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普通人很难体会唐玄宗内心

来源:北京晚报 | 王金跃  2018年01月12日07:54

对谈记者:王金跃

对谈嘉宾:张鲁一(演员)

唐玄宗和杨玉环的爱情,早已路人皆知,但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杨玉环的美,很多人都有一个大致的印象,但对于唐玄宗李隆基,很多人只知道是他在关键时刻为了自己的王位抛弃了杨玉环,是负心人。但其实李隆基是中国历史上一位雄才大略的人物,不但开创了开元盛世,而且还是一个艺术家,是大才子,创作了《霓裳羽衣曲》,是梨园的开创者;还是一个打马球的高手。这样的非凡人物,如果演员身上不自带光环,一般人驾驭不了。这一次,陈凯歌导演选中了张鲁一扮演唐玄宗李隆基,在片中,他演出了李隆基的野性和深情的一面,也刻画了他作为政治家的无情和权术的一面。虽然戏不多,但张鲁一饰演的唐玄宗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记者日前对话张鲁一老师,听他讲起了自己拍摄这部电影的前前后后……

每一场都体现唐玄宗的一个性格侧面

记者:普通观众对于杨玉环的印象很深,知道她是中国四大美人之一,而且比较胖。但是对于唐玄宗李隆基,很多人未必很清晰,只知道他在马嵬驿兵变时为了保存自己,最终牺牲了杨玉环,是一个负心人。请问你在接到邀请的时候,有没有对这个人物做一些深度的了解?

张鲁一:其实我真的没有做太多的个人理解准备。影视作品没看过,但相关的史料,关于这个人,还有那个时期的历史在网上查过一些资料,也看过一些相关的书籍。

对一个人物,每一个人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这是陈凯歌导演的作品,肯定我们是要配合导演完成他对这个人物的诠释,还有他的理解。特别庆幸的是,凯歌导演对于这段历史,这个剧本,包括这个人物,有自己独到的并且很深刻的理解。我觉得,在他的理解面前,我们的理解都是很浅薄的,所以很多时候就是去听导演如何去诠释这个人物,包括每一场戏,每一个镜头的时候,这个人物的心理状态,更多的是听导演给我们讲吧。

记者:影片中李隆基第一次出场的方式很特别,他不是那种君临天下的架势,高高在上,而是披头散发地在打鼓,这个出场方式就颠覆了很多人对于他作为君王的常规想象,也就是说,他是以一种感情的方式出场的,是普通男人的形象,这跟他以后在马嵬驿设计害死了杨玉环的心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鲁一:导演是觉得,这个人物的出场不要太普通,希望有一点特别,所以就选择了这样一个出场方式。在盛唐时期,办这样一场大的宴会,所有人都和皇帝在一起吃喝,共同度过和享受“极乐之宴”这美妙的一刻,导演眼中的这个皇上是很开明的,唐朝的皇上的确非常的开明,他会与群臣同乐,和大家都恨不得打成一片。我印象特别深的就是,在拍摄的过程当中,后面有很多群众演员,导演特意要求把很多的女生画上胡子,着男装,很多男生穿着裙子,着女装,这样特别的设计都能营造出当时开元盛世那番场景。

我演的所有的场次和镜头都是在表达李隆基和杨玉环的情感关系,导演希望能在每一场戏里面都能体现出这个角色情感不同的一面。他希望唐玄宗的性格是立体的、饱满的,而不是单一地去呈现。所以跟杨玉环在一起的时候,李隆基既是皇帝,也是男人,他的身份和情感是我们普通人无法体会的。导演要的是,这一刻,李隆基是男人,我很同意他的这个说法。

练手鼓练到缺氧

记者:你扮演的唐玄宗很有艺术家的气质,如果不知道他是唐玄宗,相信很多人不太会猜出来。但其实历史上的唐玄宗就是一个大才子,是梨园行的祖师爷。所以你在片中的打鼓动作就变得很重要了,就是说,这应该是专业级别的才是,看你的表现,非常的逼真,为这场戏做了不少准备吧?

张鲁一:这是导演要求演员必须完成的一个表演,我觉得首先要做到的一点是熟练,在熟练的基础上才能有余地的发挥,所以剧组专门请了一个教手鼓的老师,提前大概有四五天的时间,教我打这个已经设定好的鼓点和节奏,我也是第一次接触这样一个乐器,一开始不熟练的,那还是希望自己能在镜头前面把这个人物表现好,所以练习也是应该的。

导演希望打到后来到高潮的时候,可以越发的放肆和狂野,所以我在肢体上的表演多了一些设计,这才能体现出导演所要的情绪。

另外,为了配合舞蹈演员的动作,我们拍那场戏之前,专门找了舞蹈教室,不停地配合试戏,我觉得跳舞的那位老师也很上心,很认真在练,因为她身体负担太重,所以每次从头到尾她跳完一遍的时候,都需要好好的缓缓。我自己都缺氧都晕了。

记者:跟陈凯歌导演的合作感受如何?

张鲁一:凯歌导演那么多辉煌的过去和作品,就不提了,大家都知道。没想到这次能有机会和他一起拍这部戏。之前也是有耳闻,知道凯歌导演的文学修养、知识底蕴是非常深厚的,其实这次和他合作,更多的是想从他身上学点东西,我觉得凯歌导演是个大家,在他身上有源源不断的东西可以吸取。和他合作,是一次难得的提高自己的机会。

我觉得其实大家说,演员演角色演到后来就是理解,不同的人因为自己的知识结构、生活阅历,包括悟性都有所不同,所以理解的程度自然是不一样的,凯歌导演对于每个角色的理解比我们每个演员都深得多,所以更多的时候我是听导演如何去理解这个人物,尽量去完成导演想要表达的东西。

记者:你的几场戏在整部片子里的比重不算多,但是每场戏都很好地刻画了唐玄宗性格中的一面,看完这部电影,相信很多观众对于唐玄宗这个人物有了更多的了解,他是柔情起来可以胜水,但是冷酷起来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君王。这样的人物,表演的难度在哪里?

张鲁一:虽然我在这部电影里的戏并不多,但唐玄宗的每一次出场,都带出了唐朝的一个不同的历史侧面。第一次是盛唐时期“极乐之宴”的宴会,在那一场宴会里,所有的观众,我们可以带他们梦回一次唐朝,回到那个时候,去领略一番盛唐的景象;到了马嵬驿那场戏,最重要的事件是在安史之乱的背景下,陈玄礼兵谏唐玄宗,然后逼得杨玉环命丧马嵬驿。在这个事件里边,每一个人的心理是非常复杂的;最后是凤栖楼,杨玉环已经死去多年,已经当了“太上皇”的晚年唐玄宗,在偌大的一个房间里面,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身影。这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真实写照。拍这场戏因为当时试过几次妆,导演都不尽满意,后来是请来特效化的妆,给我化了老年的妆。脸上贴皮,基本上每一次化妆要四个小时左右,那一刻,唐玄宗一回头,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苍老的唐玄宗。这几场重要的戏,让我体会了一个人重要的几个人生阶段,对我来说也是很好的经历。

唐玄宗是个皇帝,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这个角色对我来讲,真的是蛮困难的,因为如果像以前演别的角色,我们有机会去体验生活,有机会去尝试过一段角色的生活,有可能去贴近角色。可是一个皇帝,我上哪儿去体验去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个国家都是他们家的,而且他又是开元盛世一个伟大的皇帝,真是无从体会,导演也说了,这种政治家的胸怀,他的权术,他使用的手腕,不是普通人能体会得了的,所以只能靠导演来帮助我们去体会。至于杨玉环的死,玄宗怎么去设计这些事情,都是小说家对于这段史实的一个想象和考证吧,这是这本小说的特点。

演好戏是应该的

记者:这应该是你第一次演古装剧吧,对于自己的表演评价如何?

张鲁一:我特别感谢导演给我机会去体现唐玄宗的各个性格层面,其中有很戏谑的一面,比如踩人裙子;有很温柔的一面,就是他对杨玉环真情流露的时候;有孤傲的一面,比如他面对情敌晁衡的时候,导演说玄宗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无情碾压了晁衡;他也有冷静沉着的一面,比如马嵬驿时面对众多的士兵,冷静沉着,每遇大事有静气,这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当然他也有残酷的一面,有狠的一面。在打鼓的时候还有狂野和放肆的一面。我觉得导演真的是帮助我把这些不同的性格层面都呈现了出来。

我真的是第一次正式演一部古装剧,所以我自己觉得还挺好的。当然我觉得对演员来说,演好戏是应该的,因为这就是他的工作。

记者:请说说跟张榕容和田雨两人合作的感受?

张鲁一:一开始确实不知道谁来扮演杨玉环,直到大家到现场化完妆走戏的时候,才见到了张榕容,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哟,来了个“外国人”演杨玉环,这是导演的独特之处,他在选取这个人来扮演这个角色的时候,相信一定是符合他心目中的标准和他想要表达的东西的。

我觉得在现场,榕容是蛮用心的一个演员,她演的杨玉环最后一个还活着的镜头,是和唐玄宗告别的镜头,导演要求她既不能情绪太过于外化,但是眼睛里又要什么都有,的确是一个很难去表达的表演。然后榕容就一直在调整自己,拍了两三遍后,我也觉得很好,一旦导演说ok,过了之后,榕容自己就哇哇哭出来了。她肯定是一直压抑自己的情绪,需要释放出来,她是一个很用心的演员。

其实田雨老师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演员,之前一直都没有合作过,然后直到看了《夏洛特烦恼》,对他的角色的印象都特别深,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