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花草与大楼齐飞的城市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刘放  2018年07月07日08:53

三角梅和凤凰花竞相盛放的五月,我们来到了鹏城深圳。满目红艳艳的花瓣如笑脸,述说着热情,张扬着个性。

有人说,深圳是中国绿化最好的城市之一,丰沛的降雨加上光照充足,自然有着先天的优势。再加上规划的先进,起点高,后续护理措施得法,让这里成了高楼与绿树交相辉映的所在。深圳高楼林立,在深圳观景,人们往往不约而同都选择了一个仰视的姿势。

但我还是喜欢学李白,固然少不了要“举头望明月”,但更加上心的却还是“低头思故乡”。眼前的景是人家的,故乡才是自己心上的,必须低头而思。

我抽空去了一下位于深圳市东郊的深圳仙湖植物园。该园建有苏铁保存中心、木兰园、珍稀树木园、棕榈园、竹区、荫生植物区、沙漠植物区、百果园、盆景园等十几个植物专类园,非常开眼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门票为15元,学生票5元,但又特别辟出一个免费开放时间,在客流量低的时间里,两个时间段的7个小时中,免费开放。我就是在这个免费时间段进的园,看了很多植物,也领略到了深圳人的友善。

略说几种从未一见的花卉:丝铁线莲、鹅掌柴、米碎花、浙江润楠、曲枝假蓝……这曲枝假蓝花有着蛇皮一样的纹路,而丝铁线莲朴素优雅,纤巧的花瓣几日之后就变成一团团的“白发魔女”。而且,我还看到了狗仔花!北宋王安石有诗写到狗仔花:“明月当空叫,五犬卧花心。”大文豪苏东坡认为诗句不合事理,就真诚地做了修改,改为:“明月当空照,五犬卧花阴。”按理,改得不错,因为明月怎么会叫呢?改5条狗狗匍匐在花蕊中为花阴下才合乎常理。不料,这是王安石下的圈套,他似乎是有意逗老朋友玩的,他看了东坡的改动后,捋须而笑,说东坡见闻不广嘛。后来苏东坡谪居海南儋州,看见了有鸟名为明月鸟,又有花名为狗仔花,恰恰是花瓣内有5支花蕊,形似5只小犬顶头蹲坐一团,头、身、尾俱全,形象逼真。于是东坡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当年错改了王安石的诗。这狗仔花也因此段轶事名扬天下。

据了解,深圳有超过2000种的野生植物,他们不声不响、有滋有味地生长在深圳大地上。 深圳可仰视,亦可俯视。

仰视大楼是外观,如能入内乘坐电梯实地平视才更佳,一如望着硕果满枝头而咽口水,再亲口尝尝,那才是真正的亲近,因亲而近准确知滋味。

我们去了腾讯员工尚未进入的新大楼。说到腾讯,年轻人几乎无人不知。许多接触QQ的人,一定记得那个好玩的企鹅。登上那个免费的QQ聊天网,等待的过程中,一只企鹅在摇头晃脑地四处观望,跃跃欲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在腾讯网玩免费游戏,玩围棋,开房间时又是这只企鹅迈着天鹅湖中小天鹅一般的舞步,给送来开门的钥匙。

听同行人讲,腾讯创始人之一的马化腾曾请他们吃饭,饭间得知,这个“小马哥”最先是做BP机的。“小马哥”并不隐瞒,他说他的第一桶金就是靠BP机在北方挖掘到的,助其腾飞。BP机如今“人面不知何处去”,腾讯却“桃花依旧笑春风”。

乘电梯到13层,我们细细观摩了员工即将入住的办公写字间。总的印象是,与其说高档,不如说舒适和温馨。当然不乏高档,一把工作座椅的价格达到了8000元,拥有高科技含量,能有效保护坐在上面工作者的腰部和腿部健康。据介绍,这把椅子“小马哥”亲自试坐为员工所挑选。此外,大楼内有环楼的塑胶跑道、高层攀岩、篮球场、健身室、游泳池、乒乓网球羽毛球。还有,这里的空调风不是从天花板上吹下来,因为这样的冷气会造成人们容易患肩周炎和颈椎病,他们将冷气从地板上合适的出口进入室内,从细微处透出科技与人性的携手。看得出来,公司的管理层是真正爱护员工,将员工当做第一财富。腾讯很有钱,但腾讯不仅很有钱。大家都对此啧啧赞叹。

而我,独对那个大家几乎熟视无睹的根据身高可自我调节高低的工作台更情有独钟。它设计的特点是可以坐着工作,但一按台面,台面能立刻升高,再自行调节,直到能站立工作,像海明威所说的“站立写作”。我立刻用微信发出一句话:忡忡,你知道我在哪里吗?捷足先登,在你的新办公室!

忡忡是我姑姑的孙子,大名罗子忡,一个身高一米八九的高个儿小伙。

忡忡小时候是有名的豆芽菜身材,初三就蹿过了一米八,我们都笑他是“小姚明”,就是太瘦。他也喜欢打篮球。我曾问他,这样的身高,扣篮该没有问题吧?他笑笑,如实说,跳起来可以挂在篮筐上,还是有点不敢把球往筐里扣。

他父母长期在外地做工程,他从小与外公一起长大,对外公感情极深。一晃,他考上了地处岳麓山下的中南大学。虽然不如北大清华的名气大,但也是985名校。他的专业是本硕连读,但本科毕业时,一个他心仪的女同学被保送到北京中科院读研,而这个女同学属于青梅竹马性质,在对方的鼓动下,他放弃了母校免试读硕,报考清华,觊觎在京城做伴。但是,考砸了,失意之中到了深圳,在一家家教公司打工。我调侃中鼓励他,没关系,在深圳崛起,也许能让女同学“孔雀东南飞”,再度在鹏城携手也未可知!

深圳离苏州远,我也没能多了解他的工作情况,只知道他用第一个月收入买了一台制氧机,寄给湖北老家古稀之年的外公,外公患严重的哮喘病。老外公收到制氧机,通上电,源源不断的氧气让他舒服了很多,左邻右舍的老伙计来围观,羡慕他有福气,老人却禁不住边笑边老泪纵横。我听说这些时,一抬眼,发现天空是如此湛蓝高远,感觉做人虽有诸多不如意,但也真的很有意思。

很快,他做家教做出了名气,学生不但追随不舍,还介绍来不少生源。公司决定让他编写教材。而腾讯公司得悉,经考察,立马抛来了橄榄枝:如愿意,我们可以给你增设平台。

这平台,字面上的理解,当然是不让他压低座椅就台面,而是抬升平台,让他伸直了腰腿舒服地工作。更深一层的意思,也许就是心灵舒展,天空辽阔。

前不久,听说北京的女同学毕业后,放弃了北京诸多科研机构的机会,南下,也入了腾讯公司。呵呵,倒是让我无意言中。

我在微信里对忡忡说:不错,我虽然没有看见你打篮球,但我感觉你在生活中已经将这只篮球扣进了筐。好样的,继续加油!

看一方水土是否钟灵毓秀,当然要看杰出的人才。但是,如果仅仅只看几个身价入富人榜排名的大佬,每一地都有,差别不大。倒是近距离看看普通人,答案更为靠谱。譬如这对叫我“表伯”的腾讯人,他们很普通,租房住,如同城市里的野生植物,但不论是“明月鸟”还是“狗仔花”,他们能有充分展现才华的平台,“士为知己者活”,这样的一方水土才更加充满活力,充满希望。南北朝人庾信写《马射赋》得名句:“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到了唐代,王勃青出于蓝活用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今天的深圳,似乎又有了类似的句式,那就是“花草与大楼齐飞”。小人物能与大人物一样意气风发,低矮的花花草草在高楼大厦丛中生活精彩,毫无愧色,这,恐怕才是深圳最让人动心之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