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朔方》2018年第9期|王怀凌:草木篇(组诗)

来源:《朔方》2018年第9期 | 王怀凌  2018年09月29日00:15

  

  王怀凌,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出版诗集《大地清唱》《风吹西海固》《草木春秋》《中年生活》四部。获宁夏文艺评奖诗歌奖、西海固文艺评奖诗歌奖、《黄河文学》双年奖、《诗选刊》中国年度十佳诗人奖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宁夏诗歌学会会长。

我认识的草木不多

 

我认识的草木不多,统共三四十种

能叫出名字的也不多,一个个土得掉渣

狗尾巴草、驴蹄草、狼毒花、灯盏花、牛蒡叶子

臭荏、蕨茅、枯子蔓、打碗碗花……

这些散落在房前屋后及幽静山野的草芥与隐士

或结伴而生,或孤独终老

它们都有自己的活法,有自愈的药性和疗效

譬如:苦苣菜降压,刺椿头暖胃

地椒茶消暑,银柴胡抵御风寒

车前子落地发芽

黄连把一肚子苦水独自咽下

忍冬在风雪中一忍再忍,憋出一脸青春痘

我听见有人在唱——

“白牡丹开花(者)红牡丹长

马莲花长在(那)路旁”

深情。悠远。流水潺潺

 

我认识它们的时候,就这个样子

要么身穿绫罗,头戴凤冠,千姿百态

要么素面青衫,低首百媚,风情万种

至今仍一尘不染

还在老地方,谦卑、干净、自尊而又坦然

 

或许,它们问过蒲公英外面的天有多高

地有多大

问过甘草,地下十米深处流水是否日夜奔腾

守着属于自己的一捧水土,岁岁枯荣

风来了,身子互为墙

雨来了,叶子互为伞

天干物燥,拼命攥住一根无可救药的稻草

 

真羡慕啊!做一棵无人照料的草是幸福的

鸟鸣洗耳,露珠洗心

有毒的苋麻也好,握刀的刺荄也罢

让原野说出花红柳绿

说出嶙峋的性格

 

我一个个指认着它们

麦子、胡麻、洋芋、豌豆、糜子、荞麦

谷子

跟锄头和镰刀称兄道弟

断须草是庄稼的祸害

黑燕麦鱼目混珠

我就是柔韧的杁木锄柄和光滑的栒木镰把

一盘石磨,古老的牙齿

细细地咀嚼管子的《谷物法》

园子里的韭菜割过一茬,又绿一茬

辣椒、茄子、萝卜、芹菜、芫荽、甘蓝

还有那些歪瓜裂枣

清亮的日子都带着露珠

一把蒲扇,一顶草帽

在苹果树与花椒树的阴凉下

度过酸甜苦辣的春秋

 

当然,我还认识那些桦树、白杨、皂角

榆木疙瘩

有时候我认作父亲,有时候认作兄长

牡丹辞

 

那些红肥绿瘦

那些浓妆艳抹

那些雍容华贵

二乔、莲鹤、麟凤、雪夫人、粉香奴璎珞宝珠、飞燕红妆、绿幕隐玉、虞姬艳妆

暖阳慷慨诰封,春风殷勤传谕

四月热情,人间美好

一朵一朵凤冠霞帔,用惊艳赞美大地

爱花之人潮水汹涌,逼退蜜蜂的歌唱

和蝴蝶的舞蹈

但哪一朵都不是专门为谁祝福

我混迹于市井陌上,面目慈祥而心怀火焰

从洛阳到长安,一路欲语还休

默默地把溃败的过往和潦草的日子当春药一饮而尽

然后,再退回到原初的萎顿,用余生

怅望来世

那么多尤物

那么多倩姿芳容

都体面地活在人世间

魏紫、赵粉、姚黄、胡红、迟蓝、豆绿

夜光白、黑光司

九州腹地,乐土无疆

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喜欢那一朵

 

芍药花开

 

如果阳光再多一点,让远处和近处的尘埃落定

十万亩花海,就是一张盛大的婚床

“白牡丹白(者)耀眼呢

红牡丹红(者)破呢”

两朵花并蒂开放,我叫它结婚照

两只蜜蜂静匐在花蕊中

是一对幸福的小冤家

而我只能站在路边,从正午到黄昏

让瘦去的时光在暮色中重返丰盈

面对美色,我总是不能熄灭内心的火焰

不能做到抽刀断水

一次次将她们的年轻与美貌带回

爱恋地珍藏在白纸黑字的宫殿里

慢慢地欣赏、品咂、把玩

我要她们凋谢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轻轻地唤着她们的

名字:牡丹,牡丹

我不愿叫她们芍药

小时候,我们就叫她牡丹

多么好

 

紫苜蓿

 

我看见干柴遇见烈火的样子——

正午,一粒太阳的火种,点燃了半坡苜蓿

紫色妖姬,虚胖的火焰

远远的,绿叶疑似袅袅青烟

轻轻地飘,飘成蓝天下放牧的白云

 

蝴蝶为爱而生,翕动透明的翅翼,火焰中舞蹈

蜜蜂的勤劳比苜蓿的根须整整长一个

大汗淋漓的夏季

黄牛在树阴下反刍悠闲的岁月

我看见生活的蜜已渗透到这个小山村的

神经末梢

 

如果此时有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女子

在山路上袅袅婷婷

一群散学的花蝴蝶也好啊

 

那个提着镰刀前来割草的男人

我们之间隔着一道安静的光阴栅栏

 

荞麦花开

 

每天都有风从屋后的长城梁带来消息

荞麦花开了——

 

那一面半阴半阳的坡地

麦子收了,玉米血气方刚

洋芋在土层下沉默如金

路边的蒲葵和田埂上的马茜草漫不经心地招蜂引蝶

一株株头戴花冠红衫绿裤的荞麦迎风而立

我不知道把它比作清瘦的书生

或洁身自好的女子

那个更为合适

 

苜蓿花谢了

蝴蝶没有告诉我美在哪里

胡麻花谢了

蜜蜂没有告诉我甜在哪里

 

荞麦花开了

一只土鳖虫说出了它身不由己的思念

和欲罢不能的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