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夏初言

来源:新浪博客 | 素昕然  2018年06月12日08:39

午间,听得入夏以来首声蝉鸣,声音应是从窗户对面的几株大树传来,也就只是几声。树叶繁复葱绿,心想,这样茂盛的树木,何故一朵花也无有。正午阳光颇为嚣气,时来几阵风,绿叶便随风在光下明晃晃地招摇照闪,望得人眉目生眩。蝉音入耳,夏季便是如期而至了。

而时常又是有雨的。伏案写字的空隙,起身续茶时,望出窗去,见雨状细如银丝,亦无声响,倏忽一下便止了。当然亦有大作时,来势汹汹的灰沉云团自远而至,尘土飞扬,山雨欲来,倾盆后的的院里,数只幼虫在盆栽落叶旁缓慢蠕动。谷雨至夏时,大有是这般的气象。

昨日小满,记起《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所载:“四月中,小满者,物至于此小得盈满。”理悟此句颇有佳趣,物不满则留缺,过满者则溢,凡世间所有物至此小满为一段落,如田间麦穗,颗粒饱满但尚未熟成,万物自然生长,稍得盈握亦尚未全满。小得,为获不多,小得盈满,应是恰到好处的拿捏,于物于情,紧慢一分皆不可。

浮热晴午,望出窗去,大树绿叶仍在光下明晃晃地招摇照闪。续水煮茶,无心研墨便闲翻几页旧书,年岁不同,每阅亦有新会。《癸辛杂识》册内有则“水竹居”,曰:“人家住屋,须是三分水,二分竹,一分屋方好。”初读之际,心觉薛野鹤此说甚奇,目定,叹其寥寥几字便言出一座诗画庄园形象。

早在南宋,时人就已十分考究园林之构建与布局。纵观此句,若将全局一分为六,凡与“水竹”二字迹象有所沾染之水,池,亭,花,竹,树等物就已占去五分,栖身之屋仅得一分,可见当时富有江南诗画特色的园林对文人雅士大有影响。园中赏花观鱼,闲亭望月,听风摇叶,在这样的风气中,酝酿和催化了甚多文人情怀。而在“假山”一则中,亦细致描绘了高超的假山艺术对园林点缀的重要性。贯穿为当时典型的极具文人色彩的园林。

三分水,二分竹,一分屋。所尽幽居之美,于此时节,何尝不是诚觉言之甚妙呢。

清少纳言曾于书中提道“夏季为夜时最好。”然思想,晚云悠悠,沐阳待合,斜晖西照时亦甚为惹目流连。

茶汤凉却,外出散步,路经一株花树,暮色中立足望之良久。

天边霞光已落,不如寻处吃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