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诗刊》2018年2月上半月刊|杜涯:当时间完美,诸物渐远,我不必伤感

来源:《诗刊》2018年2月上半月刊“方阵”栏目 | 杜涯  2018年10月10日08:02

秋日之诗

秋天,山峰向碧蓝的天空里高耸

我似乎听见它温和的问话:“你还在

那里吗?你是否还记得自己是谁?”

一棵槐树或法桐亮出了黄叶,像词语

一年一次,它用油彩写出印象派诗歌

在缭绕着轻雾的安静原野上

天穹辽阔、寂静,向远处的深邃里漫去

我望着那里,一如往日所有的凝望

我听见自己含泪的声音:“你在哪里?”

一生,我都在大地上行走,在夜晚寻找那颗星

当我在许多个晨曦中醒来,霞光照在河岸和树林中

又一次,我在你的庇护中向着未知起行

而今,天空高远、深蓝,像亘古中的每一天

我已得到肯定的回答——一切的群山、群峰上的

寂静、一切的朝霞的光芒或忧郁,我们明天相见,重逢

别了,大自然;别了,永恒不变的黄昏处的影像

我多想留在树丛边,仰视你时空里的永在庄严、沉静

不可挽留地,树木的黄叶哗哗地落下

而一阵秋风却从空中带着音律吹过

像谁的安慰之手,轻轻拂过万物的哀愁

 

雪下在清晨的薄风里

雪下在万家的屋顶上

在街边的树下,落叶在雪中是多么温宁

雪下在河南、安徽、湖北

雪下在中国的中央

雪,像久常的月色,边庇护边安慰

雪也落在原野上,树木排列并华发

它们被允许再次盛开

——在这个清冽的冬日

火车在雪原上奔驰着远去

一些人走在路上,围着方格围巾

——雪是一场洁白的爱情

一些人站在窗前观望

远处的山峦起伏,白雪皑皑

我们的时代,注定要在一场雪里达到同和

原野上,树林盛开,如洁白盛典

鸟儿观望,小兽偎依,茅草伴着细风

在这个新来的冬日,万物都在簌簌落雪里聆听

渐渐温软、安静:雪修复,雪引领

雪是它们的教养

雪是它们的总数

 

在更高处

春天,树木的绿丛在风中轻喧

我在绿丛边徘徊,时而站定,倾听:时光沙沙

时而凝神:春天的气息中,有一个纯正方向

在更高处,在树丛的上面,在群峰之上

春天的天空像原初一样宁静、深蓝

我总是凝望那里,如同有什么在那里隐隐召唤

如果我能够再安静一些,我就能洞晓

那更高处的存在,力量,永恒,以及持续

我就能懂得:那来自更高处的意志、荣光

我能够说吗:那光明之神离我们并不遥远

他常将身影隐藏在云端,或者群山之顶

并偶尔将庄严的容颜向那单纯者显现

而夜晚的辽阔星空,白昼天空的高远,无限

的忧郁,无边蔚蓝,永恒之心,永远的在

不是年年与我们相随相伴,并在高处从容?

我曾多年在大地上行走,寻找一个飘渺的地方

我也曾疲惫、暗淡,被命运之影冷冷追赶

有时我坐在树丛边,感觉到心中的低沉、悲凉

而树丛却忽然轻喧,从它的上面,从天空的

更高处,传来问询之声、安慰之音,于是

我又重新转向信心、希望,我的心又恢复了高傲、宁静

一年一度,春风从高空呼呼吹过,来自更高处的提醒

像山峰闪耀。我站在树荫下:那更高处,永不许我下降

而南风向我吹来,纯粹、清亮。我在信赖和持久中

 

人世之春

上午。阳光。树丛。鸟声。

运河。园林。建筑。玉兰。

湖岸边的樱花。广场上的人们。

乡间的节日。庆典。屋边聚会。欢宴。

城中的街衢。公园。城外的春草。

树荫下。城河边。踏青者和劳动者。

微凉的风中,一些花静静地开了,树木

垂下了新荫,譬若桐花和碧杨:它们总是

于风雨中相伴,在人世上,在万家的屋顶上

十字路口处,依旧如常:车来人往,喧嚣尘上

路两旁的紫叶李树长长地排列,枝叶摇扶

望春者当忆:昨日它们曾粉红地盛放,喧闹街衢

我立于风中,看见人世之春,看见无数个这样的

粉亮的春天、世代的春天,它们滚滚而行,春气汇聚:

正午的光明中始终有一种向上、升腾、正确和正义

我明晓了时间的善良,光阴的事业、奋勇

我明晓了:人们建筑不断,紫叶李和桐花也会年年

在正午的光明和升腾中盛开,作为人世之光

而当时间完美,诸物渐远,我不必伤感:人世之春

永续永存,作为“永远”和“肯定”的见证,并且

向上、升扬,在到来和持续中,在气候的正直和正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