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艺术>>艺苑

乌兰汗与他的杰作“马恩画传”

2018年01月12日14:23 来源:文艺报 洪 炉

马克思与燕妮 图片出自《马恩画传》

著名苏俄文学老翻译家、作家兼画家高莽先生(笔名之一为乌兰汗)以91岁高龄离开了我们,各报刊媒体上发了许多悼念和追思他的文章报道,遗憾没有一篇提到他的又一重要作品,即《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这不是一部文字著作,而是极为认真和严谨地用油画创作的,共有57幅名为“组画”,实为重量级油画杰作,更是文坛画苑罕见之作。其原作先在北京中山公园中展出,接着由人民美术出版社于1978年全部以彩色精印出来,仅第一版就发行80000余册,其创作和展出的时间肯定更早,据推算最晚应在“文革”后期及刚结束时,也就是还在到处武斗动乱不安之时,正是“十年浩劫”最紧张甚至恐怖的期间,他居然就在此情况下,埋头创作这一堪称艺术经典的“马恩画传”。我一见到这部作品,就意识到它的特殊意义。

在这部组画里,高莽将马、恩斗争经历与伟大理论思想,以美术形式一一表现出来,具体又形象地宣示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由于我已是他的画友加文友,一得知展讯立即赶去看了,当时的兴奋和激动心情真是难以形容,我在看后第一时间就写了一篇评论,由衷地赞扬了他,虽然没有发表,高莽却来电话一面对我表示感谢,一面说我对他“过奖了”,好在全部展品马上彩色精印出版了。

画册出版后他很快送我一本“请指正”,我却当宝贝似的珍藏起来,前几年重看时,马上给他打了电话,建议他再版这部作品,这时他已年高,说是已无此精力了,我深深为之遗憾。记得当年出此画册时,似乎还未恢复稿费制度,他的作品虽然出版,自己可能分文未得,等于“不挣钱只赚了吆喝”,其实连“吆喝”也没赚到,这一画册封面上居然没有作者署名,只在扉页上有8个小字,仅仅是“乌兰汗编文高莽绘”而已。

高莽兄大我几岁,不过我很早就知道其笔名乌兰汗。全国解放初期,部队不打仗了,大都投入文化学习,可我们文盲太多了,学习困难和障碍重重,许多老兵打仗不怕死,可到课堂上却连连受挫,使不少人灰心丧气。就在这时许多单位传看了一篇苏联小说,题为《永不掉队》,说的也是苏联红军学习的事,作者叫冈察尔,译者就是乌兰汗,这篇作品对部队启发影响很大,深深地鼓舞了大家,各个部队大小报刊都转载了,大家都在传看这篇小说,我也从此记住了乌兰汗这个名字,以后又看到他其他不少译作,我到北京后竟有幸认识了他,我们同样既写文章又爱画画,不久就成了好朋友,并且读了他更多的作品,也看了他更多的画,又都特爱画人物速写,二人共同语言特多。平时我们常通电话,最后一次会见是2015年,在李莎女士的百岁诞辰庆典时,我们相遇又畅叙了一次,此后虽通电话却未再见,不料2017年10月他竟先走了,明知这是不可违的自然规律,心中却难免久久凄然,就又找出这本“马恩画传”,并于深夜难眠中写下此文,寄托心中的哀思,并盼将来会有一天,都在“老祖宗”马、恩二老面前相聚,我们可以再次畅叙。

最后再补说几句心里话,高莽兄作为《世界文学》主编,其中外文学功夫早已有口皆碑,他在绘画上其实只是一位“票友”,仅是“副业”爱好而已,可是他不仅国画、油画都很精通,常常出手不凡,其素描、速写尤佳,他的人物写生更为传神,连曾是专业画家的我也自愧不如,所以我将永远学习并怀念这位多才多艺更多能的杰出老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