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重建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的整体性视野

来源:文艺报 | 徐妍 冯臻 舒伟  2018年06月13日08:30

中国儿童文学的百年发展经过了理论探索和中外文化交流逐渐深入的过程,面对未来儿童文学的进一步发展,我们应该从何处进一步挖掘儿童文学的思想资源,丰富儿童文学理论体系建设,中国儿童文学理论批评进一步发展的依据和可能性又是什么?本期,我们特约几位儿童文学理论批评家,就最关心的儿童文学理论问题谈谈他们的看法。

徐妍:重建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的整体性视野

中国儿童文学若想在新世纪背景上确立身份和定位,当务之急的工作便是在整体性视野下将儿童文学创作视为一个与思想文化世界、文学史(包括中国儿童文学史)世界、现实世界、未来世界相一体的世界。

迄今,中国儿童文学与中国社会的现代性进程相生相伴已经100年了。100年中国社会的现代性进程中的各种记忆早已渗入中国儿童文学的血脉,影响或生成了中国儿童文学的故事内容、主题思想、人物形象以及形式结构。中国儿童文学正因为参与了中国社会的现代性进程才得以诞生、成长、壮大,迎来了新时期的黄金期和新世纪的繁荣期。特别是新世纪之后,中国当代优秀儿童文学作家作品已经跻身于世界当代优秀儿童文学作家作品之列,实乃可喜之事。然而,不得不承认,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仍然面临身份悬空、定位不明、作品复制化和空洞化的问题。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若想重新出发,且与新世纪中国社会的巨变同步、乃至与世界的巨变同步,我以为,必须清楚地意识到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所面临的繁荣中的危机,反思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的视野窄化问题,进而重建中国儿童文学的整体性视野……【详细】

冯臻:童年的位移与儿童文学概念的再认定

理想的儿童文学,是成人与孩子之间对于这个世界理解的一种审美沟通。经由儿童文学的审美通道,将人之为人的核心价值以真实、正确、真诚的方式来实现儿童与成人之间的有效交往。

这十余年来,儿童文学作品的创作和出版,进入了一个蓬勃的发展阶段,因此有了中国儿童文学进入黄金时期的说法。确实,儿童文学以及其他类型的童书是出版领域的亮点,同时中国原创儿童文学无论在作品数量、质量、创作队伍以及受重视和关注的程度上,也都超过以往,但是在这股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热潮中,还需要围绕着对儿童文学概念的厘清与认定,对某些创作现象予以冷静的思考……【详细】

舒伟:批评与研究:拓展儿童文学边界

作为人类个体生命中特殊的人生阶段,童年具有独特的双重性。童年包容了太多的东西,但又是受到诸多限制的时期;童年是无畏的,充满想象的,心比天高的,但童年又是摇摆不定的,蒙昧无知的,甚至充满恐惧的,需要成人的呵护和引领。因此,一方面要不忘初心,尊重童心,另一方面又不能一味地崇拜童心,拔高童年。因此,创作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绝非易事。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要体现对儿童及青少年成长的意义和价值,满足不同年龄层次的少年儿童读者的认知需求和审美需求。这对于讲述中国故事的经典儿童文学作品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正如新马克思主义学派批评家杰克·齐普斯所说:“儿童文学也应当遵循我们为当代最优秀的成人作家所设定的相同的高水平的审美标准和道德标准。”就此而言,儿童文学批评和研究及来自儿童文学史的文化理论视野具有不可替代的评判价值和引领作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