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红豆》2018年第9期|臧棣:心灵的代价(组诗)

来源:《红豆》2018年第9期 | 臧棣  2018年09月27日08:29

  臧棣,生于北京,北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任教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研究员。曾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8年度诗人奖,被评为1979—2005中国十大先锋诗人、中国十大新锐诗歌批评家。出版诗集《燕园纪事》《宇宙是扁的》《空城计》《慧根丛书》等十余部。

春卷

水仙花已对过暗号,

窗台上,自发的春芽化身成

葱绿的蒜苗,向你中

有我报到;甚至隔着塑料袋,

都能感觉到,韭菜的琴弦

已跃跃欲试。开水烫面,

橄榄油里漂浮的姜丝

像不像美人计,可是事关

生活到底还有没有真相。

无辜的洋葱,就不曾隐瞒过

一丝辛辣。切好的胡萝卜

也绝非临时才起意

看上去像忏悔录里的

一个细节。爱动摇的乐观主义者

忽然坚信, 咬春的

最大的理由,就在于宇宙中

有不止一个黑洞。但是

幸存也可能会耽误事。

毕竟,缺乏赐予的感觉

才真正是可耻的。现在,

你该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重申:

基本功必须比早起的

漂亮的石头还过硬了吧。

 

野岭学

还没上去的时候,

我们看上去像浮云的客人。

世界很柔软,以至于圈套

都漂亮得有点不好意思。

话梅,金橘,红薯干,

特定情境下,一半像药食,

一半像比干粮还细心。

如果你只顾给智慧削皮,

苹果会很悲伤。

视野这么好,苹果和云朵

之所以会押韵,仿佛是采摘之手

瞒着你,加重了风的砝码。

几率确实有点小,但作为一种真实 ,

悲伤反而令你成熟。

感觉一下吧,假如人

只是你的皮,你会有多重?

或者,在我们还没上去的时候,

白云是世界最好的秤,

掂量如此微妙,以至于

假如所有的门都开着,

你失去的,将不仅是

你和我之间的一个谜;

更可怕的,你将失去人生。

 

心灵的代价

最蓝的心出自

下面有起伏的白雪。

岁月停止了搅拌,但好像

除了喜鹊的边缘协议,

收益者寥寥无几。

或者,平凡的矛盾

原本就是一场诡计:

而心得出自枯叶尚未被真相点燃;

给你三小时的独立时间,

你愿意将自己剥进洋葱的

刺鼻梦,来减轻味道的错误吗?

我不低估死鱼里

有和我们不一样的必死,

作为交换,你手里拿的又是什么?

懂我的人,须得以半个宇宙为代价——

但这太难了,难得就好像

你吐出嘴里的茶叶说:

除非我是猫。

 

龙塘诗社旧址

沿季节的沉默,反向押韵,

盛开的紫荆驾驶金鸡的记忆,

将我们这些刚刚穿越了

雾霾的星际隧道的北方佬

卸载在石龙的出生地。

凡流动的,无不在冬日的春水中

提速过身体里的潜流。

一遇到拐弯,岭南的假山假得

甚至世界观都想脱去

冬天的内裤。轻轻一吹,

金牛就能瘦成仙人掌的模特。

有好酒的话,好天气还需要风车吗?

万物曾离去,而后又将你

从永恒的轮回中狠狠掷出。

万物都曾破碎,但是眼前,

焕发的新颜中,旧貌

很可能比预想的要礼貌;

龙眼树的阴翳下,做旧的灰砖

将我们完美地呼吸成我。

我们都曾在私下盼望过那个时刻,

一旦偶然很纯粹,我们真的敢

凭借词语本身的力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