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原创>>小说

老姚

2018年04月11日11:55 来源:yzc88亚洲城手机版_yzc88亚洲城官网_www.yzc88.com【首页】 陈花花

老姚的老伴患了痴呆,整天在院子里蹲着,见人就傻笑。

其实老姚家以前没有这么落魄,要是往前推个几十年,老姚家在村子里也是个大户。红漆的木门,院子里种着数不清的瓜果,养着能生蛋的鸡,家里还有几亩田。

老姚在二十岁那年娶了现在这个媳妇,那时候娶亲是隔壁村的一个老媒婆给介绍的,新娘子叫玉凤。老姚早就听说玉凤是隔壁村里数一数二的漂亮姑娘,所以从定媒到娶到家里他一直都是喜滋滋的。

老姚和玉凤结了婚第一年就生了个闺女,把老姚家乐的逢人就炫耀。可也不知是怎么了,自打生了这个闺女以后,玉凤的肚子就再也没鼓起来过。一年,两年,五年都过去了,老姚的大闺女都自己梳着俩辫子满村里跑了,可这玉凤就是怀不上。老姚有点慌了,请村里的会做法招魂的老婆子来给玉凤看看,那老婆子说玉凤这是被厉鬼缠了魂,那厉鬼是丢了孩子的,所以缠住了玉凤的肚子,不让她怀。老婆子给玉凤画了个符挂在了脖子上,说是驱鬼的。这符带了两年,玉凤还是没怀上,老姚看着自己媳妇那扁扁的肚子,天天坐在门槛上唉声叹气。

转眼间又过去了三年多,老姚也认了命,这辈子他是没儿子的命了。闺女大妮被老姚送去了镇上的小学读书,每年收的庄稼卖了还得给大妮交学费。左右老姚就这一个孩子,日子过得还是十分宽裕的。

可这舒服日子没过多久,村里的大喇叭就开始天天喊着要让人们集体干活,还要吃大锅饭。老姚是个实在人,家里两个老的也就他这一个儿子,其余的都是他的姐姐和妹妹。村里要修河堤,老姚和村里的劳力都去干活了。

两个裤腿一挽,赤着脚就站在水里,老姚和村里的男人们喊着号子拼了命干活,玉凤就在家里伺候公公婆婆。

这天晌午,玉凤在院子里给大妮缝裤子,突然就闯进四五个人来,吆喝着找老姚,还要翻家里的东西。玉凤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把手里的裤子一扔就跑去河堤把老姚叫了回来。老姚这一回来就没进得了屋门,被两个人拽着就去了村里的小广场。

老姚被带走天天挨批斗,老姚家也被翻了个底朝天。老姚的爹娘原来在村里也算是个小财主,这一翻,就把老姚家攒下的家底都翻没了。大妮也从镇上回来了,娘俩在家伺候着两个因为这事被气得下不了床的老人。

和老姚一块被批斗的人都陆陆续续的被放回了家,老姚就天天垂着脑袋听着人们指着脑袋骂他是个“剥削阶级”,听着听着也就麻木了。直到有一天人群里有人尖锐的喊了一嗓子“姚大哥,你家老爷子没啦!”这老姚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快上不来气了,两眼一黑就倒下去了。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玉凤哭的肿的跟俩大桃子似的眼睛。

村里对老姚的批斗终于在这几天慢慢消停了点,忙完家里老爷子的丧事,这老姚的娘也撑不住瘫在了床上。玉凤就天天去地里干活,家里那几只鸡也早就为了救老姚被玉凤送了人。大妮在家里做饭,给奶奶端屎端尿,偶尔她也去地里挖点野菜。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了几年,老姚他娘也因为没了老爷子这个依靠,没两年也去了。村里的大喇叭开始喊着为老姚这些被批斗的人们平了反。老姚终于卸去了这些年受过批斗的“剥削阶级”的帽子,他开始想着给大妮招个上门女婿。

可这老姚家现在是真穷啊,没有哪个家里有儿子的原意去给他家做上门女婿。老姚急的像个热锅上的蚂蚁,托了好多人给打听,终于在离着几十里地的村里打听到了一个李寡妇带着自己的儿子,这李寡妇在上个月因为急病去了,现在就剩了个儿子叫林全。这老姚赶快让人去找了个媒人,要招林全做上门女婿。

林全先是不愿意,但老姚家三番五次的托人去问,他又自己亲自去老姚家坐了坐。见那老姚和玉凤对自己跟亲儿子似的,大妮虽然他就远远地看了几眼,倒也是个美人,林全就答应了,到姚家做了上门女婿。

老姚这时候是真觉得自己是苦尽甘来了啊,他看着大妮和林全小两口日子过得和和美美,没两年又生了个大胖小子,家里穷是穷了点,但一家人好歹是团团圆圆的。

老姚是亲自给自己的外孙子起的名,既然是上门女婿,那这外孙子老姚是当亲孙子看的。老姚起的名叫“林成才”,成才,成才,老姚就希望这个外孙能是个有出息的,也能让老姚家脸上有点光。

但是好景不长,成才十一岁那年,林全在地里干着干着活就倒下了。村里的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到了平板车上,老姚拉着他去了镇上的医院,在半路人就没气了。医生叽哩哇啦的给老姚说了一大堆,老姚一句没听懂,就记住了林全得的这个病叫“先天性心脏病”。老姚不知道这是个啥病,就知道心里一阵阵的难受,成才还在镇上上着学,他爹这咋说没就没了呢。

老姚还是把人又给拉了回来,大妮和玉凤看到人就哭晕在院子里了。老姚也看着这娘俩不住地掉眼泪。但他还是没有让自己垮了,他还有个外孙呢,他得指望他外孙子有出息啊。老姚这也是奔六十的人了,身子骨也不如以前了,再加上年轻的时候修河堤,在河水里一泡一整天,现在这腿一到阴雨天就疼。

老姚把地里的活扔给了玉凤娘俩,自己去了镇上做工,白天搬媒,晚上再去给人家看瓜地,就这么硬生生的靠一把子力气把成才供到了大学。这成才也确实有出息,村里大学生不多,送成才上大学去的时候老姚都乐的合不拢嘴了。这上大学的学费是老姚一点一点搬媒攒起来的,眼看着自己的孙子就要有出息了,老姚觉得这些年自己的汗没白淌。

这几年老姚挣的钱都投给了成才,自己家的房子还是以前的老房子,看着村里都盖了新房,老姚也想着过几年盖个房子,再给成才娶个媳妇。

可老姚干不动了,他的腿越来越不好,家里就玉凤拾掇着,大妮去了镇上的服装厂做工。

成才很快就毕了业,他回来给老姚他们说想留在市里工作,是个大企业,他每天就动动手打打电脑。老姚不知道电脑是个什么东西,但他知道自己孙子在市里累不着,他就高兴。成才每个月都回村里看老姚玉凤和大妮,还给老姚他们带好多他们没见过的好东西。

就这么过了半年多,成才有一次过了两三个月还没回来,老姚也不知道要怎么找他,就每天在门口等着,心里焦急万分。

成才终于回来了,但这次没拿东西,他给老姚说他打算做个大事业,老姚什么也不懂,听自己孙子说做事业需要钱,老姚二话没说就去屋里把这些年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给了成才。

谁知,成才这一走就没回来。

老姚一下子就像是老了十几岁,本来就七十岁了的他满头的白发,瘦的像个纸片人。玉凤受不了打击精神渐渐地不正常了,整天痴痴傻傻的,大妮就开始踏上了全国各地找儿子的路。

村委会见老姚家实在可怜的很,就时不时地给他送些油米、日用品,还给他和玉凤办了低保。老姚整日的在门口张望,盼着成才回来,还要看着玉凤,怕玉凤跑了出去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过了很多个夏天很多个冬天,老姚的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他拄着拐杖也去门边坐着。打从成才走,这一等就等了五年。

这天,老姚依旧在门口坐着,手里攥着村委会刚找人帮他买的药。远远地就看见一大堆人向着他家门口就走过来了。老姚的眼睛看不太清楚,等走近了他看见在前头走的那个人是大妮。大妮后边跟着一堆人,他看见有村委会的,他认识,这几个人经常来看他,还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他看清了这堆人中间走着的男人,那是他的孙子,成才!

老姚哭了,他不住地向那些送他孙子回来的人念叨着谢谢,至于那些穿警服的人说他的孙子被骗进了传销组织什么有人控制之类的,老姚听不懂,他就知道有人把他孙子关起来了,而这些穿警服的人和村委会把他的孙子救回来了。

成才的回来使老姚又有了活下去的动力,成才跟着大妮去了服装厂上班,老姚和玉凤还是在村里的那个小院子里。不久,大妮就给成才在厂里说了个媳妇,成才结了婚在镇上住。老姚不愿意带着玉凤这个痴痴傻傻的老伴去镇上麻烦成才,就只让大妮去和成才两口子一起住了,能给他俩做个饭。

这个小院里还是老姚和玉凤两个人住着,村委会给老姚家修了房子,村里也全都修了水泥路。老姚家隔段时间就有村委会的人送东西来,还有给老姚和玉凤看病的。

老姚没事就拄着拐杖在院子里转转,玉凤就自己搬个小马扎在角落里坐着看着他傻笑。每次村委会有人来,老姚就在院子里迎接着,攥着村书记的手不住地念叨着:“毛主席好,咱们国家好,咱村书记好,要没国家帮着,我早就活不了了啊……”这话被他一遍遍的说,村委会的人就一遍遍的听着,把老姚的手攥的再紧些,再给他把眼泪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