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原创>>小说

二妮的婚事

2018年02月12日11:25 来源: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 碧海莲心

这几天,李屯的李社军正心里烦的要命。他在为女儿二妮的婚事操心呢。

这社军四十五六岁,早年家里条件一般,靠着父母种地过日子。他小时候又不爱学习,常常逃课,考试时没少拿“鸭蛋”。可人长得顺溜,瘦高高的有一米七八,脸也白净,穿上一身新衣服立在那里,倒也像个有文化的人。所以父母当初早早的给他娶媳妇时,那还是一见一个准。老婆是邻村的,早年长得也有几分姿色,脾气也好,两人一见钟情。婚后老婆不给他闹别扭,大小事依着他,这点他倒是满意。就是那老婆有点懒,吃嘴还爱打扮。生了第一个孩子,就身体发起福来,从此再也瘦不下去了。这个家里里外外全指望着社军。社军那时对老婆可不敢挑什么毛病,自己咬着牙吃点苦,也尽量让老婆满意,怎么着也要过日子不是?还指望着老婆给他生儿子呢!结果接连生了两个女儿,可在农村哪能没有个儿子?那可是让人瞧不起的,再说了,从他这里断了香火,可对不起祖宗呀!父母那里也过不了这一关。于是,在那计划生育正紧的年代他让老婆东躲西藏,五年后终于生了个带把儿的。虽然没少交罚款,可社军心里乐意。他想,怕什么,好好干,生活总会好起来的。老婆看上去越发的胖,走起路来那肉颤动的厉害。他越发看不顺眼,晚上看着身边的这一坨肥肉,常常暗自叹息,只好像自己赔掉了什么一样。可他们都有了仨孩子,还想怎们样?偷个腥,闹出点桃色新闻还不叫人戳脊梁骨?虽说现在社会开放了,可人言可畏呀!一人一口唾沫就可以把他淹死。他不能做那见不得人的事。还有孩子呢,有后长大了可怎么做人?再说,这仨孩子长得倒都像他,细瘦的身材,白白净净,谁见了都说他有福气。他毕竟要为孩子们今后的生活打算呀。

可话说回来,人生活条件差时只顾着打饥荒,哪里还有着玩女人的心思。“饱暖思淫欲”,这话真不假,条件好了,这人就容易找乐子。更何况社军就是个普通的农村人。其实,他有这想法也是这几年买了大货车,做起生意来顺顺当当,这生活好起来后,在外面饭店宾馆常见到那苗条的女子,有的专门对他们这些司机热情似火,勾的他下面呲呲冒火,几次踩在理智边上。不是他有多高尚,还不是有个跟他押车的小舅子盯着吗?这也是他老婆的主意,让自己人跟着做生意放心,也可以监视他胡来不是。他又暗暗羡慕一起出车的同村李大江,一到饭店就和那服务员黏到一起,有时钻到那屋子里很久不出来,有时那大江好像故意挑逗他一样,对着他跟那女人调情。这不是让他没面子吗?社军心里想:哼,你小子得意什么,看你长得那熊样,那漂亮的女孩哪个不是想粘住我,是我不干才让给你的。老子说不定那天开个洋荤,让你小子见识见识,你就服气了。然后心里又狠狠的哼了一下。颇有些吃不到葡萄倒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靠着货车买卖,社军挣了一把,也见了不少世面,一心想把生活过出个新样子来。他把家里新盖起二层小楼,装修得像城里的别墅一样,有客厅卧室餐厅卫生间,家具一样时新,孩子们一人一间,并且都通上网络电脑,在他的心里就是要过得和城里人一样舒适。院子里栽上苹果柿子核桃等果树,还有那出车回来时捎带的一盆盆花草,把小院布置的像个花园。亲戚邻居谁来了都说好。他这嘴上是谦虚着:“这算啥呀,一般一般,凑活着过呗。”心里却生出那么一丝得意。他还想在城里买套房子,当然是为了那个宝贝儿子。他常对比在城里工作的几个同学:哼,别看你们住在城里,我一样也不比你们差,你们一年工资也不过几万块钱,还不抵我跑几趟车哩。有啥呀?现在这社会,有钱我也照样进城落户。可转过来一想,自己在村里挣的这家产,说啥也不舍得扔下,还是想法子让孩子进城,再有个工作,以后在城里安家落户,不也就成了市民了吗?

可那大女儿早早的就出嫁了。唉,那时候他不是家里还有点紧吗?当初想着买大车做生意,手头紧,而这个大女婿家里条件还不错,媒婆介绍时,一眼看上了他的大妮,非要跟女儿好,要啥条件都同意。这大妮也是不争气,这也像他,从小不好好上学,像她妈妈一样,十来岁就只想着涂涂抹抹,打扮的花枝招展。看着女儿漂亮的身姿,他从心里高兴,可又冷不丁的生出一股子闷气,他从小没好好上学,后来可没少吃这没文化的亏。想干点清闲光棍的差事就是不能。还好后来学会这跑大车的技术,总算有了一口饭吃。但他打心里希望孩子能好好学习,做个有文化的人。这是他走向社会后最强烈的感受。这时代,没文化是很难过上另外一种好生活的。即使有几个钱,可有啥意思,吃吃喝喝,整天打个麻将,要不找点风流快活,可哪里有点生活的情趣?看那邻居张贤家的孩子,个个有文化,人家那气质就是不一样。现在都在城里安家落户,工作也文明。那才叫品位呀。还有和他一起上小学的几个同学,当初家里那条件可都不怎么样,后来考上大学,都在城里上班,虽说有的好像不是很富足,可那是城里的生活,这是农村能比的吗?一到晚上到处黑咕隆咚,虽说街道比以前干净了些,那垃圾不是还一堆一堆的放在路边,主要是这老百姓都整天在一起,捣鼓些没用的舌头,说些家长里短的鸡毛小事,就这么干耗下去,有啥意思?每当想到这里,社军突然感到自己有些高大了,弄得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李社军呀,看来,你这几年没在外面白混呀!还真有一点城里人的思想了。所以,他一门心思想把下面的两个孩子安置到城里。让他们过上城里人的生活,这就是他今后的目标。

儿子正在上高中,虽然成绩不怎么样,却也是目前家里学历最高的一个。唉,先给儿子攒钱,等以后在城里给他买个房子,找个工作,娶上媳妇就万事大吉了。

目前,最操心的就是这二妮。二十三四的年纪,在农村绝大多数是已经出嫁了。没嫁出去的不是有点问题就是穷捡富不要,把自己剩下了,自己着急不着急倒先别说,这把当父母的可都急得够呛,到处托媒人找亲戚,好像是要处理过期的物品一样,抓紧解决掉这个麻烦。社军心里暗叹,幸好把她安排到城里上班,这城里和农村就是有点不一样,就是这男女婚嫁的年龄可以晚几岁。但也不能拖,要早早谋划才好,到时候落下个剩女,那可就够他社军喝一壶的。可一想到二妮的婚事,他还真是头疼。

原来呀,这二妮除了长得还不错,跟他妈一样,爱涂抹打扮,初次见面还真能给人留下个好眼缘。可她当年学习也和社军一样,心思就是用不到学习上。社军有时就在想,难道这不爱学习也会遗传?怎么就没有一个给老李家争口气的。这二妮初中没上完就打退堂鼓,当时可把社军气得够呛。最后想方设法,在同学的帮助下,上了个护理技校。可问题又来了,那二妮基础太差,上课听不懂,因此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为此事他又没少跑去给老师说好话,还不时的意思意思。最终二妮是勉勉强强毕了业。可问题又来了,有点水平的同学大大小小都能找个单位,有份工作,可这二妮自是不能。可把社军给忙活的求爷爷告奶奶,最终在同学帮助下,进了一家市医院当导医,同学说了,那手续可一时解决不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他也只好无奈,他倒不是怕花钱,听说想要有个正式手续,可要费点心思才行哩。唉,这么多年辛辛苦苦,不就是为了孩子能有个体面的好工作吗?虽说他心里主要是为儿子积攒后劲,可他想通过这个事情让大家明白,他李社军混得不赖呢!这不,女儿成绩不咋样,还不是照样有工作?照样可以成为市里人?因此,他是铁了心,不管费多大劲也要把这事办成。

虽说到了大医院上班,可人这找对象,都实际的很,介绍前就讲明条件。对于别人家庭条件好点的,自然提出的条件也会相应的提高。因此,条件好的,一听二妮的临时工身份,不用说面也不用见了,直接告吹,即使有个见面的,不是男方家底差些就是本人长得不那么挺拔。就像是矬子里面选将军,那二妮心高气盛,咋能接受呢?二妮对社军说了:“我的婚姻我自己解决,你们不用为我操心。”社军一听就问女儿,打算找个啥样的。二妮说:“我是非俊男不谈,非大款不嫁。”这句话把社军唬的,心里说:你这丫头真不知天高地厚,能找个实实在在的过日子就行。还真被那网上的小说电影迷住了?也不看看自己的条件,除了长相这点资本还有啥,可那脸能顶一辈子吗?容颜没了靠什么?你妈就是个证明呀。想到这里他不由的为自己感动,我李社军还是个不错的人呢,不管怎么说,跟你妈还可以凑活着过一辈子。可你要是找个不正经的主儿,以后的日子够你受的。他心里这样想,但不能明着对女儿说。就劝二妮,找个差不多的就行,能好好过日子最重要,别想得太高了。那二妮只是嘴里哼哼着。并不说好不好。

过了一段日子,社军听媳妇高兴地对他说:女儿谈了个对象,好像是从网上认识的,条件还不错呢。男孩在商业局上班,父母以前还是单位的领导,现在退休了,在商场包了一个专柜卖电器。家里有三套房子,父母就这一个儿子,长得也不赖。就是,就是比二妮大六七岁。接着补充说,女儿给她看那男孩的相片了,从手机上,是长得不错。

社军咋一听也很高兴。可听着听着就起了疑惑。既然那么好的条件,那小子咋到现在才谈对象。他让老婆再好好问问二妮。别再上当受骗。这年月,骗子满街跑,一抓一大把。网上新闻曝光了多少,小女孩没经验,懂个啥?可不能让二妮吃了亏。过了两天,老婆告诉社军:二妮问过了,那男的原来结过婚,因和老婆不和离婚了。听了这话,社军心里想:我说呢,这里面总有说点道,不然那么好的条件,人家还缺个对象不成?他又为自己的思虑周密暗暗自喜。咳,农村里的土包子好骗的很,到时候哭都来不及。嘿,他这是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人,或者是半个市民一样对待了。因为他的女儿就要快成为真正的市民了。嗯,虽然是个二婚,可条件不错,女儿愿意也可以考虑。现在的年轻人那么任性,说好就好,说离就离。他们哪还把婚姻当成严肃的事对待呀。再说结过婚,以后对婚姻也会慎重一些。期盼女儿能过个好日子吧!

为了女儿的幸福,这社军还真下了功夫。他抽出两天时间,到市里想办法了解那个男孩的来历,虽然从正面没打听出来什么,可还真从商场的柜台那儿发现了端倪。只见那老头和老太太不但守着个柜台,旁边还有一个四五岁小女孩喊爷爷奶奶。社军心里想,可能是前妻留下的孩子,老两口在照看呢。可是到了中午,社军刚要去吃饭,却发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士,打扮得挺洋气,来到老两口跟前。小女孩高兴的扑上去叫妈妈。那女人拉着女孩的手,和两个老人说着话。社军感到纳闷,心想,这难道是那个男孩的姐姐或妹妹,一想又不对,如果是老头老太太的女儿,那孩子该叫姥爷姥姥才对。他想了想决定走上前问个明白。他一边佯装着买电器,一边装作无意的问着小女孩,从小女孩和妈妈以及老头老太的口里他感到他们生活得很亲密,并没有什么不和的迹象。就在他疑虑的时候,这时他突然看到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走过来,那男子果然长得很帅气,高高的个子,穿着一身黑色西服,边打招呼边对女儿喊道:“妞妞,爸爸来接你和妈妈回家。”那小女孩一见男子,伸着手,高兴的喊着爸爸跑过去。女孩的妈妈也脸上挂着微笑望着他。男士走到老两口身边,问他们午饭吃了没有,要不要买过来。老头跟儿子说了几句,让他们回家。他们带着女儿高高兴兴的一起走了。临走时还不忘跟社军点头打个招呼。社军这时心里顿时明白了。这小子原来有老婆,小日子过得还不赖。“他妈的,这小子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挺有气质的一个人,怎么就是个花心贼呢?唉,真是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我那傻女儿还被蒙在鼓里呢。”他心里有些堵得慌,马上走出商场,坐上了回家的班车。

老婆一听这情景,登时吓了一跳,然后就不停地诅咒起来。社军心里着急,也由不得向老婆发起了火:“你不好好管教她,要不是我多个心眼,她被别人欺负了还在那笑呢。”老婆一脸的冤屈:“谁知道她就那么让人不省心呢?我这就提醒她。”

二妮起初咋的都不相信,等她妈把她爸在商场里见到的情形一一说明,二妮心里才有些触动。她冷静下来,又想想相处的这一段日子,那个男人似乎总有一些隐瞒的地方,而且怀有一种企图。有几次他总想到宾馆开房,可被二妮拒绝了。那是因为他爸给他说了好多遍,千万不要被坏人欺负了。并讲了好多例子。开始二妮有些反感,可关键时她还是多了一个心眼。他对那个男孩很满意,人长得帅不说,家里条件好。虽说离过婚,可那又能说明什么呢?如果当初选择是错的,就不能允许别人再次选择吗?只是在交往的这一段时间里,她感到南男人似乎想要得到她,而且欲望那么强。这使她心里不自觉的起了戒备。毕竟是从网上一次偶然的相遇,彼此不是知根知底的。

过了几天,老婆打电话对在外出车的社军说:女儿和那个男的断绝了来往。社军不放心,又问二妮是不是受了委屈。在得到老婆肯定的答复后才放了心。他对老婆说:“咱二妮就靠着这点资本在城里立脚呢,如果连这点都保不住,那以后受屈的地方还多着呢。”并且对老婆说,还是找个熟人介绍稳妥些,总不至于上当受骗。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虽然经熟人介绍,不论是在城里上班的还是城里的市民家庭,女儿谈的几个都不太满意,有对方不同意的,也有女儿看不上的。唉,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婚姻还真是要靠缘分。

转眼就过了年,女儿又长了一岁。虽然社军两口子表面很轻松,,可心里依然很着急。这不,利用过年的空隙,他又跟几个在城里上班的同学说了一遍,让大家操些心,帮着留意这事。过了没多久,在市公路局的同学刘志涛对社军说,他们单位有个刚上班的小伙子现在还没有对象,虽然人长得不很高,但看着不错,家是市里的,父母虽然是普通工人,但有两套房,一套小房子老人住着,另外一套给儿子做婚房用。一个姐姐已经出嫁了,这男孩还有个十来万的别克小车开着,年龄和二妮般配,手续虽不是事业编,在下属公司里,可这也不错了。很好的现在都有了对象,也不是那么好碰的。如果觉得合适的话就介绍他和二妮认识一下。社军一听,说好啊,那就让他们见见吧。

见过面后,社军问女儿的印象咋样。二妮觉得那男孩有些老实,人长得一般,有些不太满意。社军和媳妇就劝她:哪能样样都满意呢?差不多就行,我们也要看自己的条件呀。还说不准对方愿不愿意呢?二妮倒是感觉那男孩对她有意思,她从直觉上有这种感应。果然,很快,志涛告诉社军,那男孩很满意,愿意与二妮交往。可也隐约说出男孩的父母对二妮有点看法,说既是农村的又是临时工,有点不同意。可架不住男孩的决定,有看看再说的心理。社军一听心里说,我家的女儿虽是农村长大的,可长相也不输那城里的女孩子。不就是条件差些吗,如果有正式工作,待遇好,还犯得着和你谈吗?但嘴上还是让老同学张罗着处理。最后志涛说,还是让俩孩子接触一段时间再说,毕竟现在不是以前的社会了,婚姻靠父母包办。只要两个年轻人愿意,估计以后老人会同意的。再说,咱二妮也长得不错,不愁找不到好对象。社军听了也有道理,先谈着再说吧,总要骑驴找马才行。哪能一说就成,这不是他娶媳妇的时代了。

说来,这缘分真让人捉摸不透。二妮和那小伙子还真处得不错。两个人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那男孩叫杨明,和二妮同岁,人长得确实一般,但还算比较老实。这是社军见过后的印象。社军心里想,只要他们俩能说得来,以后好好过日子,我说啥也给二妮弄个手续,不能叫那未来的公婆挑理。他通过同学的同学终于联系上那医院的管人事的科长,并且表达了心意。那同学的同学说了,只要里面招护士,肯定让她女儿招录进去。社军一听,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心里说,这世道,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哼,我非把二妮的事情办成不可,让那个势利的未来亲家瞧瞧他的本事不可。我们农村人一样可以成为市民,成为单位里正式职工。哼,再过几年,我还要从市里买房子,听说这政策放开了,到时候把户口迁过来,我们也成了市民。就和你们一样的身份。让你们瞧不起,到时候,我还瞧不起你们哩!

春去秋来,转眼大半年就过去了。二妮和杨明关系处得还不错。两人经常在一起看看电影,逛逛公园,还到餐厅茶馆约会。从女儿的脸上,社军两口子似乎也感到,女儿对杨明也有了感情。两个人互相有些离不开了。即使回到家里,女儿也躲到房间里和杨明聊天。从女儿的口气里社军得知,杨明的父母听说了社军在为女儿办入职手续。已经对杨明说明白了,只要二妮手续办好了,他们就为他俩举行婚礼,那婚房是早早的就准备好了。社军一听,又忙着和同学联系,那边不久传来话:正在进行。他也只好继续等待。

这时间过得真快,又要过年了。社军已经是奔五的人了。到年关了,大妮给置买了年货,和女婿两个开着小车送过来。他已经停止了货运。安心在家里过大年。中午,他和女婿喝着二两小酒,一边说着闲话,一边想着大妮的婚事,觉得很满意。他心里想,这大妮虽然在村里生活,可那女婿对她好,结婚后大妮给他们家生了一儿一女。小两口生活没啥负担,日子过得也滋润。还时不时的来看看他们。唉,就是儿子鲲鹏,指望他能飞得高高的,给老李家挣个光。可他在学校里成绩还是不咋地,这同学倒是交了不少。这不,放寒假了,整日不在家,今天去这个同学家,明天去那个同学家。唉,能混个朋友也不错,总不能傻不拉唧的蹲在家里,那长大能干啥哩。这次给二妮办手续,不就是靠同学帮忙的吗?多个朋友多条路呀!

吃罢晚饭。晚上睡觉时,老婆给他说了一句话,使他顿时打了个冷颤。二妮怀孕了。这使他心里惶惑不安。他心里暗暗的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丫头,给你说了多少遍,你咋就管不了自己呢?他气的想朝老婆吼叫,但随即又立马平静下来。现在吵有什么用呢?抓紧处理问题才是主要的。想一想,现在这社会哪儿都好,就这男女关系太糟糕,非学什么西方社会,未婚同居,未婚先孕,变得不成样子。哪还有中国一点文明礼仪。可又一想,唉,自己不也是差一点开了荤腥吗?那年轻孩子在一起,谁又能把持得住呢?只要两个孩子是真心好,或许倒可以让他们两个尽快走到一起。

他想着该怎样和对方的父母摊牌。他又让老婆问女儿的情况。很快,女儿告诉他们,对方还是那句话,等手续下来就结婚,杨明父母说了,孩子不心急,实在不行就做掉。社军一听心里上了火。这对方的父母也太固执了。难道女儿的手续办不下来就不结婚了吗?再说女儿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们的骨血呀,你们居然要把他打掉,你们也太狠心了。他的心里又感到一丝悲凉。觉得女儿找错了人家。虽然那个杨明还算是个好孩子。可他的父母咋是个那样的人?

事情总会有一些突变。就在社军满心等待好消息的时候,他的同学却告诉他一个不好的消息。医院的领导因为贪污受贿被逮起来了,那个人事科长也被牵连到里边,一起关起来了。这对社军简直是晴天霹雳。他为了二妮的手续投入了巨大的精力物力,只等着这一美好的结果。可如今却是如此的结局。他感到头晕目眩,身体直立不住,在家人的慌忙中,不得不住院治疗。女儿二妮也突然憔悴了许多,脸上没有一丝微笑,失魂落魄。原来杨明的父母知道了这一情况,要求儿子跟二妮断绝往来,并威胁说如果不听从父母,两个老人就跳楼自杀。那杨明对二妮哭的泪人一样。可他不能拒绝父母。他不能为此失去父母。他只好与二妮割绝。他给了二妮两万元钱作补偿,被二妮狠狠地摔在他的脸上。并狠狠地甩给他一句话:永远不想再见到他。

在医院住了两天,社军就出院了。他心里清楚,他必须把二妮的事情尽快的处理妥当。孩子还要继续以后的生活呢。虽然这几天有她的姐姐在劝解她。他们陪着女儿悄悄地打掉了孩子。虽然二妮心里有些不忍,她对杨明还存有一种割不断的情。他们曾经真心的相爱过。可上天不会让他们走在一起。手术后,她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她躲在房间里,沉默寡言,不和任何人说话。社军两口子开始有些担心,怕她出现什么意外,让大妮过来陪着她。后来二妮对父母说,她没有想不开,让姐姐回去吧,家里还有孩子要照看呢。自己以后还会好好生活。看着女儿平静的面容,社军心里慢慢地放下心来。他觉得二妮经过这次打击,变得成熟起来。她已经成为一个大姑娘了。

也许是社军当初投入许多的缘故,这些损失让那个同学不好意思向社军交代。他努力为二妮介绍对象。不久,他为二妮介绍自己的一个远房亲戚,那男孩一家在青海做标准件生意,干了很多年,家里条件不错,已在当地安了家。但父母还是希望在老家为儿子找个对象,这样生活方便些。他们不缺吃不缺喝不缺钱花,他们要求也不高,只要女方长得漂亮就行。这样生的孩子会更加漂亮有气质。于是那同学就想到了二妮。看二妮愿意不?当社军让妻子说给女儿以后,没想到女儿一口答应了。在两个年轻人约会后,彼此一见钟情。女儿的脸上又有了笑容。阳春三月,在和亲家商量好后,社军体面的为二妮置办婚嫁,打发女儿快乐的出嫁。

看着女儿坐着婚车离开的一刹那。社军的心里突然有一股酸酸的味道。自己一心想要为女儿谋条新的出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收场。

唉,人这一辈子是咋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