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越王殿上论统战 三千越甲聚旌旗

来源:杭州党史(微信公众号) | 华表  2018年04月08日15:52

写在前面的话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对中国共产党人来说,中国革命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党史是党执政兴国的根基与血脉。党史中有故事、有情怀、有事业、有品格、有信仰。在当前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的热潮中,我们更加需要从党史中汲取营养、打牢根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新时代如何讲好党史故事?在中国网络文学的重镇——杭州,党史研究部门携手网络作家共同参与红色故事传播,杭州党史故事惊艳了朋友圈。

 

引言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混浊的江水拍打着浙东运河的堤岸和码头,天依然未亮,陆地与水面一片混混沌沌,月光无法透过厚厚的云层洒向大地。

早春乍暖还寒,冰冷坚硬的西郭码头边零散着几粒灯火,冷风萧瑟,难见几个人影。

忽然一声悠长的汽笛声打破了夜深人静,水波激荡,一艘并不大的汽轮带着引擎的噪声缓缓靠近岸边。

随着船夫们的吆喝声,厚重的跳板搭在了船舷与岸边。

一个浓眉俊朗,目光炯炯的男子扶着船舷,直到汽轮平稳地靠岸,贪婪地吸了一口带着湿气的早春空气,国字脸上露出了欣喜。

这是家乡的空气啊!

时隔多年,他终于又能再一次踏上家乡的土地。

“周副部长,我们到了!”

原第十八集团军桂林办事处交际科科长,临时客串副官邱南章向警卫员刘九洲使了个眼色。

后者点了点头,当即带着另一位警卫员抢先跳上码头,小心巡视。

迷迷濛濛的薄雾中,十几个人影围了上来,空气中骤然弥漫着若隐若现的杀机。

“什么人?”

刘九洲警惕地拔出手枪,拔开保险,同时向身后打了个手势。

作为警卫员,子弹必须随时都处于上膛状态。

面对突然如其来的情况,副官邱南章抽出自己的配枪,小心戒备。

为了巩固和发展抗日统一战线,团结抗日,这一路从重庆到桂林,再从桂林到安徽,转而再到浙江。

一路上并不太平,暗中不知有多少魑魅魍魉寻觅着机会。

自1937年底,省会杭州失守,全国战争局势进入艰苦的相持阶段,浙江省已经成为了抗战的前线之一,周恩来副部长的故乡也同样面临着日寇的威胁。

然而他们需要提防的,不仅仅是日本人,还有……

围上来的那些人中有人大声道:“我们是绍兴县来接周副部长的。”

刘九洲谨慎地验证过对方的身份后,终于点了点头,解除了警报。

“兄弟!都是自己人,何必这么小心呢!有兄弟们在,你们放心便是!”

前来接应的国民党第三区绍兴局的人,满不在乎地抽出一支烟递了过来。

他们在三天前就接到党部调查统计室的密电,随后又接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的电报,让他们负责接待并暗中监视。

“小心一点好!”

作为周恩来身边多年的警卫员,刘九洲并未放松警惕,同样也没有接受对方的烟。

浙江地区的局势复杂程度超乎预计,每到一地,对自己,对周副部长都不啻是一次新的挑战。

确认安全后,邱副官和周恩来副部长等人这才从汽轮上下到绍兴古城西郭门外的西郭码头上。

“呵呵!”

想要借机套话,却又讨了个没趣的国民党接应人员干笑了两声,无可奈何之余,只好在心下暗骂,这些廿八(“共”,指共产党)真是不识相。

这只是一次小小的试探。

除了这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特务,前来迎接周恩来的,还有绍兴三区专员贺扬灵、绍兴县县长沈涛、三区保安副司令徐志余、国民党省党部委员兼绍兴第三办事处主任顾佑民、国民党绍兴县党部书记长王以刚、三区政工指导室主任兼《战旗》杂志社社长曹天风、三区专员公署秘书袁特丹(省党部调查统计室驻绍兴调查员)等20余人。

周恩来一行很快抵达绍兴县小校场县商会,在中厅楼上暂作休息。

考虑到不好再三麻烦地方,周恩来提出想要转到绍兴旅馆,但是当听到绍兴旅馆内情况复杂,疑似藏有日本间谍后,这才放弃了更换落脚点的想法。

国民党绍兴县当局安排的商会住处并非乐土,四处明岗暗哨,连勤杂人员的行为举止都颇为可疑,总是有一种犹如芒刺在背的窥视感。

负责保护周恩来副部长的刘九洲等人虽然心生厌恶,却又无可奈何,尽管国共双方彼此貌合神离,却总比让日本人趁虚而入的好。

自从周恩来一行抵达皖南,一路进入浙江,想必日本人早已经在关注,并且觅机下手。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对于日军来说,绝对是一条份量不小的大鱼。

来自于周围若有若无的目光,让跟随着周恩来的人心情不由沉重了几分,国民党方面的全方位监视行动,使绍兴之行蒙上了一层阴影。

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蒋介石对共产党的态度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周恩来已经察觉到了来自于国民党方面越来越多的敌意和对抗,如果不是借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身份,此行极有可能将会寸步难行,甚至会遭到无礼扣押。

新四军所在的位置极为敏感,已经引起了蒋介石的警惕,再加上浙江省在抗战相持阶段中内忧外患造成的动荡局势,促成了周恩来的此次行程。

在中统特务的监视下,周恩来干脆选择闭门不出,让他们无从可看。

早餐后,周恩来与三区政工指导室主任兼《战旗》杂志社社长曹天风等人在会客室内交流了抗日救国等问题。

随后九点二十分,国民党绍兴政府专员贺扬灵向周恩来汇报了钱江南岸敌军最近动态,以及三区政工队活动情形。

由于时间安排很紧张,省党部委员兼绍兴第三办事处主任顾佑民、绍兴县县长沈涛和三区保安副司令徐志余相继来访,几人在商会的花坛前合影后,一同登龙山(现府山)俯瞰绍兴县城,中午便在保安司令部共进午餐。

整个上午似乎风平浪静,跟着周恩来从安徽到浙江,充当速记员的三个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女兵无疑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下午,周恩来巡视绍兴三区政工指导室、《战旗》杂志社,继而检阅了三区政工队、青年营、妇女营、少年营等,最后指着培训班大礼堂上“冲过钱塘江,收复杭嘉湖”的横幅标语说:“这个口号提得好!表现了越王子孙、鉴湖女侠的奋斗精神!”

现场掌声如雷。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下午两点半,周恩来刚回到商会,凄厉刺耳的防空警报声骤然响起,原本人来人往的街面一下子变得鸡飞狗跳,所有人都惶惶不安,唯恐炸弹落到自己的脑袋上。

一架日军侦察机从杭州起飞,经过萧山,在绍兴上空盘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绍兴县商会里面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即便是那些国民党中统特务也陷入了不安。

周恩来当机立断,让邱副官和警卫员刘九洲带着行李,同时敦促其他随行人员,一起进入屋后的防空室。

许久之后,直到警报解除,他们这才回到房间。

因为担心姑夫一家和周家的“百岁堂”,周恩来派邱副官前去寻访查看,待得知一切安好,一颗心这才终于踏实了下来,随后他与邱副官步行到姑夫家拜访,与各自前来相见的亲友问好,并定下了次日的扫墓安排。

一切都像表面上那样风平浪静,直到日落后……

夜晚笼罩着留有斑驳历史痕迹的越王殿,草丛中虫鸣此起彼伏,在角落里隐约可见人影。

与商会一样,这里遍布着国民党的中统特务,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怀疑与警惕的目光反复审视着每一个人,给国民党绍兴政府专员贺扬灵为周恩来举办的座谈会添上了几分异样的色彩。

以波谲云诡这个词来形容绍兴地区的抗战形势丝毫都不为过,周恩来已经意识到自己需要面对不少居心叵测或心怀侥幸的投机者。

整座绍兴县城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唯有龙山东南麓的越王殿内却是一片灯火通明。

随着日寇的铁蹄侵入浙江,越王殿成为了国民党绍兴政府的专员公署所在。

晚上七点,随着周恩来进入越王殿,一片热烈的掌声迎面而来。

尽管事先审核过与会人员的名单,邱副官目光扫过那些持“特别出入证”的各界人士,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国民党方面似乎并不愿意让这场座谈会顺利进行,从中掺了不少沙子。

事实上周恩来由皖入浙以来,中统特务便将他的一举一动秘报给蒋介石。

尽管周恩来在大多数场合都会主动提及蒋委员长在抗战中的重要积极作用,然而每当听到随后又讲起毛泽东,蒋介石却异常不满,直接道:“娘希匹,我成了一顶帽子。”

随后便吩咐中统严密监视已经进入浙江的周恩来,使得浙江一行凭空增添了几分阻碍,甚至是敌意。

以至于周恩来一行在抵达金华时,不得不一度掩人耳目。

“九洲,待会儿看着点儿。”

坐在周恩来身后的邱副官向警卫员刘九洲低语了一句,他意识到国民党方面会给周副部长一个下马威。

这位曾在1937年4月于陕西崂山浴血掩护周恩来杀出一条血路的警卫员当即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眼中的戒备之意更加增添了几分。

当晚参加座谈会的有各界代表五十余人,县政工队队员十余名,三区直属青年营、妇女营各三十人,共百五十余人,将越王殿内坐得满满当当。

尽管周恩来祖籍绍兴,可是本地人却对他了解不多,只是从“西安事变”这个举国惊闻的重大事件中听说其智勇双全,成功说服了蒋介石,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原本互相敌对的国共两党终于能够走到一起,联手抗日。

向众人简单介绍了周恩来的身份后,国民党绍兴政府专员贺扬灵说道:“周副部长是从抗战的大本营派来东南战线指导抗战工作的,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请周副部长作指示。”

说完,他的目光在人群中一扫,某些人当即心领神会。

这个环节是自由发言,但是这个自由依旧是事先安排好的,挂以自由的名义。

有人对于当前抗战形势忧心忡忡,有人感到悲观失望,有人甚至直接指责共产党为乱党,认为八路军和新四军只是在拖后腿,根本无法与日军相抗,有人认为“一个党,一个领袖”,根本不需要国共合作,仿佛为此作佐证,很快有人信口开河地编造出一堆抗日政绩。

由于当局国民党方面的暗中操控,越王殿内的座谈会渐渐变了味道,绍兴县各界人士在一面倒地排斥共产党,八路军和新四军。

担任周恩来副官的邱南章脸色铁青,这些人分明是国民党方面的早有预谋,根本就是在无端制造摩擦,警卫员刘九洲等人手掌青筋直爆,恨不得掏出手枪在这些信口开河的家伙脑门上开几个洞。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神情自若,认真倾听并记录的周恩来却向他们轻轻摇了摇头,目光中传递过来静观其变之意。

一个西装革履的金融界人士直接抢过别人的话头,扬言道:“中国要打败日本是不可能的!”

“错!日本人早已黔驴技穷,只要再打三个月,战争就会结束。”

一名国民党军官满不在乎地反驳,在他眼里,日本人就像小鸡一样,根本不堪一击。

两个截然相反的论调,就像凉水跌进了青烟直冒的热油锅,使原本就已经错综复杂的座谈会更加纷乱。

紧接着又有人抛出了一个更加劲爆的话题。

“请问周副部长,抗日战争结束以后,国共两党会不会再打内战?”

殿内顿时一片哗然,若非“西安事变”,国共两党说不定依然还在互相争斗,让日寇肆无忌惮地侵略华夏国土。

尽管双方已经达成合作抗日的共识,但是在场的人却无不心知肚明,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友好。

国民党绍兴政府专员贺扬灵面无表情,心里却在暗暗得意,这场闹剧原本就是专门演给这位周副部长看的。

“自由”发言结束,面对这些责难,周恩来从容不迫地站起身来,仿佛有无形的气场在张开,会场内的气氛骤然一变。

贺扬灵瞪大了眼睛。

“十分感谢诸位精心安排的欢迎会,对此地的情况,我们到后,也目睹了一些。”

周恩来施施然地说着,一对浓眉下炯炯有神的眼睛,让许多人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仿佛方才一些小丑故意弄出来的闹剧瞬间烟消云散。

“刚才诸位的发言中,没有一个人提到当前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这就是巩固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问题!”

话锋一转,周恩来冷不丁地抛出一个“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场许多人还是头一次听见。

混乱的发言,自相矛盾的观念,毫无意义的之乎者也,使不少人对这场座谈会不抱任何希望,甚至生出失望。

然而石破天惊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却让他们情不自禁地一个激灵,似乎就像自己身在的地方。

整个绍兴县城为了防空,陷入一片黑暗,唯独龙山上这座灯火通明的越王殿十分突兀地打破了这片几乎令人绝望的黑暗。

借着出人意料的以点破面之势,周恩来顺势展开了自己振奋人心的演讲,以绍兴先贤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发愤图强”为例,激励大家发扬民族气节,坚韧不拔地团结抗战,打败日寇。

同时宣传了共产党团结抗战、全民抗战的道理,宣传了毛泽东《论持久战》的思想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只有实行全民族抗战,才能战胜日本侵略者。

“……只向上帝去祈祷,只向国际联盟去请求,只挺着红十字上疆场,都无法挽回浩劫。唯有组织有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支持抗日战争,才能赢得抗日的胜利……”

周恩来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动人心弦的演讲,打动了每一个人的心,他将大家提出的二十多个问题分为六类,当场一一作答,尤其是对其中一些无理责难和挑剔的问题,都做了深刻剖析和驳斥,摆实事讲道理,句句一针见血,即使是那些有意刁难的人也不得不点头赞同。

所谓的“亡国论”和“速胜论”完全罔顾事实和战争形势发展,根本站不住脚。

洪亮的声音在殿内回荡,所有人的目光牢牢锁定在他的身上,心情与对方不时用力挥舞的手臂一样,激烈起伏着,一个个睁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自己渴望的光明。

突然间,凄厉的空袭警报打破了绍兴县城的夜深人静。

越王殿内就像炸了锅一样,有人条件反射般扑倒在地,有人夺门而出,有人就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跑乱叫着,场面立刻变得无比混乱。

“保护周副部长!”

邱南章按住了手枪,紧张万分,几名警卫员在第一时间围在了周恩来身边。

周恩来却仿佛没有听到警报声,淡定如常地看着会场,继续说道:“如果国民党真正按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纲领政策去做,实行全面抗战,那么,不论当前存在的困难,以至今后更大的困难,都是能够解决的。”

陷入惊恐慌乱中的众人惊疑不定地望向这位胆大包天的演讲者。

正因为周恩来的镇定,感染了越来越多的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越王殿内渐渐重新恢复了秩序。

“当前我们有两个敌人,一个是日本帝国主义,一个是汉奸。只要充分发动群众,进行全面抗战,这两个敌人都会被打倒,抗战一定会获得胜利。”

周恩来却自顾自地继续着演讲,空袭警报又一次响起,看到众人又有陷入混乱的势头,但是他却浑然不在意的继续说道:“刚才《绍兴民国日报》社长许焘提出一个问题,即‘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会不会再发生内战’。我的回答是: 正因为十年内战招致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人民深受苦难,人民吃够了战争的苦头,人民坚决不要内战!抗战胜利后,如果哪一个党派要发动内战,它必然为全国人民所唾弃!”

关于这个敏感话题的回答,在一瞬间压过了众人对日军空袭的恐惧,许多国民党人员瞠目结舌,一些别有用心的脸上更如火辣辣般地痛。

方才提出国共内战的许焘社长脸色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偷鸡不成蚀把米,徒惹了一身腥,察觉到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当即感到如坐针毡。

空袭警报不依不挠地继续响着,但是越王殿内却没有人再去理它。

黔驴技穷的贺扬灵只好收起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

没过多久,空袭警报声悄然停止,最终只是虚惊一场。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已是次日的凌晨两点半。

“……这里是越王殿,越王勾践为国家报仇雪耻、卧薪尝胆的故事,大家都是熟悉的。我们要激励人们发扬民族气节,团结抗战,打败日寇。只要团结民众力量,抗日胜券必操我手,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

周恩来的话音刚落下,殿内掌声如雷。

夜已深,演讲足足进行了四个小时,所有人却兴奋异常,气氛与座谈会开始时截然不同。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入绍兴古城,随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深入人心,绍兴等地的抗战形势缓缓掀开了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