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黑土地的花朵——北安杂拾

来源:人民日报 | 王必胜  2018年10月06日07:37

盛夏在北安,这黑河所辖的县级市,荒野广袤被气派新颖的商品房、各类规划有序的街头公园和臻于精致的小区所代替。华灯初上,进入市里,耀眼的马路霓虹灯和建筑物轮廓灯,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大都市。一轮初升明月,清亮硕大,在街市明亮的灯火中,亮得那样鲜明,圆得如在眼前。这大自然夜之精灵在北国天幕中兀自气定神闲,你才觉得,这是中国北端,在高纬度的北方气候中,恍兮惚兮:这东北的一隅小城,其实也融入了喧闹的现代都市洪流中。

作为南方水乡人氏,记忆中,偌大的东北是黑土地的世界,旷野无疆,田畴阡陌,苍茫万顷,庄稼密实;是林莽草甸,牛马成群;是粗犷野性,博大宏阔的。然而,这些在北安只是一种想象,或者是昔日的景象。往事越千年,几经变易,北安仍保持着一份执著和固守。1911年建县,1945年成为当时的黑龙江省省会,为中国北大门的重镇。现在的城区虽不大,却应和着现代化进程的潮流,置身于此,“景中不知身为客”,北国小城尽显南方都市的繁华妖娆。

住宿在城北的凤凰城宾馆,门前有一条宽约三五十米的小河,清清流水游鱼可数,一早就有人垂钓,这种随意在其他地方,即便是水乡泽国,也不多见。两旁人行道平整清洁,晨练客如织,背音箱的急走壮汉高调地踩着节奏,与两岸各类时事宣传牌,以及路灯柱上刻有的唐宋诗词,组合为斑斓的城市色调。街头的雕塑,多用鲜花组成,呈几何或动物图形,展示丰富的想象。河边几树花楸格外耀眼,似花似果,明黄间淡红,花果合体有着特殊的品相和深意,装点了小城的喜兴与火红。

沿小河溯源而上,不多远可见荷花池,又有回环往复的小小水渠流入,不知因为水的浸漫,还是本色之故,幽幽石板路,池塘边各类树干,霜皮溜雨,均为褐色。这深褐近黑的小树小路,与池中盛开的莲花形成强烈反差。继续向前,一条宽大的马路是国道,到了城市的边际,时间是早晨五点半。我看到一片开阔地,一大片有点枯黄的庄稼,是麦子,也有高粱、野草,因了大风的吹拂,往一个方向倒伏。脚下不知名的野花,高低不一,在风中摇曳,松软绵实的草丛,于我有亲近黑土地的感觉。极目远眺,只见天光微熹的东方,一抹红光在云层中时隐时现,多时不见的城市天际线,无限地延伸,不禁倦眼大开。

走过市区不多见的老景旧街,在新建筑的鳞次栉比中,一些农垦单位牌子,仍然留存。有朋友五十年前曾是这里的插队知青,在微信圈中见到北安景致,急切地询问当年他们师部、团部旧址,同行的当地朋友多是八〇后青年,只依稀说出大致的方位。

记忆也可变为财富。

这是一个旧的兵工车间,门口“庆华军工遗址博物馆”铭牌赫然。当年是庆华工具厂,被誉为“共和国枪械的摇篮”。现在,是枪械主题博物馆。展厅有一尊朱德雕像,复原了朱老总视察时与工人们的合影,像座下一排数字,表明枪支生产的总数。展览通过灯光透视效果,将各类枪支组合成不同的方阵、图案,形象生动地展示着从研发设计,到成品校准、用途及特点等内容,表明了一个时代兵器工业的特殊荣光。

展厅由两层楼的旧车间改成,一百五十多台车床、铣床等错落排开,当年生产时的景象被还原。高科技的利用,将半个世纪以来厂里为国防事业贡献的历史,完整展现。四个展厅,八十二种型号的产品,代表不同时期发挥的作用,其中冲锋枪和手枪制造全国产量最大。当年这些保密的兵器工业,壮了国防和军威,如今成为历史,辟为遗址,应和了世界和平主题的潮流。这也许是当年用过这类武器的英烈们的愿景。在荣誉室的图片中,一支五四式冲锋枪,在英俊的雷锋照片中,显得气势不凡。中国奥运会上第一块金牌得主许海峰的气手枪,以及其他运动枪械,也多出自这里。

这个枪械厂原在沈阳,始于1921年,1950年10月,有着近三十年历史的兵工厂北迁于此,这与当时的地缘战事和国防战略考虑有关。在中国的大东北,一个举足轻重的国防兵工企业,为北安大地增添了光彩的一页。而今,作为一个有特色的博物馆,为黑土地革命文化书写了精彩一章。

在北安,今夏一台特别的主题晚会——“从延安到北安”,在简朴的宾馆会议室举行,却让一批走南闯北、来自全国各地的文艺家们,感到新奇又好奇。延安与北安,西北与东北,红色基因一线牵。当地县委宣传部长介绍说,抗战时期,北安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的指挥中心和后方基地。抗战胜利后,延安干部队伍团来到北安创建了老黑龙江省根据地。为了纪念当年从延安到北安开辟东北革命根据地的壮举,县里组织了一台缅怀历史、传承红色文化的主题晚会,文艺节目都是业余表演,群众自创,接地气,正能量。

这是中国革命史上的重要一笔。1945年,中国的抗战进入全面反攻阶段,党中央高瞻远瞩,提出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决策,为解放全中国奠定基础。为实现这一战略目标,从延安、晋察冀和山东等地抽调大批干部挺进东北。1945年月11月15日,受中央派遣,延安干部近两百人历时七十二天,经过八千多里的跋涉,来到北安。

这段历史的重现,成为延安和北安两个城市合作的一个契机。北安市委主要负责同志于今年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在“传承”上做实文章》,“北安是革命老区,红色是永不褪色的底色。”继承延安精神,挖掘北安的红色文化资源,正当其时。于是,两个有着相同红色背景的城市友好结缘,被誉为传承红色文化的佳话。

北安现存多处红色文化纪念地,展现了从延安到北安后的革命斗争成果。当年黑龙江省委、省政府旧址,记录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个完整的省级人民民主政权。黑龙江报社于1945年12月1日在北安成立。东北军政大学总校,前身是抗日军政大学总校,东北的工兵学校、黑龙江军区卫生学校等,都在这里成立,是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建立后一些重点军事院校的人才摇篮。为军政大学培养人才,陈云、李富春、彭真、蔡畅等一大批革命家,来到这里工作并辅导学员。还有,抗联将领赵尚志领导的冰趟子战役遗址、白皮营抗联指挥部纪念地等,经过修整和充实,成为了北安传承红色文化的响亮名片。

北安的母亲河叫乌裕尔河,最终流入丹顶鹤故乡扎龙自然保护区,为东北有名的无尾河。盘桓几日,我总想一睹芳容,因离住地较远,未能如愿。但是,那天巧遇一大片格桑花地,正是盛花期,色彩艳丽,仪态万方。我以为,这些黑土地上的“花仙子”,装扮了北国的夏日风采,不知花期能有多久。但我想,她的美丽、妖娆,永在人们的记忆中,因为黑土地的养分滋润,也因为红土地的精神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