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常书欣:从坏人变成名人其实很尴尬

2016年06月20日16:55 来源:每日新报 宋珅

  常书欣 生于1975年,山西沁水人,知名网络作家,被读者称为“老常”。作品《红男绿女》、《黑锅》、《超级大忽悠》、《香色倾城》、《余罪》、《商海谍影》等。由其作品改编的网剧《余罪》正在热播中。

  最近,有一部大热的网剧被称为刷夜神剧,看了就停不下来,第一季播出仅72小时就点击破亿,豆瓣评分8.5,网剧《余罪》就这么火了。事实上,这部警匪题材的网剧在播出之前并没有太大名气,谁知一经播出就以黑马态势屡破收视纪录。让观众眼前一亮的,除了主角张一山爆发力十足的演技,还有原作者常书欣创作的精彩故事。对于很多《余罪》的粉丝来说,关于犯罪、关于警匪之间斗智斗勇的博弈无疑最让人着迷,但如何能把这些离普通人生活很遥远的情节写得如此真实生动,“老常”对此一一作了解答。

  网剧《余罪》

  不同于大行其道的都市剧、古装剧,网剧《余罪》是彻头彻尾的刑侦警匪故事,由张一山挑大梁,讲述了警校学员余罪在一次选拔中成为卧底,潜伏毒窝,由小人物成长为英雄的传奇故事。如此设定,让人不免好奇作者常书欣的背景以及此书的创作初衷。

  新报:网剧《余罪》如今有很高的关注度,播出后如此火爆是你意料之中的么?在你看来,这部作品能脱颖而出是因为怎样的魅力?

  常书欣:火爆有点出乎意料,原著是2013年的作品,影视化相对要慢很多。我个人觉得魅力在于接地气,年轻态,虽然是警匪故事,但不是悲剧;虽然是阴暗色调的,但用的是喜剧手法,这种文字可能算不上严肃文学,可更符合年轻人的口味,每一个调皮捣蛋的男孩,每一个有过英雄梦的男孩,应该都能从余罪以及他们的小伙伴身上找到自己的性格投影。

  新报:网上对张一山饰演的余罪评价甚高,作为原作者,他塑造的主人公是否符合你心目中余罪的形象?

  常书欣:非常符合,一贱成名天下知,从此节操成路人啊。余罪虽然坏,但是有底线,在大是大非面前,有英雄情怀,给人以震撼。张一山饰演的余罪贱得可爱却不可恶,他把小人物身上那种缺点演得恰到好处,这一点应该最打动人,因为在观众眼中,是无法接受高大全形象的。

  新报:当时创作《余罪》这部小说的初衷是怎样的?你的职业并没有警察背景,为何要尝试警匪题材? 

  常书欣:其实没有太大的初衷,就是想写一个好看的故事,让读者喜欢,让读者买单,换点生活费而已,像余罪在陌生城市生存一样。在我看来,警匪是一对天敌,只要对撞就出戏,我喜欢这种反差很大的角色对撞。对于这个题材,我并不陌生,也不用采访,以前的经历让我接触过很多警察以及坏蛋,对于他们的行事方式,印象很深。而且那时候我努力寻找一个不同于其他人的角度去写警匪故事,想写出点新意,后来就选了《余罪》这样一个身份反差的角度,主人公是心有余罪地去努力活得无愧,就像大部分警察一样,和普通人一样,有情有义、有血有肉。

  新报:罪案、刑侦题材的作品不好写,要如何把故事写得真实生动?

  常书欣:从人的角度去写,不要从案子的角度去写,其实生动的不是案子,而是各色各样不同的人。把这些人心理及行事上的乖张、纠结表现出来,就是一个好故事了。

  个人经历

  对于一部优秀的现实题材作品来说,不仅要求作者有出众的文笔,还要有丰富的阅历。而《余罪》的火爆与“老常”的复杂经历不无关系。“我写犯罪写得好是因为我犯过罪,我写监狱写得好是因为我坐过牢。《余罪》里写的故事,基本是我那些年生活的一个缩影。”这也是“老常”在采访时最常说的一句话。既然故事来源于作者的真实经历,也就无怪乎每一个情节都能传递出直面犯罪的紧张感。

  新报:你曾在采访中说,《余罪》中的故事多半来自自己的真实经历,犯过罪、坐过牢,后来人生是如何发生改变的?写作对于你的人生之路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常书欣:后来成了家,有了小孩,要养家糊口的时候,认识到作为男人还要有责任感的时候,人生就开始改变了。那时候我也尝试过很多种职业,但结果都很失败,后来幸好遇上了,这才进入门槛不高的网络文学。2008年开始写了第一部网络小说。当时想得不多,想着假如能挣点烟钱零花钱就很幸福了,没想到一直写到现在。写作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把我这么一个边缘人变成了名人,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新报:你说自己从小就不是个好孩子,曾经复杂的成长经历,如今回忆起来有怎样的感受? 

  常书欣:回忆,大多数是不堪回首……以前的各种经历把我的人生变成了一部分反面教材。很尴尬的是,哪怕有了点成绩,也没有励志的成分在内。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会老老实实做一个普通人,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守法公民。

  新报:你的大部分作品都与警匪有关,是不是对警察这个职业有特别的感情?

  常书欣:以前被警察叔叔抓,后来写小说之后,又认识了不少警察朋友。如果站在普通人的角度,未必觉得警察有什么特别。但如果站到作奸犯科的角度,你会发现当警察是很难的,要对付那些凶狠的、狡赖的、无耻的、卑鄙的等等各色各样的罪犯,那是真难!对警察这个职业,我的感情一半来自于梦想,可能最初的梦想是惩奸除恶,可惜却背道而驰。另一半感情源于现实,我遇到过好警察,他们其实都在试图救助那些执迷不悟的人,总有人在用我们不知道的方式保护着和平安宁,这些人才最值得尊重。

  新报:作品受到高关注和好评之后,生活有没有发生一些改变?对这些变化还适应么?

  常书欣:变化很大,认识和讨论你的人越来越多,从坏人变成名人是件很尴尬的事,到现在还不好适应,大多数时候不好意思出门露面了。

  网络文学创作

  写作对“老常”有着特别的意义,年少时的叛逆曾让他走了不少弯路,为了谋生,他尝试过三十多种职业,33岁开始了文学创作之路。从学生时代,常书欣就喜欢看书,上学时因为看小说经常被老师教训,而那些被没收的武侠小说,是他最终走上网络文学的启蒙。“那时候网文门槛很低,就进去了。当时确实是脑子一热进去的,根本没敢想能走到今天。”对经历了太多的常书欣来说,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可以靠自己的文字去赚钱。

  新报:在内地,悬疑题材的作品难出佳作,但很多网友看了你的作品之后大呼过瘾,你是怎么做到的?

  常书欣:其实悬疑故事,是作者和读者在智商上的较量,我在这种较量上找到了乐趣,我们叫“挖坑”,也就是尽量不动声色地伏笔,挖完坑之后是“填坑”,也就是故事设置,要达到一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结果才叫完美,让读者猜到一部分,但猜不到全部,而且觉得你给出的是最佳答案,这个故事就OK了。

  新报:罪案类型的小说不好写,难免会涉及需要规避的话题,要如何把握真实与限制之间的分寸与尺度?

  常书欣:用正常心态去做,而不是抱着猎奇、博人眼球的心态去描述,你心里自然就有正确的分寸了。

  新报:前不久,百度关停贴吧,关于网络盗版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网络作家艰难的生存现状也被推上台面,你个人如何看待网络作品遭遇“秒盗”的现象?在您看来,网络作家为求生存,将IP大量影视化是不是一种出路?

  常书欣:当贼是可耻的,更可耻的是,偷了东西还拿出来炫耀的人。在我看来,大量IP的影视化是一条路,但不是出路,最重要的是,让更多的底层作者有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让他们自然优胜劣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大量的盗版冲击,让越来越多的作者心灰意冷。

  新报:之后有没有新的创作计划?

  常书欣:目前还没有,但我会一直写下去,直到写不动为止,我不把写作当职业,但写一个好故事,是我的乐趣所在。

  新报记者 宋珅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