫“回忆”的池塘里该有多可怕?一旦被柔韧忧伤的青草缠住,谁来救她?因此,村东头的老槐树就重新成为她向往的胜地——这次回来,她感到老槐树待她更加亲切了!老槐树认得她,认得白小蒿、仇成栋和陈兵兵,认得在它下面嬉闹过或成长着的每一个人。对于老槐树来说,这些人都是它的孩子;对于西岭村的每一个人来说,老槐树是他们的期盼和依赖。

停下脚步,秦梅雪对老槐树说:“亲爱的老槐树,中秋节放假7天,我回来了,无所不知的你早已知道了吧!以后几天我一定要好好来看你几次!”

一阵风跑过来,树叶“沙沙沙”地响着。哦,老槐树听懂了她的话,在回答她呢!

她还打算约白小蒿、仇成栋和陈兵兵去西岭寺学校一两次,不,好几次!靠在那两棵古老的柏树上眯一会儿眼睛,为了不让任何一棵古柏伤心,她一定不超过5分钟就换另一棵;看看校园东南角的池塘和池塘里的观赏鱼,喂鱼儿一点儿自制的饵料,不然它们会忘了她的;站在最高一级台阶上往远处的田野望望,和那两棵核桃树对对话;再瞻仰一下校园后面那座古老庄严的宫殿,让心跨越时空……一段时间不见,秦梅雪相信,西岭寺学校的一切也一定在想念她、想念他们呢!

告别了老槐树,她恨不得一步跨进家门,扑进奶奶怀里。

除了姐姐,爷爷奶奶和妈妈都对她表示了热烈的欢迎。怎么说呢,就和电视上一个大国的总统到一个弱国出访时受到的待遇一模一样!

爸爸秦联合没在家,这恰恰是最让她感动的,疼她的爸爸肯定特地给她买东西去了!他一定会给“长期”离开家的宝贝闺女买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肉、巧克力、冰淇淋,应有尽有——这毫无疑问,女儿上初一了,又这么长时间没回家,当然要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犒劳一下喽!既然知道答案,她也不去问,反正爸爸很快就会满载而归的,她太了解爸爸的迫不及待了,似乎听见了爸爸气喘吁吁往家跑的脚步声。“爸,别跑那么快!”她心里默默地向老爸隔空喊话。既想让爸爸快点儿回家,这样他就能早点儿见到她送给他的DIY礼物了,又怕爸爸一不留神摔着。

然而,想说的话都竹筒倒豆子倒完了,还不见爸爸回家。屋子里已经出现了一阵儿无话可说的停顿,这停顿是让人尴尬的。爸爸难道去较远的那家超市了?难道买的东西太多?爸爸呀,跑那么远干啥?买那么多东西干啥,就别想着把人家的超市都搬回家了吧?

秦梅雪伸头往外看好次了,和她对视的只有拴在院里的那头牛温顺的眼睛,哪儿有爸爸的影子!

其他四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

终于,奶奶先干咳一声,才缓缓地说:“梅梅,别看了,你爸不回来了!”

“爸到哪儿去了?”秦梅雪心里一沉!

“打工去了。”妈妈的声音有点儿怪。

“啥时候去的?到哪儿?干啥?”

“昨天才走,去哪儿、干啥咱还不知道,反正是大城市,能挣可多可多钱……”妈妈好像在故意含糊其辞。

“啥?我爸竟然在我回来前一天出去打工了?明天还是团圆节呢!”被失望恶狠狠地控制着,秦梅雪的泪忍不住流下来。

“梅梅,别怪你爸,他是为咱家好。本来他想见你一面再走的,可人家来电话,一会儿催好几遍,怕晚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没办法。他是给咱家挣钱去了!”奶奶把宝贝孙女慈爱地揽在怀里,轻轻揉捏着孙女柔软的小手;爷爷见孙女哭了,又心疼又不知道怎么办,急得在屋里直转圈。

“你们……你们咋不拦着我爸?”秦梅雪埋怨着,她的话里充满了怨恨,充满了失望,“不是早打电话告诉你们我放假的时间了吗?我今天回家,可爸爸偏偏……为什么不晚走几天?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再走?”秦梅雪根本听不进奶奶的解释。

奶奶说不出更好的安慰话,只是把孙女搂得更紧。

霎时,秦梅雪心里又是一沉!她觉得,今年的中秋节太苍白了,所有的牵挂、所有的盼望、所有的准备,都打了水漂!这次回家,她像骑了哈利·波特的飞天扫帚,十里路轻描淡写就跑完了!此刻,一路上的急切、一路上的快乐、一路上设计好的家人欢聚的温馨情景,都无情地破灭了!

姐姐秦红燕说话了:“为啥要拦他?走了好,少一个管我的,烦死了!再说了,现在大家都出去打工,他为啥不能去?不挣钱你咋上学?”姐姐把“你咋上学”四个字说得特别重。

姐姐的幸灾乐祸,她从来都懒于计较,姐姐就那样,计较也计较不过来。但对于妈妈刚才的回答,她却严重怀疑:连爸爸去哪儿、干啥都不知道,谁信哪?是怕说了实话她会去找爸爸?

她想给爸爸打个电话,但又怕爸爸刚到那个她还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人地两生的,本来就两眼一抹黑,她的情绪又这么糟糕,会让爸爸担心。因此,她只能默默念叨:“爸爸,今天八月十四,是你的生日呀,你还记得吗?在完全陌生的城市里,有人陪你过这重要的一天吗?你知道吗爸?我给你做了一个生日礼物,本想晚上咱在庆祝生日的饭桌上送给你呢!这是我第一次DIY做礼物,可惜你看不到!”

“双肩包”里静静地躺着一个礼物盒,外面扎着粉色的心形彩带,里面是一只胖乎乎的小猪,橙子做的,圆滚滚的身子、肥肥的嘴、卷曲上翘的短尾巴,超可爱的样子,逗人发笑的表情,桔黄的颜色,令人温暖。秦梅雪的爸爸属猪,她是好不容易才跟着同学的书学会的。既然爸爸昨天已经离开家了,满心怨恨和失望的秦梅雪觉得,这个精心制作的礼物也就没有拿出来的必要了。她可以想见,明天,本该阖家团圆的这一天,小猪用橙皮剪成的耳朵、嘴、尾巴等部位就会因失水而干枯,就会变得丑陋不堪,像她的心情一样。

她忽然想,就算爸爸今天见了她一面才匆忙离开,她的痛苦和遗憾会比这少吗?夜幕还没降临,她仿佛已经看见,天上的那轮圆月被谁咬出了一个缺口。

被谁咬的呢?她不知道。

时光并没放慢它的脚步,在秦梅雪埋怨和思念的交织中,她和白小蒿、仇成栋、陈兵兵的初一时光已悄悄溜走了。

(本文内容节选自《村庄保卫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