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福建文学》2018年第9期|蓝蓝:一些遥远如星辰的词(组诗)

来源:《福建文学》2018年第9期 | 蓝蓝  2018年09月20日08:21

 

 

  蓝蓝,1967年生于山东,后随父母到河南。14岁开始发表作品。出版有汉语诗集、中英文双语诗集、俄语诗集18部;出版童话散文随笔集等12部。作品被译为英、法、俄、西班牙、德、希腊等十余种语言。曾获全国新世纪女诗人十佳、宇龙诗歌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刘丽安诗歌奖、第四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袁可嘉诗歌奖、三月三诗歌奖、华语文学传媒年度诗人奖、维拉国际年度艺术家奖、天问诗歌奖等。

  世界隐秘的渴望

世界隐秘的渴望:

使雨化成雪的冲动。

使夜成为萤火虫,

萤火虫成为星星。

使一个人成为所爱的他者,

眼睛成为倾慕的景物。

干渴的人成为水,

鼻子成为香气。

是现在你想着,思考着

像巨石滚下山坡——

世界在雪崩却没有

一棵草因此而受伤、倒伏。

 

一些遥远如星辰的词

那些遥远的词,从另一个古老星系

朝你飞来——拖着冰冷的火焰

时间罗盘的指针

北斗星的勺把——悄悄对准了你

晨起,系上围裙

给孩子们煮粥,凉拌菠菜

听到少男少女对着手机窃窃私语

你等待收割的宁静中年

你开始枯萎的额头上的田垄

总有人在哭,既然你双眼噙泪

总有人在笑,你也在其中微笑

——已经到了腾空自己

为孩子们让出世界的年龄

你爱的人爱上了别人

也是好的,你这么想

你没有得到的幸福别人得到了

也是好的——一碗清水映出你的脸

谁都不再期待的,都在早晨

你眼睛所能看到的爱中

一切都是好的:路边小吃铺弥漫的热气

结冰的水洼,孤零零楼群上的一只风筝

你知道的是那么少

一群细腿鹿带着山岭奔跑,而一架飞机

一头扎进落满白云的蓝色大海

像初生的婴孩睁开好奇的眼睛

哦,亲人,你就要开始认识他们

哦,你不知道谁是你的敌人

——这世界神奇而壮丽

一件件丢弃的东西使你越来越轻

这样多好,你知道

它们会一样不少围绕着你的脚踵

飞舞盘旋——它们知道

为那些看不见的陷阱你始终保留着

一头年迈母兽的愤怒

在午后的困倦中,没有恐惧

蜜蜂的嗡嗡声离你耳际越来越远

——这缓慢的,这好而又好的

 

对德国诗人说

如果一个人爱上了一匹马

那么他们就会成为一个马人

从古希腊的山林里走出来

在古代的中国,两个不幸的恋人

活着时不能在一起

他们就会变成蝴蝶飞到田野里去

那是人间的帝王无法管辖的地方

我曾幻想长出翅膀,在天空飞

现在,你知道,我成了一个诗人

如果我愿意,我能飞到南极或

喜马拉雅山的雪峰,借助

那些诗句——它们无所不能

想象生下它们。——想象是什么

是渴望融入另一个人或事物的爱

写诗,就是通往善的道路

而善良就是对他人的痛苦的想象力

 

在 爱 中

我不想你,假如

你懂这灼热;

你懂这寒冷的雪

冰层下一动不动的鱼。

我不寻找珍宝。

我听不到也看不见,当你

沉默着从我跟前走过。

不要觊觎上天的分配

我爱真理远胜于其他。

我爱这绳索,这镣铐。

我不占有任何事物——除了

我自己的双臂。

我爱单人床木板的坚硬

和一个人形冰冷的痕迹。

 

自 忖

上帝善于从卷帙浩繁里逃走

一次次重新返回无知。

上帝伸出的手别有深意。

上帝深信眼泪。上帝怀疑上帝。

这个识字的打工者

走到阴影处就止步。

上帝会蹲下来系鞋带

躲在旮旯里哭泣,经常将

去年和明年弄混而不再计算时日。

你想错了,他并不爱面包

也不爱剑柄。他在悲伤中撕下皮肤。

他是一个普通人,也是人的未来,

更是众多人在一起。

 

想 到

想到窗下整夜的虫鸣——蟋蟀、螽斯

这是一声呼唤。

有些词语已经被虚无抽空。

有些人的名字已经成为象征

——如果没有应和,没有允诺。

轮到你用自己去填充

——这血肉之躯,不是词。

是呼吸,心跳

是终有一死的生命。

 

读一部网络小说

枪口顶在逃犯额头的时候,那人

眼睛不眨地看着他,微笑说;

你不会杀我,我相信你不会。

枪响了,那人一头栽到地上。

他吹了一下枪口,站了片刻就转身离开。

回到家中,太太冷冷地问:

你又去找那个贱货了?

他愣了一会儿,说: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他说的是真话。

相信与不信这个问题一直充塞了他的大脑

使他患了严重的失眠症。

几天后,在一次激战中他死了

因为失眠使他精神恍惚,以至于他觉得

能长眠就是最大的幸福。

 

雨中遇邻居

她撑伞走在雨中,泪光在腮颊

一闪而过。

微微佝偻的背影

浸入沉思——迷蒙的目光里,某个瞬间

她忽然拐进另一条阳光明亮的道路,街树变得碧绿

她重新挺直白皙的脖子;

撑着伞,仿佛举着一簇蓝色火把

五月的蔷薇在上面燃烧

她就要推开门,就要不经意听到

期待了很久的一声“对不起”;

伞掉在脚旁。一切都放回到大地上。

——她不知所措,就这样被幸福娶走……

现在,路面上的水洼

被车灯照亮。天已经黑了。

……茫茫的雨雾,吞没她孤单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