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浮碧之乡

来源:《儿童文学》选粹版2017年12月 | 兰溪三日  2018年01月03日14:48

1

玉门关外有个孔雀城,孔雀城的城主叫作白河,他最近正被一件怪事所困扰。

“贤侄女,无论一会儿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白河站在他那座金碧辉煌的大宅门外,身后是一个豆蔻少女,双刀髻,绿披风,言笑晏晏,古灵精怪。

少女浅笑道:“白叔叔,我的胆子可比我父亲还要大。”她名为季春山,是京城大理寺卿季非墨的独女,从小就跟着父亲一起办案,不仅见识广,还不乏胆量。春山是这日清晨到的孔雀城,她说自己是途经此处,正好过来拜访父亲的旧友,也就是白河。春山并不是自己来的,她还带着一只叫穷奇的小猫,然而小猫一进城便撒欢跑丢了。

白河闻言,笑着摇摇头,眼中滑落一丝遗憾,“你父亲这么多年不与我来往,怕是因为当年的案子,与我生分了……”春山正想解释什么,却见他抬手缓缓推动两道朱红大门,门中的景色,让自认为眼界开阔的春山也惊愕不已。

整个大宅都被一片深碧色所包围。背生双翅的赤色小鱼游过房顶,长满珍珠和宝石的红珊瑚立在胡杨树边,摇曳的七彩水草上停着小巧的鲛人,让人分不清是红尘人间还是深海水宫。

白河苦笑一声,“这是幻影,一年前开始出现在后院,如今扩大到了整个宅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也让白河很头疼,他的儿子白碧城半年前得了一种日渐虚弱的怪病,请了好多大夫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春山住下后便主动照顾起了白碧城,白碧城比春山只大两岁,喜欢穿浅葱色的衣衫,深蓝的眸子像是仲夏夜的天河,深邃又神秘。

“碧城哥哥,多年不见,你这性子似乎也变了不少,从前的你可不太喜欢我呢。小时候,我拉着你玩,你总是冷冷地甩开我,有一次,还把我一个人丢在外面呢!”春山坐在葡萄架下,端着药碗,歪头笑。

“是你记错了吧,哪有哥哥不喜欢妹妹的,”少年笑得苍白却温柔,“让我猜猜,你这次出长安,其实是离家出走吧。”

春山一吐舌头:“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自从我上上个月过了十三岁生辰后,爹爹就不许我跟他办案,而是让我留在家中学习女红女德。我们大吵了一架,然后我就跑出来了。”

“那么你这次来孔雀城,想必也不是来拜访我父亲的吧?”少年一双桃花眼,弯成细细的银月,让人看不出他眸底深意。

白碧城再次猜对了春山的心事,她此次是为了“孔雀城秘宝失窃案”而来。这案子困扰父亲多年,甚至影响了父亲和白叔叔的情谊,以她的性格,不能坐视不理。

2

白河是孔雀城的主人。在孔雀城,他有着神一样的威望和权力。

三十年前的某个夜里,他来到这片急缺水源的沙漠。没过几日,淙淙的流泉便凭空出现。白河给这流泉起名为小月泉,从那之后,愈来愈多的人们迁移到此,渐渐地,就形成了孔雀城。

对于小月泉的来历,白河的说辞是,水神嬴鱼游历人间时受到他的帮助,为了报恩,送给他一件能带来无尽泉水的秘宝。百姓们对此深信不疑,从那之后,宝物就被供奉在白河府中。大家相信,只要这宝物一日在孔雀城,小月泉便不会枯竭。

然而五年前,宝物被盗了。

秘宝被盗,小月泉虽没一下子枯竭,但还是人心惶惶。白河寝食难安,季非墨十分自责。春山还记得父亲曾遗憾地说过:“案发之后,你白叔叔便立刻封锁了孔雀城,挨家挨户地搜索,却连宝物的半点踪迹都不见。纵使后来我也到了孔雀城,依然没帮上忙,他把所有希望都寄托于我,我愧对他啊……”季非墨因为没有破案,始终无颜面对昔日好友,因此多年来未曾再拜访孔雀城。

说起这桩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密室盗窃案。存放宝物的祠堂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守护森严的入口,钥匙也只有一把,由白河随身携带,宝物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翼而飞……

午后的阳光有些熏熏然,白碧城喝过药后,苍白的脸色红润了许多,懒懒地看着头顶飞过的游鱼。

春山收了药碗,疑惑地说:“这个案子太奇怪了。且先不说偷盗者如何在密室中行窃,就说当年丢失的秘宝究竟是何物,碧城哥哥你可知道吗?”

白碧城微微晃头,“这个秘密,估计只有我父亲知道吧,”说着,他摸摸下巴,“不过,你想破案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

第二日清晨,白河在枕边发现一张信笺,“十五月夜,神龛取宝。”

与此同时,这封盗宝通知也张贴于城中的各大告示栏,很快,这条消息便成为了街头巷尾的谈资。然而百姓们只是嘲笑这个大张旗鼓的笨贼。水神嬴鱼的宝物早在五年前就业已被盗,竟然来偷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真是可笑极了。

百姓们这样的态度是春山料到的,然而她没料到的是白河竟因此大病了一场。

3

白河在收到信笺后,先是一整天没用饭,紧接着晚上就发烧了。

春山私下里问白碧城:“碧城哥哥,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欠妥?还是把计划告诉叔叔吧。”

少年一阵轻咳后,缓道:“要是告诉我父亲,难免会外传。到时引不来当年的贼人,你甘心吗?”

正如白碧城所言,这盗宝通告正是他一手捏造的。白碧城说,小月泉虽开始枯竭,但速度很慢,这就是说宝物并没有离开孔雀城太远,因此白河也一直暗中派出队伍在城里以及大漠中寻找。一旦当年的贼人听说了盗宝这消息,他最先怀疑的便是自己手中的是否是真正的宝物,为了确认,那人定会再到城主府中来。到时候便可以把他一举擒获。

闻言,春山才放下心来,只是她想不通。既然宝物已经丢失了,为何白河还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十四日这天,距离春山到孔雀城已经十日了,然而春山的小猫依旧不见踪影。这些日子来,她也拜托了白碧城派人寻找,然而杳无音信。是夜,春山出府寻找穷奇,正准备出门,却看见白碧城一身黑衣左顾右盼地先出了宅子。

春山心中奇怪,便悄悄跟在他身后,一路尾随,竟是来到了小月泉边。她微微探出头,河边却空无一人,白碧城不见了。

正在这时,一队黑衣人来到河边,鬼鬼祟祟地向河中放了一个筏子,又鬼鬼祟祟地离开了。春山正诧异,筏子上传来细细的猫叫,正是小猫穷奇的声音。春山连忙掀开筏上的黑布,黑布下是一些篓子,篓子里有许多小动物。小狼、小狐狸,还有她的小猫。

小猫打了个嗝,不太敏捷地跳到春山怀里,“坏丫头,现在才来寻我?”这小猫并不是寻常动物,它是天上的神兽,由于顶撞天帝被发配人间,而后恰巧被春山所救,这些年便一直跟在她身边。是伙伴,也是保镖。

春山哭笑不得地捏了捏它的尾巴,“你怎么醉醺醺的,还被抓起来了?”

穷奇解释道:“那日离开你后,我到处玩耍,在一家人的窗台上喝到一种甜水,喝着喝着就晕晕的,后来就被黑布罩了头。”

春山想它大概是喝了人家的葡萄酒,结果醉了。

穷奇接着道:“迷蒙之间,我似乎被带到了一处大宅子,好多嬴鱼。一个男人看了看我,说不是,随后我就被放在筏子上了。”

“男人,什么样子的男人?”春山问。

穷奇描述后,春山大惊,因为它说的不是旁人,正是白河。可是,白河抓这些小动物干什么?

4

春山告诉穷奇,它所说的人就是她父亲的故友,又把在宅子中发生的事情一并讲给了它,还有白河遇鱼的故事。

穷奇听完抓了抓耳朵,不解地问道:“嬴鱼的宝物造出了小月泉?奇怪啊,嬴鱼自身就能造水,要什么宝物。”

邽山有嬴鱼,鱼身而鸟翼。

闻言,春山陷入了迷惑,“你的意思是说,不是有宝物才有水,而是有鱼才有水,没有鱼的话,水就会枯竭?”

穷奇点点头说:“我和它们一族曾是邻居,千真万确。只不过后来这些家伙都去了浮碧,浮碧你知道吗?那是一片没有边际的汪洋,水里有永不凋零的花朵,有声如天籁的百鸟,有头戴明珠的鲛人……只有嬴鱼能找到那个地方。”

春山还想问下去,结果小家伙醉倒了。她只得先抱着它赶回府中,不想刚走出胡杨林,一个踩空崴了脚。与此同时,有个黑影从远处晃来,却是白碧城。他笑笑的,似乎只是路过。最后,是白碧城背着崴脚的春山回到府中的。

春山趴在少年看似单薄实则厚实的背上,似是不经意地问:“碧城哥哥,你怎么突然来这儿了?你的身体可以吗……”

少年的脚步似乎顿了顿,旋即轻轻道:“喝了药好多了,你不是托我帮你找小猫吗?我寻着寻着就找到这里了。”

这一路上,春山又说了好多。说她一直记得小时候跟碧城哥哥玩耍的事情,她还说谢谢,谢谢碧城哥哥背她回家……

最后,她说:“碧城哥哥,当年的盗宝之人,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第二日便是盗宝之日,白天里一切都很平静,时至三更,白河还在书房。风摇影动,一道黑影忽然跳进窗来。那个人面覆黑纱,辨不出面容。

黑衣人手托一个木盒,哈哈一笑道:“白城主,我准时来盗宝了。”

“府中的秘宝五年前业已丢失,如今府中没有什么宝物了。”白河面沉似水,话语间也是十分沉着冷静。来人“咦?”了一声,“既然城主都不在乎了,那这宝物我可就拿走了。”说罢,跃出窗台,消失不见。

那人走后,白河连忙来到祠堂,他脚步凌乱,面上也焦急得很。待他从神龛中取下一个木盒,再三确定里面的东西安然无恙,这才长吁一口气。

白河把木盒重新放回神龛,兀地背后有人道:“白叔叔,五年前所谓的盗贼其实就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