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长江文艺》2018年第6期|巫昂:虚构的情感也可以灼热异常(9首)

来源:《长江文艺》2018年第6期 | 巫昂  2018年06月08日08:52

  

  主持语:

  巫昂的关于爱的诗篇,既不空灵,也不黏滞;既冷酷无比,又灼热异常。诗歌曾被指为“人类情感的方程式”,爱在其中更形复杂,却常常被苍白之人披挂上一副温柔假面。我更喜欢巫昂语调中决绝的一面,锋利的匕首只对着自己的心,有震痛,也有坚毅,“我热爱你悲切地看着我/胜过一句话已度过一生”。但她允许偶尔有异样的句子从诗的整体氛围中逃逸而去,如同她向自己的人生所允诺的。

——魏天无

 

碎石飞溅

 

亲爱的,当时你应该纵容我

在那个峡谷多飞一会儿

我不能飞向你

至少可以俯视那片山林

你是我心中纯真的代名词

我怕握手会留下肮脏的指纹

亲吻,会污染你的水源

亲密无间,将过早地让你衰老

这假的人世

我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在漫长的队列里

我只能扮演一个

无能为力的傻子

作为一个女人去爱一个男人

这有多蠢

女人从来不爱男人

只爱不离开她们的人

 

罪人笔录

 

我热爱活着

胜过活了一半半途而废

洗滚烫的热水澡

并借机融化成一摊西红柿酱

沿着防臭地漏冲下去

 

我喜欢在暧昧不明的灯管下找开关

胜过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热爱你悲切地看着我

胜过一句话已度过一生

 

可以一起做的事

大部分不如一个人完成

在你的城市我黎明即起

一个有罪的人理当早早离开床铺

 

第一位

 

情爱怎么可能排在第一

任性的飞行怎么会是一辆飞机

面世的目的

你在深夜万念俱灰

次日又打开窗帘

光线总是如期而至

醉生者梦死

只要活着,就得好好表现自己

超乎常人的稳定

寻医问药的能力

爆炸的一刻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

炸弹在不知道

具体哪里的位置

 

母亲与妈妈

 

从今年开始

我们养成了新习惯

告别的时候拥抱一会儿

你在我怀中像个刚上小学的孩子

我尽量多地大声地说我爱你

这也许源自内心更深的恐惧

七十三岁了

你还像三十岁那年一样爱我

我们无话不谈,像一对老朋友

你的基因在我体内熊熊燃烧

像永不熄灭的火盆

因为你啊,我获得这世间所有的善与信念

他们说我人不错

也懂得容让

这是你的默认设置

像你一样,余生我只想给予给予给予

却在大早上向你索要一碗粥

在餐桌旁

我们互道早安

妈妈,母亲这个词

应该颁给你一枚荣誉勋章

 

父与子

 

你身上有一种非你的

奇怪的东西,我不熟悉

它不是件衣服

可以穿,可以脱

我身上也有一种非我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它从哪里来的

“父亲,”你说,“你的父亲给你的。”

那个上午我们坐在一起

谈论我们的父亲

我对你的爱多到足够稀释非你的东西

你是我的孩子

来自我的子宫

又想方设法进入她

我在逃避加倍黏稠的爱

奔跑、喘息、不曾休止

穿上耐克也没有用

 

硬回车

 

梦到外婆的次日

梦到了你

这一年我做梦的好运气

消耗光了

梦到你和她来我家做客

我终于看清了你们完整的轮廓

那灯火仿佛来自天国

也许梦让人提前死去

又浑然不觉

 

旅 馆

 

这两三个月

旅馆的气味替代了家的

在各种白白的枕头、床单上醒来

闻到不知道是哪个城镇的窗外飘来的早餐

水龙头里流出来的

有时是水

 

房卡里储存了

所有住客的闲聊、尖叫和吵闹

在电梯里与人为善

在空无一人的电梯里

面对自己的一团糟

 

收拾行李收拾烂摊子

为三千公里外的生活埋单

确认下一站是不是有人

车门一开常常面对荒草丛生的场面

 

能够见到你的那一站

别有深意

你身上带有上帝赋予的徽章

但我无暇回味

该拿身上这些余温怎么办?

瞬间零下一度

也许我去往的地方

不再需要任何温度和情感

 

白色的旗子挂在火车站广场

而我开始打听列车的去向

 

自书告身

 

你劝我不要再容易心软

而你是我心软的一部分

我试着去分辨自己身上的软和硬

对你,我是全然地柔软

你坐在那里像一只

没有丝毫攻击力的作废的步枪

我们有一些东西

是那么地不堪

这一生丢盔弃甲

终死于普通的粪坑

 

安全措施

 

五一和十一之间

有五个月

做个安静的老人

给自己插上翅膀和电池

打听养老院一个月需要多少钱

座机免提,护士胖得像个傻子

我隔壁床的老头儿

有辉煌的过去

他会倒着开卡车

我等着孙子来看我

等了三天三夜才知道

我没有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