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舞台 >> 舞台人物 >> 正文

党员戏剧家黄孝慈的大爱情怀

2016年07月04日09:09 来源:中国艺术报 汤雅洪

  在江苏省艺术界,有一位德艺双馨、满怀爱心的戏剧名家,她就是江苏省京剧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演员、中国共产党党员黄孝慈。

  在漫长的演艺生涯中,黄孝慈曾在戏剧舞台上非常完美地塑造过众多古今人物形象,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曾经两度荣获中国戏剧最高奖—— “梅花奖” 。黄孝慈与梅花有着非常特殊的情缘,在生活中,她最喜爱的花卉是凝霜傲雪的梅花;在舞台上,她最爱演的人物是高唱《红梅赞》的共产党员江姐。不仅如此,她对京剧艺术、对培育弟子、对广大观众都倾注了满腔的热爱。在“七一”之际,让我们走近老党员、戏剧名家黄孝慈,感受她的大爱情怀。

  爱角色,她连演《江姐》38场不觉累

  黄孝慈今年73岁,从艺近60年来,曾经在《红菱艳》 《玉堂春》 《贵妃醉酒》 《沙家浜》 《骆驼祥子》等经典剧目中扮演过众多古今人物,然而她最崇拜的角色是革命英烈江姐。黄孝慈说,京剧《江姐》的诞生有着特殊的时代背景。“上个世纪60年代初,长篇小说《红岩》广为流传,小说中江姐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却坚贞不屈的精神感染了亿万人民。1964年,歌剧《江姐》诞生后,在全国形成了一股演江姐、学江姐的热潮。1965年春季,在江苏省京剧院全院演职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将《江姐》搬上了京剧舞台。 ”她说。

  18岁就入党的黄孝慈,对扮演江姐满怀崇敬之情。黄孝慈记得,为塑造好江姐形象,她不仅反复阅读小说《红岩》 ,而且多次到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瞻仰,感悟革命先烈崇高的精神境界。当年她主演京剧《江姐》 ,从江姐出场到壮烈牺牲,每场戏都有大段唱词,但是她从不觉得累。虽然京剧《江姐》中的《红梅赞》与《绣红旗》唱词与歌剧《江姐》基本相似,但是,黄孝慈以字正腔圆的梅派唱腔,将这两段唱词演唱得更加抒情,更加打动人心。

  黄孝慈主演的京剧《江姐》至今共计演了200多场。1984年夏季,黄孝慈在南京中华剧场主演京剧《江姐》曾连演38场,场场爆满,而且每次剧终谢幕时,观众们都深深地沉浸在剧情中,久久不愿离开剧场。回忆起那年主演京剧《江姐》的体会,黄孝慈认为,演江姐对心灵是一种净化,使自己的精神境界得到升华。

  爱弟子,她期盼京剧艺术世代传承

  为让京剧艺术世代传承,近年来,黄孝慈在培育弟子方面倾注了更多心血。今年6月中旬,黄孝慈与她的四位弟子高飞、张婷、林爱娜、史雪芬同台表演京剧经典剧目《四郎探母》 。

  当年,黄孝慈收南京市京剧团青年演员林爱娜为徒,有一段很有趣的故事。黄孝慈曾师从杜近芳,正巧林爱娜特别喜爱“杜派”京剧艺术,有一次林爱娜观看黄孝慈演唱“杜派”京剧相当正宗,就很想今后能有机会拜黄孝慈为师。然而,黄孝慈乐意收林爱娜为徒,却是又偶然又巧合。前些年,南京市京剧团举办优秀青年京剧演员专场演出,邀请黄孝慈当嘉宾。当时林爱娜在《蝴蝶杯》中演胡凤莲扮相很俊美、嗓音很甜美,其扎实的演技令黄孝慈眼前一亮。不过,黄孝慈真正答应收林爱娜为弟子竟然与“林大胆”的外号相关。黄孝慈说:“我听说这孩子胆子很大,外号叫‘林大胆’ ,对不会演的角色也敢试一试。正巧我也有个外号叫‘黄大胆’ ,由于我俩外号相似,让我很乐意收她为徒。 ”

  黄孝慈解释说:“在戏剧舞台上,‘大胆’的确是个褒义词。因为在临演出时,如果遇到哪位演员突然生病不能登台,就需要有人临时顶上去,这时候就考验一个演员平时是否多用心学戏。如果她平时除了学自己的戏,还注意学别人的戏,那么遇到救场时就能顶上去。当年在南京人民大会堂演出《沙家浜》 ,我就曾顶替别人主演阿庆嫂,受到观众的好评。 ”

  为让京剧艺术世代继承,黄孝慈还在十几所高校开设了京剧选修课,她对传承传统戏剧功不可没。

  在江苏盱眙黄花塘新四军军部旧址, 10万人观看黄孝慈等人表演的京剧《沙家浜》选段  在江苏盱眙黄花塘新四军军部旧址, 10万人观看黄孝慈等人表演的京剧《沙家浜》选段

  爱观众,她曾多次到煤矿演唱京剧

  多年来,黄孝慈对广大观众有着深厚的感情,无论是部队营房、工厂矿山,还是乡村田野,都留下了她激情演出的身影。

  1980年冬天,在江苏盱眙黄花塘新四军军部遗址的露天广场,黄孝慈身着单薄的戏装迎着寒风表演《沙家浜》选段。虽然露天演出很冷,但是,她看到现场有10万苏皖两省的村民在观看演出,顿时感到有一股暖流传遍全身。

  演出之前,黄孝慈遇到一件令她非常感动的事。一位农村老奶奶在村支书的搀扶下,特地要到后台见见她。老人家告诉黄孝慈:“我做过陈毅家的保姆,陈毅在黄花塘时生活很艰苦,现在生活这么好,陈老总却不在了……”当时,老人流着泪说不下去了。黄孝慈一边为老人擦泪,一边对她说:“马上就要演出,不能多陪您谈心了,明天我一定登门拜访您。 ”

  平易近人的黄孝慈非常热爱矿工兄弟,她经常到徐州沛县、贾汪等煤矿,在深达几百米的井下掘进作业区为矿工们演唱京剧。谈起为矿工演出的情景,黄孝慈说:“矿工兄弟对我演唱的传统京剧与现代京剧都爱听,他们最爱听我演唱《红灯记》中李铁梅的唱段。 ”

  黄孝慈到矿区演出,曾经眼含泪水为矿工们演唱京剧。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一天,她到矿区演出期间,看到一位家属为当矿工的丈夫送饭,她注意到这位家属拎的篮子中只是几块面饼,也没什么菜。黄孝慈心想矿工们在井下劳动那么劳累、那么艰险,却吃不到好饭好菜,她心中感到太难受了。因此,演出时黄孝慈一想起她见到的这一幕,就会泪水盈眶。

  黄孝慈在矿区演出还发现了一种特殊现象,她注意到矿工们一旦从井下上来后都爱喝酒、爱唱歌。她说:“我曾问过几位矿工,你们从井下上来后为什么都爱喝酒、爱唱歌?他们的回答是,我们喝酒与唱歌是为了庆贺自己的平安! ”

  多年以来,黄孝慈始终忘不了矿工们在井下劳动的艰辛,忘不了矿工们从井下上来后喝酒、唱歌庆贺自己平安的情景。她说,“我时常会想,矿工们为给我们大家带来光明,每天在井下采煤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我们怎么能不为他们好好服务呢?因此每次在矿井下,无论矿工们要求我唱什么戏、唱几段,我都会满足他们的要求! ”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特约刊登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