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随凯库拉渔民出海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王谨  2018年06月10日20:53

北京的秋天即是新西兰的春天。那天一大早,天气宜人。我们乘坐当地华人雷云先生的汽车,行驶两个多小时,来到基督城与皮克顿之间的小镇——凯库拉(Kaikoura)。这个不大的半岛坐落在新西兰风景如画的南岛东海岸。这里被称为海洋生物的天堂,因为南方来的寒流与北方来的暖流在这里会合,从海底卷起大量营养物质,故引来大量的海洋生物。

凯库拉镇被新西兰人视为自然所赐予的福地,是新西兰最流行的观光活动——赏鲸的最佳宝地。当地人自豪地说,这座小岛宛如上帝放入水中的山峰,给浩瀚的大海以自然的陪伴,而在这碧波万顷之间,又生活着令整片海域和小镇都充满灵气的海洋动物,使之成为闻名遐迩的观景和考察海洋生物的胜地。鲸鱼、海豚、毛皮海狮、海豹、信天翁、企鹅等海洋动物应有尽有。近年来,当地渔民还开辟了一个刺激性的旅游项目——海钓。

那天,天气晴朗,适合出海。我有意借海钓项目随渔民出海,看看他们怎么打鱼和保护渔业资源。我们简单用完午餐,来到原定的地点准备上船。只见两个当地渔民正在一艘简陋的旧渔船上忙乎,没想到我们就是要坐着它出海。我们一行依次上船,没有专门的座椅,大家靠船舷而立,穿不穿救生衣自己决定,不做统一要求。

渔船被水陆两用车拖下港湾,海水蔚蓝,洁净无瑕。开始航行时风浪还不算大。但航行十多分钟,进入深海,渔船就颠簸得厉害。我们赶忙握紧抓手。船越往前开,风浪越大,不时有滔天海浪铺天盖地向渔船压来,似乎要打翻渔船。但两个渔民埃里克和阿隆从容应对,一个在前舱掌舵,一个在船尾照应我们。为避免晕船,阿隆提醒我们朝前面一个方向看。船在海浪中颠簸着。突然,一股大浪跃上船舱甲板,我们一个趔趄,差点被掀下海,好在抓紧了把手,没有倒地,但鞋和外衣都打湿了。

渔船时而冲上浪尖,时而跌下峰底,我们的五脏六腑都像换了位置。继续前行几分钟,马达静下来,原来到了深海垂钓区。渔船抛下锚,让我们开始垂钓。两位渔民为我们准备了钓鱼竿和鱼饵。渔船停在海上,随风浪摇晃、颠簸不可避免。在船上下饵和收竿,我们最担心的是安全,防止摔倒。因是深海区,在钓竿滑轮上放线得放几十米或一百多米,在风浪中收线更是个力气活儿,既要掌握脚下平衡,又要观察渔线动静,看是否有鱼上钩。我们每个人都忙得满头大汗。我三次下饵,三次收线,倒是次次有收获,第一竿钓了条大红鱼,渔民过来帮我摘下鱼钩,把鱼扔到筐里。第二三次,各钓了两条不到一公斤的小红鱼,渔民把它们摘下,都扔到海里。我不解,后来才得知,太小的鱼,当地不允许带回,只能放回大海让它长大。

本来海钓的时间预定两小时,但我们受不了大风浪带来的颠簸,想提前“鸣金收兵”。两个渔民尊重我们的想法,开动马达,调转船头。按海钓项目规则,渔民会在中途为我们打捞些龙虾赠送我们。运气好,打的龙虾多,参与海钓者就分的多;运气不好,打的龙虾少,就分的少。这天我们的运气不错,拉上的虾筐上总有战利品,活蹦乱跳的大小龙虾不少。正当我们欣喜时,只见渔民拿来一个带尺子的刀具,拿起一只只龙虾量尺寸。腹部宽度大于65毫米的龙虾放到筐里,小于65毫米的龙虾得放回海里。据说,当地打捞鲍鱼也规定了大小,小的或母的,都要放生。这是新西兰为保护渔业资源而制定的法律规定。如有渔民违反规定,会受罚甚至被取消打鱼资格。于是,当地渔民出海,都习惯带一把有尺码的刀具,自觉约束自己,共同保护渔业资源。

这次出海,既见证了新西兰对海洋渔业资源的严格保护,也享受了一次新鲜的海味。渔民给我们每人分了一只大龙虾。导游雷先生说,我们是幸运的一批,上一批垂钓者,三人才共享两只龙虾。导游当晚让旅店房东为我们煮熟这些龙虾,然后我们自行烧烤,佐以沙拉和烤玉米,在异国享受了一次难得的自助海鲜大餐。(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