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来源: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 | 杨德胜  2018年03月08日11:00

前年秋收时节,上级派我到青山村联系扶贫工作。

我走村到户调查摸底,发现青山村大多村民在温饱线上,而且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依靠发展产业,外出务工,家家有沉潭鱼(存款),大多数家庭有五至十万元的压箱钱,村委会张主任介绍:“说句老实话,我们青山村扶贫工作,我可以向乡里打保票,保证如期完成扶贫攻坚任务。实际上,半数以上的家庭,已达到小康水平,这是我的底牌。我急的是全村三千八百多人,有四十多个三十六岁以上的单身汉找不到媳妇,就看你杨干事有不有什么法子。”

我感到惊奇,问张主任:“怎么?不扶贫,先给单身汉们找媳妇,要我来当媒婆?”

张主任回答:“是的,杨干事,你联系我们村扶贫工作,我负责村民整体脱贫,走上小康路,你就抓这个事,当好媒婆,这可是功在当代,福荫千秋的好事。”

我想,我一个大男人,来青山村当媒婆,这不让人笑掉门牙吗,退一步说,就是当媒婆,我从哪里给青山村里找来四十多个儿媳妇?我对张主任说:“这引进媳妇的事情,树上不结,田里不长,水里不生,云缝里不掉,不比引进项目、引进资金。我真弄不懂,现在农村与城镇一样,大多小康了,谁家没有七万八万的存款,大多家户有高楼平房,哪能为找媳妇犯愁。”

我知道,三十年前,自已穷得叮当响,还找了个全村千里挑一的乖媳妇呢,现在村汉子们找个媳妇有什么难的。既然张主任当成了村里的头等大事,肯定有因果,我作为联系人,当然要高度重视,认真对待。

我问张主任:“这单身汉成群结队有不有什么原因”。

张主任似早已在肚里打好底稿:“你看,我们村自然条件好,田里长粮出货,在四十年前,姑娘出嫁不出村界,全村单身汉绝种。打上世纪末开始,我们村十六岁以上的姑娘有的求学,有的务工,有的外嫁,孔雀东南飞,飞出山了就没见回来,成了外乡外省的媳妇。肥水外流现象,苦了我们村的男子汉,虽然青山村男子汉个赛个的帅气,房子基本是一人一层上百平米。三十年来,在外务工,带回了数以百计的媳妇,甚至还带回了一个越南妹子。可是,到去年底,仍有四十多个小子没找到媳妇,我一想,村里这么多男子汉没媳妇,我这个村主任当的窝囊,当的没底气,在世人面前矮半个头。有外村的人调侃我是末代村主任,我气得只差用裤子把脑壳包着。”

我问:“那不至于是末代村主任吧?汉子们找不到媳妇,不能怪你村主任无能。”

张主任笑着说:“男子汉们娶不到媳妇,青山村就不能生育子孙,你说,单身汉们如岩包上的树一样自然老死,如山上的石头一样风化,再过二十年,这个村,是不是没烟火了?”

我听着张主任的话,不住点头:的确是的,我没张主任想的深想的远。看来,张主任说的这个难事,还是有依据的。我问张主任过去有不有什么好办法,说说听听。张主任无奈地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每到春节过后,只差用鞭子赶单身汉们到外地去务工,对他们说,你们外出打工挣不到钱不要紧,首要任务是把外地的媳妇带回青山来。”

我想,单纯靠外出务工引媳妇进来,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媳妇带到青山村来了,不是打心里爱青山村,照样稳不住,落不了巢,随时可能飞走。必须想一个长久之计。

我动员大脑中所有的活性细胞,日思夜想,三天后,还真想出了一点门道。我找到张主任:“请张主任召集村委会干部,我们一起来商量商量。”

村两委班子成员到齐后,张主任不着边际地讲了几句,在他心里,我不了解青山村的情况,屁就打不响,根本想不出一个办法来。张主任无油无盐地说:“现在听杨干事讲话,大家欢迎!”

我向大家摆了摆手:“不要欢迎,要解决青山村几十个单身汉找媳妇的民生工程,不是个简单事,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是个人异想天开的一些路子,我说出来,大家一起来论一论。”

村干部们似早已等不及了,都说:“你快说来听听。”

“我想,要把给单身汉们找媳妇当成产业来做,或是从发展产业入手来推动。青山村有产业,但产业靠村民单打独斗,没有规模优势。”

张主任说:“这,这找媳妇与产业有什么关系?”

妇女主任笑着说:“你说单身汉们结了婚,媳妇生娃娃,与生产还巴(沾)点边,找媳妇与产业不相干吧。”

我对他们的疑问表示理解:“是的,找媳妇与发展青山村产业,单身汉与产业单干的确没有直接关系,但产业做大了,与找媳妇的关系就大得不得了。我了解到,青山村茶、果、蔬等产业有一定的基础,总规模已达到一万多亩,由村委会牵头,动员单身汉家庭根据各自的产业特点,参加组建茶叶、柑橘、蔬菜、核桃、中药材、香菇、土豆、红苕等合作社,最好是让单身汉们当股东,任理事长、副理事长。”

妇女主任打断我的话:“这,这,叫单身汉当合作社负责人?媳妇就弄不到,还能当领导?合作社与找媳妇还是隔几百里地呀,你整点直接的,不转这样大的弯。”

“你们不要急,成立了合作社,每年要摘茶、制茶,要田间管理,要包装、销售,还有电子商务、财务会计,生产技术服务等等,要大量的人力资源,合作社的管理工作……”说到这里,我故意把话打个结。

还是张主任思维如闪电,接上话尾巴:“对,就招一大批女工到青山村来。哎哟,我的杨干事,真是说到点子上了。”

“你不要急,招女工,也不是个容易事。你产业不成气候,环境不跟上,女工也不愿意来。即或是来了,与单身汉们也不一定就有爱情火花呀。我们的环境,就是要外地的女工们做梦都想到青山村来。”

张主任有些不解说:“什么环境?”

“很简单的道理,筑巢,才能引凤。比如文化广场、歌舞厅建设,单身汉们的政治素质、法律意识,对合作社管理水平的提升,女工来青山村的经济待遇,真正下嫁青山村女工如何奖励等等,都要考虑。”我也不知哪些说得说不得,也不知哪些做不做得到,一下子将我的思路和盘托出。

“什么?女工来落户还有奖励?没听说过。杨干事,你可不能唱万万调,把她们的调子起的比青藏高原还高,掉不下来。”妇女主任惊不择语。

张主任也惊出一身冷汗来:“好是好,好是好,可钱从哪里来?”

“钱从青山村地里来”,我肯定地回答:“有了合作社,有了大产业,不愁地里长不出钱来。”

“那有难度。”“真是个梦想家。”“能实现,倒是个好事。”村干部们还没有完全接受我提出的办法。

我说:“不过,这个方案实施起来肯定有难度,有个过程,可能要个五至十年才能见效果。”

“十年,你说得轻飘,你等得,那些单身汉一天也等不得,等他们老了结黄昏(婚)。”妇女主任说。

“总算有了个思路,我们就按杨干事的思路展开展开。请杨干事拿出一个具体的实施方案,我们再来讨论,定夺后报乡党委政府领导过目。”张主任作了总结式发言,给会议打了个句号。

三个月后,正式方案出台,交村民大会审议通过,全村组建六个农民合作社,经过农田整理,产业划块,基地达到一万一千亩。

第二年春上,各合作社委托村委会发出招聘启示:青山村各合作社诚招二十五岁以上四十岁以下单身女工60名,担任合作社采茶员、制茶员、基地管理员,出纳、会计、办公室主任、销售部经理、电子商务经理等职务,合作社提供住房,月保底薪金三千元,缴五险一金,每月安排工休6天,享受年休假20天,凡嫁到青山村落户的,每人另奖两万元。

招聘启示一发出,在青山村周边引起强台风,这样优厚的条件,哪是招工,简直是到青山村去享福。一周后,报名人数达到一百多名,周边外县还有二十多位女工前来应聘。经村委会和各专业合作社筛选,60名女工进入合作社各岗位工作。

招聘大会那天,村委会张主任忙得蹦跳起来,比自已结婚进洞房那天还兴奋,使劲拍着我的肩头:“这个方案对症,对症!我们青山村有望头,有盼头。”

我说:“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您就等着吃喜糖,建幼儿园培养青山村接班人吧。青山村产业做的越大,解决单身汉找媳妇这一民生问题的路子就越宽,扶贫工作的总结才有好素材呀。”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青山村已有二十八个单身汉从合作社抱得媳妇归,其中十二人在结婚当年就抱上吉祥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