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师徒

来源: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 | 梁柏文  2018年03月08日11:38

丁浩开了一间汽车维修店,既当老板又当师傅,凭着一身过硬本领,生意不错。可他不解,招来的修理工不久就纷纷跳槽。他这儿简直成了汽车维修培训中心。有跳槽的说,这里很难学到核心技术,老板不允许跨界,比如负责发动机的就不可能接触底盘,板金的就不能碰到电路。重点部位的维修一般会在晚上,老板亲自上阵,决不授徒。

对此,丁老板也有自己的说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阿强跟丁老板十多年无跳槽迹象,又从不提加工钱。丁老板有些感动,觉得还是阿强老实忠诚,干活卖力。丁老板想,都熬了十多年,要走早就走了。丁老板给阿强加了工资,又任命他为助手。

这些年,丁老板老了,很多事情力不从心。他开始考虑授徒接班,阿强自然成了最理想人选。

那晚,丁老板请阿强喝酒说,跟我这么多年很难得呀,你好好干,我给你一些股份。丁老板饮完最后一杯剩酒,“我老了,以后很多事情就靠你了。”

“老板,我会尽心尽力的。只是有些技术……”阿强小心而又诚恳地说。

“放心吧,我会毫无保留地传授的。”丁老板放下酒杯,拍拍阿强肩头。从此,很多关键性的技术活,丁老板就站在一旁指点,阿强亲自动手做,阿强很聪明,一点就会。慢慢地,他对电路、发动机、底盘、板金的技术活也就掌握得差不多了,可以独立维修了。

那天,阿强领了工资,走出门口又返回,丁老板觉得奇怪,阿强神色不对头呀,便问,阿强,有什么事吗?

“老板,对不起,我明天不来了。”阿强嗫嗫嚅嚅的,不敢正眼望老板。

丁老板瞪大眼,有些不解,“有什么要帮忙吗?”丁老板以为阿强家里有啥事,“要不休两天假吧。”

“我辞工!”阿强低着头,两只手不停地互相搓着油污,样子不像开玩笑。

“辞工?你有没有搞错!我待你不薄吧?”丁老板觉得太突然,非常气愤。

“我也想当老板,不想一辈子打工,我修理厂明天开业。”阿强说着,慢慢地抬起头,样子有些尴尬。

“你想当老板可以,但不应该骗取我对你的信任吧?”丁老板很后悔,厉声质问。

“我不这样,你会教我技术吗?”阿强头一次顶撞丁老板,也许他觉得自己明天之后也是老板。

“那就请便,做你的老板去吧!”丁老板愤恨又无奈,杯子狠狠地往桌上一砸。他暗暗庆幸还有最后一招没来得及教他。

阿强走后,丁老板生意一落千丈。大部分客户都走了。阿强逐一给客户打电话说单飞了,原先车子维修保养一直我跟……价格比丁老板优惠。一时间,阿强的生意还真不错。

丁老板得知阿强如此挖墙脚,气得咬牙切齿,大骂他不是人。丁老板对人说,不跟我揾食可以,开店也没错,耍阴招抢客就是贼……

几个月后,丁老板听说阿强的店因销售翻新轮胎导致客户车祸被查封了。丁老板的嘴角掠过一丝轻蔑的冷笑,说这人心术不正,早晚会出事。

丁老板的客户纷纷回流,又恢复往日生意。

那晚,阿强托人带话给丁老板,说阿强联系多家维修店,没人愿意要他。做生不如做熟,想回头跟丁老板继续干。丁老板淡淡地说,他若有种敢回来,我就给他补教最后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