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贵州作家·微刊|恶意(外四首)

来源:贵州作家 | 刘安倩  2018年10月04日11:51

恶意(外四首)

雾霭与大地 作了带上金边的分割线

在黎明

你的楼阁同时亮起了灯

那病恹恹的案台

垂下眼眸 连声叹息

你蜷缩在木板床的一角

不肯转身

木地板被喝醉的酒瓶砸出了缺口

降落的时候 我吓跑了你窗边的黑色蜘蛛

我是落在你阳台的飞鸟

昨夜刚经历了 来自大洋海岸的风暴

路过你的花园

我并无恶意

 

阳台

 

站在我的阳台

我就收获了无数雷同的方块

透过玻璃的时候

是探出头来的蔷薇

他的窗扉紧掩着

她的餐桌布晒了又晒

他的阳台倒映着天边的云彩

可我的阳台

不同于他们的

刚挂起的柠檬片

荡漾着微风的和弦

带刺的仙人掌 收起了伸展的花苞

绿萝小心翼翼的告诉我 它的理想

是长成大兴安岭的模样

城市 机械与混凝土

在调和的时候 发出的激烈的响动

数公里开外 我又看到了一样的阳台

 

 

日上三竿到来的时候

大脑慵懒不堪

川流不息的交通工具 以及行人的耳语

彼此的交融 使得现代文明熠熠生辉

楼宇是个沉默的哑巴

它的存在不仅是为了避免流浪

同时提供梦乡

却又 催生了一种新的流浪

以及 苦涩的网

去最远的陆地

游历最远的冰川

去最远林园

攀爬最陡峭的山巅

我们握住命运的绳索

一个劲儿的向上

用力向上

只有如此疲软的双脚

才能告别梦境

 

黑夜

 

夜幕

巨大的牢笼一般

灯红酒绿 不过是漏网之鱼

街角的咖啡屋

是寂寞繁衍的温床

听说那里的酒水都很不菲

有人试图撒泼 或者行骗

彼时 她妄想用自己的娇羞

去换那瓶最贵的酒

夜里的公交

仿佛握有刺破黑暗的 通行证

隔壁又传来 女生的喋喋不休

无非是又被加 或者

单位来了个美艳的新人

抑或 如同阿尔苏曼尔的臣民一样 渴望玫瑰

 

写给欲望

 

一种热烈

炙热的燃烧 那

是欲望之火

你以为的欲望 无非是

灵与肉的碰撞

可是你不知

有些恣意在火光之下的

邪恶

用最快的速度繁衍

用最快的速度长大

当年知晓

救命的疫苗能让人发财的

不过数人

一针扎下皮肤 三寸以下的血肉略感疼痛

而全身的毒素 则是毫发无伤

有人注射了乙肝疫苗 到头来被宣告患了乙肝

有人家徒四壁 依旧舍得掏出几百

买了药剂 仅仅是图个健康

在伤了数条性命之后

欲望得以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