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原创>>小说

边缘


2018年01月09日12:07 

来源: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 孙红强

三秦大地的边家村,有一家人世世代代以务农为生。

这天,老大缘缘出生了,原本一家人应该非常高兴,可他的爸妈就是高兴不起来,原因是他长得又黑又瘦,还性格孤僻,同龄小孩都不愿与他一起玩耍。

在缘缘出生后半年,奶奶因照顾他不慎在村边摔倒,医治无效而亡。村里人都说缘缘与奶奶属相相克,属不祥之人。

一年后,弟弟边角出生,这孩子长得白白胖胖,又特别爱笑,特别招大人喜欢。于是,爸爸妈妈把更多的爱都给了这个弟弟,缘缘从此就更被家人疏远了。

可是,缘缘在学校学习成绩特别好,老师很喜欢他。别看他经常迟到,也不讲究卫生。但每年期末,班里必有他的奖状。

他一路小跑兴冲冲地捧着大红奖状回家,急忙拿给爸爸妈妈看,但爸爸在院里忙着编着他的竹笼,妈妈在圈里忙着喂猪,没人顾得上看他一眼。倒是弟弟一把抢过他心爱的奖状,转身就折叠起了纸飞机,一溜烟地跑出去玩了。

看着大人们都忙,他知趣地赶紧挎着竹笼,去村边西沟里打猪草去了。

转眼他中考了,弟弟也上小学了。由于家穷,家里人都建议他报考中专,说早点出来工作,缓解一下家里经济压力。

他果然不负众望,考上省城一所中专学校,主修养殖业。

虽然,爸爸妈妈手头紧,但看到他即将出来挣钱了,于是答应为他借几千块钱供他上学。

缘缘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勤奋好学,每天都是第一个到教室,最后一个离开图书馆。他心里知道,如果不努力学习,就找不到好工作,那样就没法照顾家里。

因为家穷,他每天最后一个去食堂,只点咸菜和馒头,还有就是帮食堂叔叔阿姨打扫卫生,那样可以换来一些剩下的饭菜充饥。

渐渐地,他与食堂几位叔叔阿姨熟识起来,周末别的孩子都出去玩耍或者回家,他有空就去食堂帮忙,在主修养殖业之余,也偷学了一点厨艺。他想,以后也许用得着。

家里爸妈日渐苍老,经济收入也大不如前。弟弟上到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跟着同村几个叔叔到工地打工。

看着这些,他周末不能再去食堂帮忙了,与同学约好到街上勤工俭学。

然而,由于他身材矮小,面黄肌瘦,做家教没人愿意请他,怕给孩子传染疾病。于是他就去擦鞋。

在一个鞋摊,他在给一位年轻少妇擦鞋,这位年轻美丽的妈妈就对身旁的孩子说“你看,不好好学习,以后就与他一样……”他听到这句,觉得内心受到深深的伤害,人穷也要有尊严。于是,他不再给人擦鞋。

在同学的介绍下,他又去帮人洗车。要洗车,要先准备两只铁桶,结果还没洗几辆车,自己用生活费买来的铁通还不小心弄丢了。

终于毕业了,他因老实内向,没向分配办老师送礼,结果被分配到离家乡较远的一个养殖场工作。

这个养殖场位于南山脚下,里面饲养猪、羊、鸡和鸭。他去时,里面已有十几位师傅,还有前几年毕业的几位学长。他被安排与几位学长一起工作。

不巧的是,在他去后,养殖场遭遇了几十年不遇的一场大瘟疫,里面的猪和鸡死了一大半。收入减半,员工的工作要重新安排。于是,老板问谁愿意服从分配,缘缘看到学长们都面有难色,说我愿意。于是,他被调配到厨房工作,原因是他说曾经在学校帮过厨。还有,他有一点私心,那就是在厨房可以“多吃”。

家里爸爸患脑溢血去世了,他向老板请假,老板说,“可以请,但这时人手紧张,你一请假,就要另找他人代替你,到时可能你就不用回来了。”既然老板这样说,他只能强忍悲痛,把半年的工资全部邮寄回去。

家里人顾念缘缘父亲一辈子操劳,为他操办了一场简单的葬礼,亲戚们看到只有弟弟边角一人跪在坟前哭成了泪人,都说缘缘作为家里老大,该回来为父亲送最后一程的,于是一致认为这孩子念书念愚了,不懂人情世故。

缘缘夜晚常常在被窝里哭泣,以至于长时间失眠,渐渐患起了耳鸣。他始终觉得亏欠家里,尤其是亏欠父亲太多。只能在每年清明和父亲祭日,面向家里方向烧点纸钱。

养殖场生意近来不景气,老板考虑裁员了,再三思索,决定裁掉缘缘。

缘缘问及缘由,老板直截了当,“想想你来这儿干了几年,哪些工作是我们的中心工作?”缘缘一想确实如此,养殖场主营养殖,而自己做的是炊事。

同事们也说,“养殖是门技术活,不是人人都能干的,而做饭谁不会啊,实在不行还可以出去吃或叫外卖。”

缘缘一想,自己辛苦考上中专,学的养殖专业不觉就在这儿荒废了,不禁泪流满面。顾不得同事劝解,趁夜晚独自卷起铺盖走人了。

弟弟在外打工生了一场大病,缘缘正好有空回到县城医院照顾。

父亲不在了,家里重体力活需要人干,于是缘缘在照顾弟弟出院后,就干脆回家陪伴母亲一起务农,弟弟继续在外打工。

一晃缘缘二十好几了,村里同龄人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亲戚们看着着急,都帮忙操心着缘缘的婚事。

缘缘先后相了三次亲,女孩有做美容美发的、有做保姆的、有做餐厅服务员的,见了缘缘都说要在县城买房,否则不谈婚事。缘缘算算了手头存款只有四位数,无奈只能暂且放下这事。

这天,村里来了个卖艺的,一老一女,从南山下来的,老人是个驼背,女孩却长得很秀气。一时暂无居所,好心的缘缘母亲收留了父女二人。

一段时日过去,缘缘与这女孩相处还行,聊起了自己的过往。女孩说,“以前在县城一家歌厅打工,结果不幸被一个保安欺侮了,于是就索性回到了家乡。”老父亲以前在村镇演过节目,练得一手好二胡,于是在闲暇时就陪老父亲出来走街串巷挣点零钱。

村里有媒婆极力撮合缘缘和这女孩,缘缘母亲和这个女孩的父亲也没啥意见,于是不久就为他二人选吉日完婚。

缘缘在家里干起了老本行养殖业,一时日子过得风生水起,还不时接济一下经济有困难的人。村邻和亲戚都对缘缘刮目相看,从此,他成了村里闻名的“中心”和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