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杭州学生“怒怼”军阀省长

来源:杭州党史 | 寒武纪  2018年04月09日16:45

“从前恨江流不转,失计台彭大旅威顺相继去,祸首指东洋;而今又是亡国条约,迫我皆承当;商量相待争五寺,后患正方长……”一曲《国耻歌》回荡在之江大学总讲堂,这是1919年的5月9日的上午。

“同学们!”《国耻歌》带动着全场沸腾的情绪,一个身穿蓝色短褂的少年站在总讲堂的演讲台上,他高举着手,示意同学们安静下来。3000余人的总讲堂内,一瞬间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目光矍然地盯着台上的人。

“北京大学学生郭钦光同志已经为了这场运动牺牲了,还有无数的没有留下姓名的同志,他们在最危险的地方冲锋陷阵,我们要拿出我们全部的热情,为国家献出一份力量!”

“我叫宣中华,来自浙江省立第一师范,我提议我们响应北京,建立杭州的联合救国会!”台上的青年一语置地,掀起千层波浪。情绪激昂的同学们纷纷振臂高呼:“我们愿加入救国会!”

见民众情绪高涨,宣中华继续道:“国难当前,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郭钦光同志已经牺牲了,我们要铭记他的精神,将精神宣扬出去!惩戒卖国贼!”

“惩戒卖国贼!”

“惩戒卖国贼!”

来自各校的学生直到下午都迟迟没有散去,一个个学生争先恐后上台发表演讲。宣中华走下台来,他避开人流,走到总讲堂的后门口。

“广文,你真的决定了吗?”宣中华身旁站着的是和他同校的徐白民,他脸上有些担忧的神色。

“哪有斗争的时候没有牺牲,要是怕牺牲,我就不会站到这里。”宣中华眼中写满坚毅的神色,他攥紧了拳头,往总讲堂外走去。

当晚,浙江省教育会,来自杭州各高校的学生代表汇集在此。宣中华、徐白民、傅彬然等人是这次会议的发起者,等所有人到齐后,宣中华站了起来,他看了一圈这群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开口道:“各位同学,今晚邀请大家到这里来,是有件事情要和大家商量。坐在这里的都是来自各个不同学校的爱国学生,我们都怀揣着爱国的热情。但是爱国不能盲目,我们要有组织,有秩序的举行爱国活动。”

“你的意思是效仿北京、上海,成立杭州学生联合救国会吗?可是,谁来领导呢?”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站了起来询问道,宣中华认出他就是白天带领学生们唱国耻歌的之江大学的学生。

“我,愿意。”宣中华答道。

“你这样说,可是已有什么想法了吗?”那个学生质问道,他看着脸上稚气未褪的宣中华,心底有一丝不信任。

🔼北洋政府给齐耀珊的信

宣中华点了点头,他直接开口道:“游行,不应当只是喊口号。我们要告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市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要有秩序的循着线路,一路宣传思想。爱国不只是我们的事情,我们要号召社会各界人士,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

“你这都是空话。”

“空话?”宣中华顿了顿,他面色沉重道,“我们游行当然应该抱有目的性,我们就是要告诉政府我们的意见。”

“三天后的上午,湖滨公众运动场,举办联合救国大会。辛苦各位代表将这件事知会给各位的校友。”

5月12日上午,宣中华早早地就达到了湖滨公众运动场。运动场边,得到消息的政府派出了兵队,很多学生都站在远处张望,不敢上前。宣中华轻“嗤”一声,昂首直走进运动场。随后,一群人鱼贯而入。

一时间,运动场上挤满了人,学生们有秩序的按照学校排好,各式各样的口号被书写在白色的旗帜上,被学生们高举在头顶,“还我青岛!”、“誓雪国耻!”、“惩办国贼!”每一句口号都映照着青年学子的铮铮铁骨。

烈阳逐渐升入高空,人群突然爆发了笑声和掌声,循声望去,之江大学的学生们高举着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的丑相缓慢入场。

宣中华站定,看着人群越来越多,脸上绽开了笑容,他刚要开口说话,就看到了一个人,形单影只站在一旁,看到宣中华看他,他笑了笑,往台上走来。他脸上带着礼貌地笑道:“请问我可以说几句话吗?”

宣中华有些犹豫,此时台下的学生们已经有些疑惑了,他见状点了点头。

“杭城的学子们,我是来自北师的一份子。北京的学生运动遭到了当局的强烈镇压,已有七百多名学生被当局抓捕,但是这一路行来,全国各地的学生运动正在影响着局势,国家的未来就要靠你们了!”来人道。宣中华这才得知此人居然是从北京而来的。

“你是浙江第一师范的吧,我叫袁心粲,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你见面。”来人讲完话,与宣中华郑重地握了握手,很快融入了千百学子当中。宣中华不会想到,这一次领导学生运动,竟然能为浙一师带来一位影响深远的老师。

在悠扬的口号声中,学生队伍列队游行。整齐划一的步伐,清脆嘹亮的口号,将这一场运动的情绪传达到杭州的每一条大街小巷。一路上,学生们沿途高呼口号,散发传单,进行爱国宣传。经过省教育厅、省教育会、督军署和省长公署的时候,口号愈发响亮。

游行队伍最终停在省议会厅前,学生们振臂高呼。

“请议会致电北京政府顾全民意!”

“对卖国官吏提出弹劾!”

“致电四国代表,青岛归还中国!”

🔼宣中华

省议会厅十分安静,像是没有人一样,门口的守卫手紧紧地攥着枪,生怕这些学生会冲动之下冲进省议会厅。

与省议会厅门前看到的景象不同的是,此时此刻,省议会厅内几位政府的官员来回踱步,不知道该怎么办。

“嘭!”一个面上带着怒容的男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道,“这群学生,不好好学习,就知道游行。真该给他们一些颜色瞧瞧!”

“杨督军息怒,现在的学生可不好弄。北京政府抓了几个学生,全国各地都要闹翻天了。我们还是等上面命令再行事吧!”说话的正是时任浙江省省长的齐耀珊,他颚下的胡子一抖一抖,眼神里透露着恐惧,要是让这群学生知道他就在这里,怕是真的会冲进来。

说完,齐耀珊对手下吩咐道:“安排下去,千万不要和学生起冲突,他们不会冲进来的。”

就这样,齐耀珊和杨善德在省议会厅一直等到了夜幕降临,学生们才四散开来。

从那日起,杭州的大街小巷、车站码头、酒馆茶肆、商贾店铺以及各集会庙市都一直充斥着爱国学生的身影。商人们和工人们纷纷响应了学生们的号召,开始抵制日货。

大批的日货从杭州的货架上被撤离,有些日本商人还被赶出了驿站,杭州总商会召开会议,在大会上,众人提出“抵制日货,提倡国货”。与此同时,杭州的《之江日报》将各种日商广告全部撤除,杭州的各报馆也都停止接收和刊登日商广告。

就在杭州的抗议行动如火如荼举行的时候,一颗重磅炸弹却又掀起了更大的波浪——北京政府命令代表在巴黎和约上签字。

“广文?”徐白民脸上的愤怒还没消去,他忙询问宣中华下一步的打算。

听到消息之后,宣中华也怒火中烧,他手紧紧攥着手中的电报,咬牙切齿道:“示威!焚烧日货!”

18日下午2时,各校学生齐聚新广场、城站两处。学生们将带来的日货堆积在空地上,一把火熊熊地在日货上燃烧了起来,同时也在杭州市民内心燃烧了起来。集中在两地的市民有数千人,学生代表们抑制不住激愤的情绪,在现场大肆宣讲,有些小学的学生更是唱起了歌,将对政府的不满,长久地发泄了出来。

得知焚烧日货的消息,省教育会会长经亨颐先生非常震惊,他一方面感慨于学生高涨的革命热情,一方面又为不妥的宣传方式感到痛心。

19日杭州学生联合会在省教育会举行集合,经亨颐先生呼吁学生们越是激动,越要保持冷静。在一番疏导之下,会上的学生接受了经亨颐先生的建议,将剩余的日货拍卖交公。会后,杭州总商会紧急召开了大会,要求所有的商铺即日起,停止进东洋货。为了解决日常用度,大家开始向各地征集国货。这一次运动对于杭州的商业货品率先进行了一次大洗牌。

与此同时,北京的学生们意识到要联合全国的学生力量,学生代表们前往全国各地进行演讲。

21日下午,北京学生联合会代表、天津学生联合会代表还有上海学界代表抵达杭城。外地学联代表带来的讯息,进一步激发了杭州学生的爱国热情。外地学联的代表们现身说法,介绍了京津沪三地的学生运动情况,杭州学生深受鼓舞。

宣中华等人开会决定,实行罢课。

从22日起至28日,杭州学生联合会连续召开会议,探讨罢课事宜。

28日,杭州学生联合会发表《浙学生罢课宣言书》,同时致函全省中等以上学校采取一致行动。罢课最终于29日开始。学生们在申明书上痛呼“国家存亡千钧一发,呼号奔走,刻不容缓,实出于万不得已也”。

面对这样的情况,杭州当局也乱了神,而全国各地爆发的罢工罢课运动,让北京政府应接不暇,杭州当局只好采取高压政策,千方百计阻挠学生的街头演讲,保护人民的枪口最终还是对准了人民。

高压之下必有勇夫,政府的高压政策非但没有抑制学生运动,反而更加激发了学生的反抗情绪。

5月30日,杭州学生联合会发表《浙江学生会第二次宣言》,将政府当局的卑劣手段通报全国。

“栖霞岭头,空洒万点之血;武林城畔,满布黑暗之云”

“望全国各省行政长官,毋效仿浙江。”

“岂有此理!”被这样指着鼻子骂,齐耀珊终于忍不住了,他命令学校不得留学生在校,杭州各校学生被迫离开杭州。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学生们有的前往了上海继续参加学生运动,有的则偷偷留在杭城,继续坚持奋斗。

还有一部分学子,被遣返回了家乡,一路上他们沿途宣传爱国精神,将当局所做的事情宣扬出去。即使警察可以检查他们随身携带的包裹,但是却不能阻止他们用嘴巴去传递消息。一时间,不只是杭州,杭州的周边县市也开始响应。

这一次的高压政策本就是针对学生团体,宣中华作为杭州学生联合会的执行会委员,更是首当其冲成为了政府的针对对象,政府虽然没有公开抓捕他,却是在大街小巷四处搜查。很多同学都劝宣中华暂时离开杭城避避风头,他却严词拒绝道:“巴黎和会的事情还没解决,我绝对不能离开。”

游行是举办不成了,于是宣中华等人想到了新的方式。

6月2日,之江大学学生不顾当局紧邻,于上午10时召开“追悼郭钦光烈士大会”。会上,各校代表纷纷上台演讲,表达对爱国学生的眷恋和对当局镇压学生爱国运动的愤慨。烈士付出的鲜血像一把火焰,在爱国人士的胸中熊熊燃烧。

紧接着,6月5日,杭州学生联合会在西湖岳坟昭忠祠召开了“追悼郭钦光会议”。连续两次的追悼会,将杭州受打压的火焰再次燃烧了起来,杭城学子锲而不舍的爱国精神,对社会各界人士的感染日益增强。

“岂有此理!”这一次说出这话的是宣中华,他脸上青筋暴起,怒道:“北京居然对学生大肆抓捕!我们必须将各界力量都结合起来,上海已经在举行工人罢工运动了,我们一定要将消息传递出去!”

散布在杭城各地的学子们纷纷行动起来,他们将印有消息的传单发放出去,号召杭州的工人也开展罢工运动。杭州各厂的工人得知了消息,怒火瞬间燃起,一瞬间杭州各厂纷纷响应了号召,短时间内,杭州绝大多数的工人都罢工了,连铁路工人也罢工了。

6月11日,渡船停航。整个杭州的水陆交通皆陷入瘫痪状态,工人们走上街头,开始罢工游行。

于此同时,商界也抓紧响应。从6月9日开始,杭州商人罢市,为期四天。12日本该是商人罢市的第四天,警察厅派遣专员到沿街商铺去劝商铺及早开市,但各商铺却均不开市,其中还有数家商铺门口贴着纸条,上书“清理账目”,“暂停交易”等,为了避免警察的干涉,亨得利钟表店还在门口贴出“商界营业自由,毋劳军警劝诰,达到真正目的,可安民生贸易”的字样。

杭州的“三罢”彻底让当局慌了神,他们不得不给大总统急电,急电中称不只是杭州,连杭州的周边城市譬如宁波都受到了波及。“日延一日,牵动逾多,蔓延逾广,如火燎原,不得收拾,国家事业,势将瓦解”这是督军杨德善和省长齐耀珊在急电上的话,可见杭州的罢课罢工罢市对当局的威胁之大。

终于,全国各地的响应起了效果。北京政府迫于压力宣布罢免曹汝霖、章宗祥和陆宗舆等人的职务。同时,也不得不释放了被抓捕的北京学生。

消息传来,杭城各界情绪激昂,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是这场战斗的英雄。

6月12日下午4点30分,学界和商界组成游行队伍,学生手执“学生释放,感谢商界,三贼已除,同心开市”的旗帜,商界人士所持的旗帜上则写着“在京同胞现来电报,曹、章、陆等职已罢了,商界要求目的达到,奉劝同胞一齐开号”等字样,沿街商铺,路上行人无不拍手欢呼。一路上,沿街商铺纷纷悬挂五色旗,以示敬意。

6月16日,全国学生联合会在上海成立,杭州学生代表出席了会议。27日,旅法华工和留学生、华侨数百人前往中国代表团总代表陆徵祥的住地,强烈要求拒绝在“合约”上签字。28日,在全国人民的共同斗争下,出席“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没有参加签字仪式。

7月22日,全国学生联合会发出“终止罢课宣言”,提出“为国勿废力学,力学勿忘救国”的口号。至此,五四运动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在整个声援活动中,虽说起到关键性作用的是工人罢工,但是整个活动的生力军仍旧是杭城的学子们。他们稚嫩的肩膀走在了运动的最前线,学生永远是革命的生力军!

虽说学生运动遭到了政府的残酷镇压,但是学生运动带来的热潮瞬间席卷了杭城。从焚烧日货,到手工业者上街示威,还有杭州商会在全国征集国货,整个杭州各界人士在学生运动的渲染之下,团结一致,加入了这场沸沸扬扬的大运动之中。

努力最终会收到成效,郭钦光烈士的英魂在天堂也能感受到这一份胜利的喜悦。  

(作家名片:寒武纪,本名刘筱悦,现居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