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身患脑瘫却坚持写诗三十余载诗中带有老北京风格 诗友在为你募捐坚强诗人请挺住!

来源:北京青年报 | 崔巍  罗崇纬  2018年07月05日08:39

供图/老贺

6月27日,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手术室里,进行了一场长达9个多小时的大手术,患病的人叫殷龙龙,是位脑瘫患者,因多年的脑瘫引发了颈椎骨质增生和椎管狭窄,导致脑萎缩、手臂肌无力、呼吸不畅、吞咽困难。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诗人,56岁的他从19岁开始写诗,曾经参加过圆明园诗社,1997年加入了北京作家协会,如今诗人走在人生十字路口,诗友李飞骏、刘不伟等人为其发起募捐,希望诗界同仁献出爱心,酌情相助。

自幼脑瘫

坚持创作三十余载

殷龙龙自幼患有脑瘫,但他十分热爱诗歌,2016年他的诗歌集《我无法为你读诗》出版,里面收录了他三十多年所创作的诗歌。他的好友、诗人李飞骏向北京青年报记者介绍,殷龙龙家庭条件

比较困难,“他本身就是脑瘫患者,行动不便,与妻子离异,只有一个儿子也刚刚参加工作。手术费、护理费这些钱都不是小数目,我们就想能不能发起募捐,在我们这个小圈子号召一下。”

李飞骏提到殷龙龙的病是从2017年初就开始严重了,由于脑瘫所引发的脊椎问题一直困扰着他,拖延到今年6月份才治疗,“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他的儿子刚参加工作,不能总请假,现在请了一个护工在医院里照顾他。”

殷龙龙另一位好友刘不伟提到平日里的殷龙龙是个很幽默、性格温和的人:“平日里我们见面都要互相调侃几句,大家都是多年的好友,2003年的时候就认识了,当时因为诗歌结缘。前几年他还能开残疾人的三轮车上街,到2016年的时候他就感觉肌肉没劲儿了,可能那时候就有一些症状了。”

“从小街坊邻居就知道有个小诗人”

根据刘不伟的回忆,殷龙龙小名叫大龙,家住鼓楼大街附近,“我有一个朋友跟他是邻居,大龙从小就喜欢诗歌,街坊邻居都知道这里有个小诗人。”

殷龙龙写诗很早,有独特写诗技巧,他的诗歌里经常用到引喻、象征、意象等手法。“他写诗有时很随性,可能开着残疾人三轮车在鼓楼大街上转一转就有了灵感”,此外刘不伟还提到,殷龙龙的诗歌里有着“老北京”风格,作为从小在鼓楼大街长大的孩子,他的诗歌里经常出现他对旧鼓楼、老北京的回忆。他有一本名叫《单门我含着蜜》的诗集,就是他根据地安门内的一家叫“喝了蜜”的甜品店名字创作的,回忆早些年在鼓楼的岁月。

“用食指打字,坚持创作”

虽然行动不便,但是殷龙龙学东西的能力很强,在好友的印象中,他打字很快,QQ上的消息经常马上能回复。刘不伟回忆,早年他去大龙家看他时,进门看到他在台式电脑前用两只手的食指打字,“我们都称他是‘二指禅’诗人”,而他就是用这种方式一直坚持着创作,2017年病情加重后,写诗也并没有就此丢弃。而且除了写诗,殷龙龙还自学了画画,2013年起他开始学习创作油画、水彩画,拍卖了一些作品,他还先后去了北海、杭州等地进行艺术创作。

刘不伟、李飞骏等人作为殷龙龙的多年好友,在得知他病重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安排了这次募捐。刘不伟说:“当时是一位朋友跟我说了大龙病重的事情,我当时在呼特浩特没法回京,就跟李飞骏商量了这次募捐。发起人还有一位是猜火车文化沙龙创办人老贺,我们早些年经常在他那里举办文学沙龙,彼此都是特别好的朋友。大龙的诗在我们圈子里也备受推崇,大家也很关心这个事,发起募捐后已经有十几位朋友汇钱支持。”

据了解,此次募捐预计筹集善款20万元左右,目前已筹得4万余元,这些钱将用于手术费、医药费、住院费、护工劳务费及术后康复等费用。北青报记者试图联系殷龙龙的家属,对方谢绝了采访。

附:殷龙龙的诗

《苟各庄》

我们贴着水面听见山谷的寂静

在竹排上湿了眼睛

黄昏坐在驴车上——

往哪儿乱走

哪儿就有石头、树叶、鸟巢、天空

台球桌在路边像一道菜

牌楼和古老的石板桥夹住自由

溪水边多少人影分而合

合而分

老人兜售着柴火,年轻人花枝招展

离篝火晚会还有八十米

我们的心早就被烟熏得浮躁了

我们骑马扫荡着软弱

我们的山用沉默阻挡敌人

我们回到农家旅舍,在俭朴的乡亲中间

祈祷,和讲述

整个夜晚,整个崩断的人生

…………

我们如何能捡到自己的虔诚

让这个小山村蒙受泪水

充沛的救恩(编者注:有删减)

延伸阅读

殷龙龙

1962年出生于北京,1981年开始写诗,1984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曾经参加圆明园诗社,1999年参加诗刊社青春诗会,2017年加入抱一诗社。著有诗集《旧鼓楼大街》《单门我含着蜜》《我无法为你读诗》和《汉语虫洞》《脑风暴》。2012年获得由赶路论坛、《赶路诗刊》、“御鼎诗歌奖”评委会共同评出的2011年度“御鼎诗歌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