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秋天的诗行(组诗)

来源:贵州民族报 | 谢子清  2018年09月28日07:59

八月的乡村

 

一阵风

轻易剥开所有心事

名目繁多的拥挤

爬上八月和乡村的舞台

苞谷被季节招降

饱满一晃而过

嫁接在阁楼上的梦

倔强地长过整个秋天

红苕还在赶路

成熟被反复酝酿和咀嚼

只要日子再浓烈一点

归期就短了

最后一株敬礼的稻子

也按捺不住脾性

欢腾一浪高过一浪

收割与检阅由远而近

田野日渐空瘪下去

只剩扎寨的山、站岗的树

酣睡的玉米杆和稻草垛

但生活早已被收获填满

八月沉甸甸的

连埋进土里的耕作和汗水

也是沉甸甸的

谁也无法轻易拎起来

 

秋天的雨

 

秋天的雨是个慢性子

不会说来就来

她要读懂季节深邃的脸色

等大部分稻谷平安回家

雨滴是最好的蛊惑

一片树叶传染另一片树叶

轻易被风吹软耳根

推开枝头,离家出走

每一场雨都是一次紧逼

她告诉你寒冷正加快集结

只待九月让位,鼓点敲响

一个冬天就会拆门破窗

 

秋天的风

 

秋天的风一定长着长长的腿

呼啦一下跑过山岗

快过所有的凝视和张望

你顶多抓住九月的一截尾巴

秋天的风一定带着满脸病容

像姑娘卖不出去的情窦

像雪花蛊惑冰霜

像侵略张开了大口

红苕提前收束归期

稻谷藏得滴水不漏

就连无所事事的树叶

也一天天变了脸色

秋天的风就这样我行我素

从不迎合眼睛

不屈服讨好

甚至不买诗人和诗歌的账

不管谁的悲伤咯了血

天空有没有翅膀的喧闹

寒冷一口口咬掉胳膊和脸颊

因为她只是秋天的风

像每一阵秋天的风

不卑不亢,不冷不热

即使吹不散织布的雨

她始终走在自己的路上

 

老屋

 

时间是最好的猎手

无论多么顽固的对抗

最终都会沦陷

我们对乡村许下的诺言

彼此说过的相依相偎的悄悄话

被光阴的唇一点一点吹散

只有老屋的耳根没有软

就算季节的私语从未间断

她的坚贞心如止水

老去,就是被岁月的刀

伤得更深一点。刀子再锋利

也很难逼迫老屋成为叛徒

一栋栋的老屋在原地等你

等你和童年、故事反刍

和旧时光点头致意,含笑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